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4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    464

        叶非墨的车子在原地打转一圈,也撞上栏杆,车前灯几乎全碎了,栏杆凹了一大块,叶非墨没有系安全带,身子往前撞,胸口撞上方向盘,一阵剧痛后反弹到座位上。

        那边的死机骂咧咧地下车,走过来指着叶非墨大骂,那是一个穿夹克衫,带着粗大金条的壮汉,口沫横飞地骂着叶非墨,让他赔偿损失。

        这位车主的车子撞上防护栏,车头灯碎了,车头也凹进去,一定要送修了,他开的是宾利,车子还不便宜,叶非墨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冷冷一撇,“滚!”

        那男人挥拳过来就要打,叶非墨启动车子,几乎没有停顿往后退,那人吓一跳,慌忙避开,叶非墨已开车走了……

        那一瞬间,叶非墨心中涌起了更可悲的念头,就像这么一头撞过去,什么都不知道,哪怕是失忆了也好,总比过又遭遇一次背叛的好。

        一次,又一次。

        先是韩碧,再是温暖,七年又重来一次,那一次的打击,他站起来了,这一次呢?

        温暖给予他的是致命的一击,他几乎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她,他怕自己再不走,他就无法控制心中的魔鬼,他会过去,狠狠掐死他们。

        包括温暖。

        为什么?

        昨天听到温暖的电话他就觉得很不对劲,方柳城问她洗了这么久,还没洗好,当时他就觉得不对劲,再加上温暖喘息也不对劲,听起来怎么听都很暧昧。

        他心神不定,她没有和他说是什么事,只是说要谈事情,也没说和方柳城在一起,他问了唐曼冬才知道,方柳城打算投拍一部电影,想让她和韩碧一起合作。

        他这才放下心来,后来天色很晚了,她说很快就会回来,可到了11点都不见人影,打她电话也不通,他打方柳城电话也不通,所以打电话给韩碧。

        韩碧说他们十点就散场了,她也到家休息了。

        从Gk东方到他家需要一个小时的车程,韩碧说温暖喝得有点醉了,可能路上耽搁了,方柳城那人叶非墨是相信的,他很正人君子,最起码对温暖是如此。

        他等到12点,还不见人,正好墨遥和他说一些龙家的事情,耽误了一个多小时,后来他再打电话给韩碧问清楚他们今天吃饭的地点就过去找人。

        韩碧正好也出来,很巧合的是,韩碧阻止他,不让他进酒店。

        林宁和蔡晓静两人看夜场电影回来,一路上闹了些矛盾,蔡晓静家就在附近,两人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叶非墨和韩碧也在酒店外面有争执,好奇之下过来寻人,这才知道,温暖这么晚没回家。

        他发誓,他一辈子都不想再想起他进入房间看见的画面,想一次,宛若诛心。

        胃开始疼了,叶非墨沉默地踩着油门飙车,仿佛只有这样,他才能稍微减少心中的绝望,温暖,温暖……不管为何,那一幕对他来说,情何以堪?

        叶非墨一个人开车到江边,回想起他和温暖一步步走来的过往,顿觉得一切成了笑话,他对她不够好吗?他对她还不够好吗?

        他扪心自问,能给她的,全给了,为什么还会发生这种事?

        温暖和方柳城,5208号房间……

        当初温暖就是因为走错房间,才和他有了交集,错过了5208房,可如今呢,多可笑。

        叶非墨抑郁地捂着头,他这一生,何曾如此狼狈过。

        何曾……

        从不如此狼狈过。

        万千宠爱,却被她狠狠地回了一巴掌。

        天已蒙蒙亮,清晨的薄雾在他身上轻笼一层绝望,令人看不透。

        再一次想起温暖在这里和他所说的十年之约,叶非墨轻笑出声,十年之约……

        如今在一想,都随风而去了。

        他无法原谅这一切。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心,他都无法原谅这一切,一想到温暖和方柳城……他的心如被蛇咬了一口,除了窒息疼痛,还有冰冷。

        “叶非墨,七年前的教训,你还没学乖,所以你活该!”

        ……

        林宁和蔡晓静送温暖回来到时候,她也悠悠转醒,整个人如木偶般坐着,一句话也没说,她隐约有一种感觉,她和叶非墨之间,真的结束了。

        别说叶非墨无法原谅,她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

        她想哭,却流不出眼泪,想要和蔡晓静说自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又觉得辩解成了最无力的呻-吟。语言变得苍白。

        蔡晓静和林宁说了什么,她一句话都没听进去。

        上楼的时候,叶非墨还没回来。

        房间的灯亮着,他出门的时候,没关灯,温暖把自己卷缩在沙发上,这算不算捉奸在床?她空洞地笑起来,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么一天,当初听了韩碧的故事,她很心疼当初的叶非墨,可如今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她除了心疼,还有绝望。

        非墨对她很失望吧。

        她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谁的错,可终究,他一定是没错的。

        温暖身子冰冷,浑身的知觉似乎都被夺走,麻木地等着叶非墨回来,可等来等去,都不见他回来,她第一次觉得,等待是如此的漫长。

        仿佛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在彼此之间拉开了很长,很长的距离。

        她努力地奔跑,想要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可脚步却如生了根,迈不开。

        日出了……

        从44楼看日出,真的很美丽,晨光潋滟,一片温暖,她却感觉不到暖意,天亮了,非墨为什么还不回来,是不是不想见到他?

        温暖无助地抱着自己,他能再听自己说一句话吗?

        哪怕一句也行。

        恐怕是不行了,是吗?

        她已经被判了罪,被判了死刑。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