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5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    片场全部是记者,温暖怀孕的事情闹得满城皆知,韩碧看着报纸的时候,红了眼圈,雪白的牙齿轻咬下唇,表情悲戚。小说者www.bookzx.org

        她怀孕了?

        温暖怀孕了,她残余的希望都被这个消息冲得四分五裂,倏然揉了报纸,远远丢开。

        “非墨……”她低喊着叶非墨的名字,空洞的声音巨大地反响,一遍遍回荡,如泣如诉,他又会有孩子了,他和她的孩子,他还记得吗?

        她捂着心口,痛彻心扉,linda见她难受,慌忙过来扶她,“我就不该让你看报纸。”

        韩碧脸色苍白,脸上布满了浓浓的绝望,“这么大一件事,我能不知道吗?”

        “韩碧,你都决定放手了,她怀孕和不怀孕关你什么事?”linda说,“你要真的不甘心,那天你就答应杜小姐合作去害温暖了,何必等到今天?”

        “我不知道……”韩碧痛苦地捂着头,就在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linda接过一看,竟是杜月盈,韩碧拿过电话,铃声如催命般在响,那日杜月盈说合作害温暖,她不愿意,两人不欢而散,这几个月,杜月盈没有打过一通电话。小说者www.bookzx.org

        这时候突然打电话,来者不善。

        韩碧的心仿佛被恶魔抓住,正被恶魔引诱,走向深渊,她极力挣扎,丢开手机,双手捂着耳朵,不停那心悸的铃声。

        停了几秒钟,铃声又响了,杜月盈很有耐心地打。

        韩碧很害怕杜月盈,那女人笑得很温柔,可她莫名地怕,总觉得杜月盈很可怕,即便她再美丽,也是毒美人。

        linda说,“韩碧,这是你和叶总最后的机会了。”

        韩碧何尝不知道,只是不愿意承认。

        她拿过手机,接了杜月盈的电话,杜月盈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也带着几分讥诮,“韩小姐真繁忙啊,总算接我电话了,怎么,考虑得怎么样了?”

        “杜小姐,有一件事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你会这么恨温暖,只是因为她抢了你的旗袍吗?”

        杜月盈说,“我的事无需和你说,你只要决定,你做,还是不做。”

        韩碧冷冷一笑,眉梢带了少许厉色,杜月盈想要对付温暖,又要置身事外,世间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她想得太美了,借刀杀人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小说者www.bookzx.org

        “韩碧,温暖怀孕了,你曾经也怀孕过,你也有机会能生下叶非墨的孩子,你看着……”

        “够了!”韩碧脸色瞬间惨白,身子忍不住的颤栗,她怎么能如此恶毒,专门挑人的心病戳,可恨的是,杜月盈对她了如指掌,她对杜月盈却是一无所知。

        “别恼羞成怒啊,只要一次,我保证,你想要的人又回到你身边了。”杜月盈温柔地诱惑着韩碧,语气轻柔,令人忍不住相信她的话。

        韩碧轻笑,“杜小姐,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真的很恶毒。”

        电话里传来杜月盈张狂的笑声……

        久久不绝。

        刚和唐舒文、林迪云开了一个电话会议,叶非墨就接到罗马来的电话,那是墨遥打来的,“非墨,温暖的身份……很特殊。”

        叶非墨蹙眉,“什么身份特殊,她是温家的小姐,我的老婆,安宁的艺人,除了这些身份还有什么身份?”

        墨遥顿了顿,叶非墨听到翻页的声音,墨遥似乎在翻什么文件,“无双看见温暖肩膀上的蝴蝶很漂亮,纹了一模一样的纹身,她在埃及遇见一对夫妻,正好穿着无袖被那对夫妻看见了,你猜怎么样?”

        叶非墨的心突然怦怦急跳,温暖身上的蝴蝶?

        5203系列香水的广告早就出来了,温暖肩膀上的蝴蝶不是什么秘密,再且,她平时穿晚礼服也会看见肩膀上的蝴蝶。

        “怎么回事?”不知为何,他心中涌起一股不安。

        “那对夫妻是杜迪的父母,他们把无双错认成好友的女儿,且说他们家族的长女身上都有这个蝴蝶胎记。”墨遥淡淡说道,“命门两大家族,苗家和龙家。相对于苗家,龙家更是神秘,我查过她们的资料,龙家女性为尊,长女身上的确都有这个胎记。二十二年前,苗家和龙家因为为了争夺一件古老器具相互残杀,当时龙家的继承人被亲信出卖在爱琴海惹来杀身之祸,落海失踪,据我调查的资料显示,当时龙秀水落海的时候已怀有身孕。后来苗家为了夺得命门大家的位置把龙家的人逼入绝境,如今龙家的人都隐姓埋名,不知所踪。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肩膀上有蝴蝶胎记的女子一定是龙家的传人。况且,温暖的年龄和我查的资料非常符合。”

        “那又怎么样?”叶非墨沉声问,他不管温暖是姓温,还是姓龙,都是他的妻子,这一点谁都无法改变,不过因为许诺的关系,他知道苗家的确有点邪门,同为命门大家的龙家,恐怕也很邪门。

        墨遥的声音平平淡淡地说,“杜家和龙家是姻亲关系,龙秀水的女儿和杜迪是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妻。”

        “荒谬!”叶非墨冷冷一笑,握紧拳头,“什么未婚夫妻?别说温暖是不是龙家的传人,就算是,那又怎么样?她如今是我的妻子。”

        相对于叶非墨的激动,墨遥显得很冷静,“凡是命门家族都有一个诅咒,苗家有,龙家也有,具体是什么,恐怕你要问杜迪,我只知道,历任的龙家传人的夫婿,都是英年早逝,只有杜家的人例外。”

        “荒谬!”

        “恩,三大古老家族的事情不能用常理来解释的,以前许诺和许星,也是死一个,活一个,大表嫂是浴火重生,可事实上,也是死了,只是灵魂重生了。”墨遥淡淡说,“我告诉你,只是让你有一个心理准备,对了,杜迪去a市了。”

        *

        再次呼吁大家帮忙去当当写评哈,~~~~(>_<)~~~~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