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0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    再见杜月盈,温暖只觉得有些尴尬,距离飞机那事快半年了,她不是记仇的人,再加上和杜迪关系不错,所以觉得很抱歉。小说者www.bookzx.org

        杜月盈的敌意,不仅温暖感觉到了,唐曼冬,唐舒文和苏然也感觉到了,杜迪目光掠过杜月盈,她突然和善一笑,主动过来和温暖道歉。

        温暖笑说没关系,唐舒文和杜迪握手,婚礼上他们见过一面,原本唐家邀请的是杜迪的父母,正巧他父母有事,所以杜迪代替父母去参加婚礼。

        唐四和杜家父母交情还不错,唐舒文和杜迪交情却不深,只是点头之交。

        大家都认识,于是约在一起场子打球,唐舒文也趁机会和杜迪相识,温暖的打球技术不好,去点东西吃,唐曼冬和她一起去。

        她也不喜欢和杜月盈一起打。

        杜月盈打了几杆,也没有继续再打下去了,目光冷冷地扫向温暖,她和杜迪说了声想去喝甜品便走开了,杜迪和苏然、唐舒文一起打。

        杜月盈走到一旁,给韩碧打了一个电话。

        ……

        唐曼冬和温暖去洗手间回来,侍应生已在把她们点的鸡尾酒pinacolada放在桌上了,杜月盈坐在一旁喝着pinacolada,含笑等着她们回来。小说者www.bookzx.org

        pinacolada是一种西班牙风味很浓的热带饮料,香醇浓厚,很适合女孩子喝。

        温暖和唐曼冬相视一眼,坐了下来,温暖主动和杜月盈打招呼,杜月盈表现得很大方,没有生气,唐曼冬很不喜欢她,问,“杜小姐找我们有事?”

        “没事,随便聊聊。”

        温暖喝着鸡尾酒,杜月盈眸中笑意渐深。

        “我们和你有什么好聊的?”唐曼冬冷笑,温暖没什么话和杜月盈说,只在一边喝饮料。

        杜月盈笑问,“温小姐还在为上一次那件事不舒服吗?如果是,我可以再次道歉。”

        “杜小姐不用太客气。”温暖淡淡说道,并不是很在意,唐曼冬闷头喝饮料,懒得理会杜月盈,几人目光放在不远处在打高尔夫的男人们身上。

        杜月盈目光带着痴迷,说道,“我哥哥真的很棒,是不是?”

        她也不知道在问谁,目光只看着杜迪,唐曼冬和温暖低头喝饮料,没应话,是人都知道杜迪很优秀,不过唐舒文和苏然也不逊色,每个人都是一道独特的风景。小说者www.bookzx.org

        三人坐在一起很闷,唐曼冬和温暖都不怎么说话,喝了饮料一会儿,又去打高尔夫球,杜月盈目光掠过温暖的饮料,冷冷一哼。

        唐曼冬和温暖打了几圈,陈雪如也收工来了,助手送她过来的,几人意外的是,除了陈雪如过来,韩碧和方柳城、顾睿也过来了。

        几人是一起进来的,若不知道的话,估摸着是相约而来的。

        陈雪如进来的事情,脸色很难看,唐舒文目光一沉,扫过顾睿,怜爱地牵过陈雪如的手,她的手很冰冷,唐舒文动了脾气,正要问顾睿,陈雪如勉强一笑,截住他的话,“舒文,我还不太熟练,你过来教我吧。”

        她说着,拉着唐舒文离开,顾睿在背后一声冷笑。

        唐曼冬沉冷问,“顾睿,你和我嫂子说什么了?”

        “关你什么事?”顾睿微笑反问,唐曼冬忍住扇他一巴掌的冲动,也去找唐舒文和陈雪如。

        温暖笑着和方柳城点了点头,方柳城似很意外,“你也来绿光打高尔夫?”

        “是啊,好巧啊。”温暖淡淡一笑,看向韩碧,今天绿光真的热门,这么多大人物都来绿光打高尔夫,难得齐聚一堂了。

        韩碧笑说道,“听说《梁红玉》拍摄结束了,恭喜温小姐。”

        “我的进度完成了,听说《风月佳人》也差不多结束了,也恭喜韩小姐。”温暖微笑说道,再次礼貌点头便走开。

        韩碧看向在喝饮料的杜月盈,很快转开目光。

        方柳城问顾睿,“你们是不是知道她们在绿光?”

        本来他们是另外一家高尔夫球场的高级会员,很少来绿光的,今天下去也巧了约一起打高尔夫球,正好谈下一部剧的合约,韩碧临时又说绿光不错,让他们一起来绿光,美女的要求一般很少拒绝,方柳城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温暖。

        很久没见她了,温家他常去,却碰不到温暖,温妈妈也说温暖工作很忙,很少回家,再说温暖嫁人了,都和叶非墨住在一起。

        他平常看见温暖都在电视上,杂志上,报纸上……

        她待他很礼貌,也很客气了,落落大方,却有距离感。

        方柳城心中有些惆怅。

        “我不知道,只是前几天在绿光打过,顺便带你们一起,碰见也没什么,球场这么大。”韩碧摊摊手。

        ……

        唐舒文捂着陈雪如的手,她的体质偏冷,可如今是酷暑……他蹙眉,陈雪如拂过他的眉间的皱褶,微笑说道,“没什么事了,别皱眉了,都成老头子了。”

        “迟早要变成老头子的。”唐舒文侧头亲了亲她的唇角。

        苏然在一旁哀嚎,“老大,你们别你侬我侬刺激我孤家寡人行不行啊?杜迪,我们别理他,这人有了老婆就忘了兄弟,我们一块打。”

        唐舒文巴不得他们两走开,他可以贴身教陈雪如。

        唐曼冬和温暖去和杜迪、苏然混,都聪明的没有打扰他们夫妻两。

        杜月盈见杜迪和温暖靠近,几乎捏碎了手中的酒杯,转而又缓缓地松了手,露出语义不明的笑,再过不久,这个讨人厌的女人就会很凄惨,没了叶非墨护航,看她还不整死她。

        韩碧和方柳城、顾睿打了几杆,借故上洗手间,过来找杜月盈,她已极力克服自己的心魔,不想走近杜月盈,可那心魔的力量太大了,让她一时控制不住自己。

        韩碧走近杜月盈,坐了下来,面无表情地问,“你想我怎么做?”

        *

        今天三更…………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