480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    万籁俱静,微风扑过一阵炎热。小说者www.bookzx.org

        温暖似哭非哭,自嘲痛苦。

        “不关你的事,盈盈想要对付谁,还没有人能逃得过,是我们的错,不该让她学习这门巫术,盈盈这一次闯了大祸,我不会这么放过她,你放心,我会给你一个交代,除非她永远不回家。”杜迪的语气掠过一抹阴鸷,温暖启唇,似要说什么,最终却什么都没有。

        杜月盈,她喜欢杜迪吧?

        喜欢自己的哥哥,所以知道她是杜迪的未婚妻,她就忍不住了,所以对付她。

        温暖冷笑,会巫术么?

        杜迪偏头看了温暖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两人在公园坐到下午四点,温暖起身告辞,杜迪说,“温暖,偶尔听听自己的心,别做出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温暖笑着点头,他想送她回家,在江边的时候,温暖让杜迪停车,她自己一个人想走一走,杜迪也不勉强,把她放下来。

        温暖一个人沿着江边走,太阳毒辣,这个时间段很少有人到江边来,只有几个玩滑板的中学生在玩,温暖远远看着他们熟悉的长椅,微微一笑。

        这地方,回忆真多。小说者www.bookzx.org

        今天阳光很好,看着对岸的高楼大厦,心情异样的平静。

        非墨……

        我不怪你。

        只是无法面对。

        有两名看报纸的中学生经过,随手把报纸丢到垃圾桶里,风扬起,报纸飞落在温暖脚边,她捡起来一看,绿光日报的旧报纸,是她出事后的第二天的报纸,整个版面都在说她的丑闻,报纸捕风捉影,说得十分难听,她的形象一跌千里。

        她已经很久没有去她的专门网站看,也没有上微博看,她知道,不好听的话一定很多。

        如今的她,毁誉参半。

        如果她不是叶非墨的妻子,不是叶家的媳妇,如果不是叶家放话出来,她恐怕会身败名裂,无法翻身,娱乐圈就是这么一个残忍的地方。

        媒体能捧起你,也能摔死你。

        媒体报道得很精彩的,剪切过的视频,酒店的照片,她看着自己的模样都想,这是一定是一个叛逆愚蠢的女人,她自己都如此想,又何必怪别人呢。

        温暖折叠了报纸,放在一边。

        大起大落,如潮涨潮落,已经无所谓了。小说者www.bookzx.org

        和失去的孩子相比,丑闻只是小事一桩。

        如今,她看着也没了感觉。

        听蔡晓静说,韩碧离奇失踪,温暖想,恐怕是谁抓了她吧,或者她走了,不再留在a市,她比谁都清楚在,整件事韩碧只是帮凶,真正对付她的人是杜月盈,不是韩碧。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六点了。

        程安雅在客厅里和温家父母聊天,见她回来,程安雅很开心,温暖也不似前几日那般沉默,主动打招呼,没见叶非墨,她很显然松了一口气。

        “出去一天了,累不累,要不要吃点什么?”温妈妈关心地问,温暖笑着摇头,“我不累,只是随便走一走散散心。”

        程安雅说道,“你很喜欢欧洲的,不如妈咪陪你出国散散心。”

        温暖摇头,微笑说道,“妈咪,不用了,我没事的,对了,我先上楼,一会儿下来吃饭。”

        “好,好,好!”温妈妈笑不拢嘴,程安雅低头沉思,温暖出去见了谁,怎么变了一个样子?前几天的消沉都看不见了,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忍不住看向楼上。

        温暖刚进房就看见叶非墨躺在她床上,她微微一愣,她以为今天就程安雅过来,叶非墨没过来,没想到他竟然在……

        他手里不知道捂着什么东西,似乎很宝贝的样子,温暖好奇走过去一看,只是一条很小巧的手机链。

        她明显一怔,出事前,有一天他们在一起看一部偶像剧,温暖很喜欢里面女主的一条手机链,手机链很别致,是男主女主的英文名字缩写链接而成,尾端有一枚四叶草。

        她一眼就很喜欢,当时问叶非墨哪儿能买到这种手机链,后来打听才知道是为了电视剧特别定做的一条手机链,市场上能找到类似的,却找不到一模一样的。

        温暖很失望……

        没想到,她会在他手上看见这条手机链。

        温暖深呼吸,突然觉得胸口难受,鼻子涩涩地疼着,正要逃离房间的时候,叶非墨听到动静,睁开眼睛,温暖偏过头去,他以为她要走,急急从床上起来,从背后抱着她。

        “别走……”

        他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梦里的温暖说了一些很绝情的话,转身离开,再也不回来,把一个人遗弃在冰冷的世界里,生不如死。

        他近乎贪婪地吸取她身上熟悉的气息,几乎哀求地抱着她,不允许她离开,离开他的世界,离开他的视线。

        他抱得很紧,几乎要把她的腰勒断。

        温暖咬唇,轻声道,“放手!”

        叶非墨身体一僵,这么多天,她总算开口和他说话了,可说的第一句话,却是让他放手,他不想放,也不敢放,此刻的她就像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他一放手,她就有可能永远离开。

        他怕。

        这辈子没害怕过什么,唯独害怕,她离开他。

        “对不起,对不起……”叶非墨不停地说对不起,温暖眼睛泛红起来,却硬着心肠不说一句话,叶非墨扳着她的肩膀,又近乎哀求地说,“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就一次机会,他不会再让她失望了。

        温暖看着他,再给一次机会吗?

        可谁来给她一次机会?

        她从一出生就没得选了。

        温暖的心,揪疼得厉害,她认识的叶非墨总是高高在上,冷酷霸道又腹黑的,他很强势,又很别扭,每次吵架,都是她先示好,主动讲和,他从来没有示弱过一次。

        然而,他们之间没机会了。

        温暖硬起心肠,冷漠地说,“我给你一次机会,谁来给我们的孩子一次机会?”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