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    402

        叶非墨在校门口等温暖,她匆匆跑出来,一眼就看见他的车停在对面,温暖看了看身边的同学们,也不管了,上了叶非墨的车,叶非墨有四部车,今天开的是宝马,这辆车他比较少开,玻璃一档也没人认出来,再说温暖家庭条件又不错,以前她爸爸也经常开宝马来接她,同学们见怪不怪。

        “怎么这么晚?”叶非墨发动车子离开,他在外面等了半个小时,还以为她在里面被人欺负了,温暖在学校的人缘不好,叶非墨是知道,她在学校逗留一久他就猜着老婆被人欺负了。可看她一脸带笑,心情似乎不错,他就打消这个念头。

        他不该担心温暖被人欺负,她也不是吃素的,别人欺负她,她会狠狠地反击回去。

        “我和老师聊了一会儿,顺便告诉她我们结婚了。”温暖笑说道,叶非墨斜睨着她,“这算隐婚?知道我们结婚的不少了。”

        “那怕什么,老师又不是随便到处说。”温暖笑说道,转而看向叶非墨,“我从老师那里听来一个小道消息,金章奖我能拿两个奖?除了新人奖还有哪一个?”

        “小道消息你也信,肯定不准。”叶非墨淡定地说道,唇角略微弯起,目光净是一片笑意,看起来很是美好,他的菱角圆润后,看起来一点都没有冷厉的感觉,每次看他,她都觉得他仿佛被白马王子附身了。

        “别人说的小道消息我听听就算了,老师说的小道消息一定准确。”温暖笑道,“是不是真的,你告诉我呀。”

        “假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小气。”温暖咕哝了声,也没继续问了,叶非墨带她去人民路一家礼服店挑选衣服,这一带温暖不太常理,一排排都是小礼服的店面。

        有国际大牌,也有一些不知名品牌。

        这一条街的衣服不是普通百姓能买的起来的,大是贵妇人,大小明星过来挑选礼服的地方,每家店都很有特色,装潢或豪华,或精致,各有不同。

        叶非墨带着温暖进了一家旗袍店。

        温暖有少许的错愕,叶非墨要给她挑选旗袍?

        金章奖上穿旗袍?

        店里有化妆师,造型师,还有两名设计师,叶非墨把店给包了。旗袍店里没有人,温暖看牌子才知道是a市一家老字号的旗袍店。

        “穿旗袍吗?”温暖问,叶非墨点点头,造型师是一名优雅的中年妇女,名费玲,身材高挑,有一股浓浓的书卷气,穿着一套黑色的绣花旗袍,人看起来更有气质。

        叶非墨坐在沙发上等候,费玲领着温暖去挑选旗袍,温暖脱了外套,费玲目测她的三围,点了点头,微笑说道,“温小姐穿旗袍一定很好看。”

        温暖骨架小,身材纤长,丰胸细腰翘臀,最关键是有一双修长白皙的美腿,这样的身材穿旗袍最是好看,温暖微微一笑,看了看沙发上的叶非墨。

        他环着胸,目光深邃,傍晚的光线透过纱窗笼在他身上,仿佛有一种悠远绵长的东西在他目光中滋生,温暖一笑,收回了目光。

        旗袍就旗袍吧。

        金章奖典礼上穿旗袍的艺人并不多,明星们如今争奇斗艳都挑选欧美大牌的晚礼服,这种中国风的礼服很是少见。

        温暖暗忖,叶非墨看中旗袍的原因一定不是因为她适合穿旗袍,而是因为旗袍比较保守,还真是从上到下都遮了,然而大多是开叉设计,会露出一双白皙修长的腿。

        费玲给她挑选了几件,温暖都不是很喜欢,于是从传统的旗袍那一排逛到中西结合的那一排礼服去了,那边也是旗袍,不然是中西结合的,有很多黑色的无袖旗袍温暖很喜欢。

        费玲是想温暖传偏中国风的旗袍的,然而她个人偏爱这边的。

        叶非墨起身,慢慢地漫步到架子前,温暖挑选了一套黑色的旗袍,下摆略宽,盘扣十分精致,脖颈上别着一朵黑色的玫瑰花。

        费玲夸温暖眼光好,她一笑,随着费玲一起去换衣服。

        “最好的旗袍都在这里了吗?”叶非墨问。

        费玲说道,“叶总,你要的礼服都在这里了。”

        “张雨设计的怀念系列那套旗袍呢?”

        费玲一惊,“叶总怎么知道我们店里有这套旗袍?”

        “拿出来给我看看。”叶非墨说道。

        费玲甚是为难,“叶总,这套旗袍是非卖品,杜氏那边已经定了,你就别为难我们了。”

        “我说,拿出来给我看看。”叶非墨一字一顿地说道,费玲擦汗,这两边都得罪不起,她更是为难了,可杜家小姐已经订下那套旗袍,他们也不敢自作主张。

        “叶总……”费玲着实为难,想了想,也没办法,只能到隔间去拿那套旗袍,叶非墨通知她们要过来试旗袍的时候,费玲特意让人把那套旗袍收起来了。

        没想到他竟然知道。

        温暖试了礼服出来,这套礼服的下摆很有特色,这么穿着仿佛鱼美人,那些皱褶摇曳看起来甚是美丽,店中人人称赞。

        温暖在镜子面前转了一个圈,满心欢喜,第一眼相中这套衣服,穿起来感觉比想象中的好,把她身材的优点都衬托出来了。

        叶非墨出现在镜子里,一个旗袍,一个西装,看起来还很搭配。

        温暖戏谑,“我穿旗袍,你要不要穿马褂?”

        一个穿旗袍,另外一个穿马褂,两人就更相陪了,典型的从某个年代里走出来的女人。

        叶非墨低头一笑,满含温柔,修长的手指在她肩膀的蝴蝶上轻轻拂动,温暖习惯了他的抚触,只感觉背脊有一窜小小的电流窜过。脑海里回想起每次欢爱,他似极是喜爱她肩膀上的蝴蝶,总在上面落下无数个吻,总是让她面红耳赤,悸动心跳。

        这轻轻一拂,她都有遐想了。

        结了婚还真邪恶了,特别是自己还有一个流氓的丈夫。

        温暖羞红着脸拍落他的手,眼角瞥见那名设计师的语义不明的笑,心中只觉得别扭。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