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2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    唐舒文和苏然、林迪云看了Gk东方酒店那天晚上的录像带,看了整整不下一百遍,他们几个怎么都搞不懂,为什么温暖喝了咖啡后,分明不舒服趴下来,可没一会儿又起来了,然后去开房。小说者www.bookzx.org

        酒店的闭路电视没有人动过,这一点叶宁远证实过,所以那人一定是温暖,可他们几个怎么看都不明白,分明知道这件事和韩碧脱不了关系,可偏偏就是找不到证据。

        实在太天衣无缝了。

        林宁让蔡晓静问过温暖,那天她记得喝了咖啡,后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也就说,温暖根本不知道自己去开房间,进房间的事情。

        韩碧从头到尾就坐在咖啡厅里等方柳城,中途就在喝咖啡,没有离开过。

        所以温暖做什么,都和她没关系。

        林宁不信,整件事和韩碧没关系,可该死的就是没证据。

        如今叶非墨全然不管安宁国家集团的事情,叶三少迫不得已重新回到安宁国际坐镇,他无心追究这件事的始末,一心一意都在温暖身上。

        唐曼冬自责不已,“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我那天就不该让温暖和方柳城他们一起走。小说者www.bookzx.org如果我跟着一起去,可能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唐舒文抿唇,林迪云问,“你们说,顾睿是不是知道什么?”

        “他那么爱韩碧,就算知道什么也不可能告诉我们。”苏然蹙眉,“方柳城和温暖中途离开过包厢,可能给他们吃了什么东西,只是你们不觉得温暖真的很奇怪吗?”

        是的,他们都觉得温暖的表现有点奇怪,好像被人控制了,什么都不知道。

        可他们又不知道是为什么。

        “说这么多干什么?我就不信不能让他们开口说话。”唐舒文冷冷一笑,抿唇看向林迪云,林迪云知道唐舒文的意思,有些犹豫,“舒文,这法子行不通,顾家是顾家,顾睿是顾睿,不能拿顾家开刀,不然顾云和顾小贝在中间也为难。再说,顾睿出了点事,顾家也不能袖手旁观,总归不讨好。”

        几人正在犹豫的时候,小六给唐舒文打电话,“少爷,我们总部来了一位贵客。”

        “什么贵客?”

        “老门主把人家国际女星给请到总部来了,说是犒劳兄弟们的,爱怎么玩就这么玩。小说者www.bookzx.org”小六弱弱地说,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怎么办呀?”

        唐舒文,“韩碧?”

        “对啊……”

        “先关着,别动她……”唐舒文抿唇,小六无语,他们龙门总部的兄弟可都是“正人君子”,这种事情即便是命令也是做不来的,关着当然是求之不得了。

        小六口中的老门主一定不是他爸爸,不是他爸爸,肯定是叶三少,真是………证据还没拿到手呢。林宁等人知道情况后只是挑挑眉。

        叶三少已经几十年没有过问他们小辈的事情,这一次恐怕是动了真格,也不管谁的面子了,直接就拿了韩碧,没证据又怎么样,他心里认为韩碧有罪,他就能办了韩碧。

        毕竟叶家失去一个孩子,是要有人来陪葬。

        叶非墨会对韩碧手下留情,叶三少可不会。

        程安雅知道叶三少把韩碧送到龙门去了,一般送去总部的人,若是下了命令,一定会被折磨得生不如死,这件事她也没瞒着叶非墨,叶非墨听了没什么反应,只是看着他和温暖的结婚戒指发呆。

        程安雅却另外有一番想法,“阿琛,放了韩碧吧。”

        “你什么时候这么善心了?”

        “这件事和韩碧没有关系。”程安雅说道,“你不觉得奇怪吗?韩碧的性子你我都了解,她没这个本事,你看看那天的Gk的经过,根本找不到漏洞。韩碧若有这个本事,她早和非墨结婚了。只是一条小鱼,没必要浪费精力,真正在背后使坏的,另有其人。”

        再说,对韩碧而言。

        “放了她可以,她也别想在娱乐圈混。”叶三少阴鸷出声,叶非墨如今自责,颓废,虽说他自己要负大部分的责任,可这件事的引火线,却是别人引起的,他何尝不知道韩碧只是一名小角色,可再小的角色,发狠起来都能让你致命。

        程安雅蹙眉,“我怎么都想不到,温暖到底怎么了?你说她吃了什么东西。”

        叶三少冷哼一声,“我让小黑查过韩碧的通话记录,真巧,我发现她和一个人认识,正巧出事那天他们在绿光也碰过面。”

        “谁?”

        “杜月盈!”

        “杜家的人?”程安雅挑眉,“你说杜月盈?她为什么要害温暖,对她有什么好处,就为了上一次非墨打她的事情报复,这未免太离谱了吧?”

        “除了杜家,你怎么解释?”叶三少淡淡说道,“那天下午,温暖和舒文等人先去绿光,再遇上杜迪和杜月盈,接着韩碧和方柳城也去了,会这么巧合?我看酒店的闭路电视,温暖刚进酒店的时候就已经很不舒服,勉强在撑着,如果她不是在酒店被人下了药,而是在绿光就被人下药呢?韩碧充其量,也不过是别人的推手,当然,这一切都是我的猜测,没凭没据,杜家不会认。”

        程安雅觉得叶三少说的有几分道理,的确是如此。

        最重要一点是,温暖状态如此不对劲,除了杜家的人能有这本事,其余人也没这本事,韩碧更没有。

        “杜月盈还在a市吗?”

        “我查过出入境记录,她回纽约了。”叶三少冷漠说道。

        程安雅冷笑,“跑得真快,如果真的她做的,跑到天涯海角都于事无补。”

        叶三少道:“说实话,真要查出来是谁做的,非墨的孩子也回不来,他们两夫妻的问题,其实和别人的陷害没有关系,是他们自己本身就存在问题,杜月盈和韩碧只是推一下,真正造成悲剧的是他们之间没有信任,非墨有错,温暖也有错,他们处理彼此的关系和矛盾方式不恰当,所以才造成今天的悲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