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    357
        “朱莉把约翰当成靶子,他被墨晨打了一枪,死了,朱莉也被小白杀了。其他人都被扣下了,那名小姑娘被送回美国了。”温暖说道,心中略有点沉重,她第一次经历这种生死场面。
        是那种货真价实的生死场面,下一秒就有可能被枪击倒,那感觉是很恐怖的。
        事后墨小白和她说当时的情况,她又同情安吉拉,不管约翰人怎么样,他一定是一位好父亲,若不是他如此疼爱安吉拉,当时的情况下,朱莉若是被惹恼了,她必死无疑。
        两人窝里反才给黑手党和非墨机会。
        安吉拉看着自己的爹地死在面前,一定非常的难受。
        这小姑娘无亲无故,以后的日子又该怎办?
        这都不是她该关心的问题,可就是忍不住去想。
        “幸亏死了,要是落我手里……”叶非墨声音平板得如死水,又想到温暖不太喜欢这样的话题,他又顿住了,这些人要是落他手里,他肯定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件事墨遥和无双都处理好了,你就别管了,安心养伤吧。”温暖笑说道。
        叶非墨没再说什么,一口一口地把白粥喝完,温暖松了一口气,帮他整理被子,却被叶非墨抓住了手,她抬眸,柔柔地笑凝着他。
        “夜里会做噩梦吗?”他问。
        温暖一怔,眼睛突然刺痛起来,那么轻柔的一句话勾起她所有的悲伤和难受,还有更多的感动,他究竟得多心细,才能察觉出这件事。
        墨小白、墨晨和无双都没有问过这件事,为了不让他们担心,温暖也没说过,其实这几夜都在做噩梦,耳边都是枪声,自己还是被吊在港口七八米高的船杆上,每一次都被朱莉的枪声惊醒,一声冷汗,接着再不能睡下,这几天都夜不能寐。
        她本以为不会有人知道。
        “非墨……”
        叶非墨搂着她,轻轻地吻着她的发旋,把她的恐惧容纳,他比谁都明白这种感受,“我第一次听到枪声,也是如你一般,也有人死在我面前。那段时间每夜都做恶梦,你也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声音,看到这样的场面,一定会做恶梦。”
        墨小白和墨晨没有察觉出来是因为他们习惯了听枪声,也习惯了腥风血雨的生活,相比于他们,叶非墨算是好的,他只是龙门暗处的门主。平常交易什么都在幕后,很少出现在幕前,不似唐大和苏然暴露得那么彻底,他重心在安宁国际。
        且童年那一次印象太深,所以叶非墨记得。
        他见温暖眼下有青黛就猜想她这几天可能睡不好,最大的可能就是发恶梦。
        “我夜里都不敢睡。”温暖说道,“这两天稍微好了一些,前几天却发梦得厉害,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今晚要和你睡。”
        “好!”他求之不得,“以后我尽量让你少接触这样的场面,这一次是意外,都怪小白和墨晨,这两闯祸精。”
        温暖一擦眼泪,摇了摇头,握紧叶非墨的手,“非墨,别怪小白和墨晨,如果不是这一次意外,我都不知道原来你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我一直以为你含着金汤匙出生,一生平平顺顺,什么都没有经历过,是我的错,我总算知道你们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所以这一次意外我觉得很惊喜。”
        叶非墨蹙眉,惊喜?
        温暖笑道,“你不知道,多了解你一点,我就更开心一点。”
        哪怕是黑暗一面的叶非墨,她也开心,她不止希望能看见一面的叶非墨,她希望能完全了解他,走进他的生活,融入他的生活。
        若不是这一次,她永远都不知道,他随时都面临着这样的危险。
        包括,墨遥,墨晨和小白,无双,都是这样长大的,墨遥无双他们也没年长她几岁,可生活经历,见识和胆识却是她远远比不上的。
        这是她所不熟知的另外一个世界,她得感谢约翰让她知道有非墨也面临这样的危险,也有过这样惊险的历练,这样只会让她更了解他,更心疼他。
        这点伤,值!
        “一次就够了。”叶非墨沉声说道,这样的事情他不会允许有第二次,太危险了,朱莉那一枪若不是为了试探他打在肩膀而是打在心脏,他想,他当场就有可能发疯动手,来不及给墨遥,无双拖延时间,可能会抱着她一起死,这不是他所愿。
        温暖微微一笑,“好了,我们不说这件事了,都过去了。最重要的是,我平安,你也平安,这就好了。”
        叶非墨还甚是同意她的话,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过来。”
        温暖笑着掀开被子,躺到他身边去,目光净是笑意,“不碍着你的伤吧?”
        “没有!”
        “你多和我说说你以前的事吧。”温暖笑说道,“说什么都好。”
        “没什么可说的。”
        “讨厌。”温暖嘟着嘴巴,叶非墨拧了拧他的脸颊,眉目间皆是爱怜,他如今只想着快点把伤养好,回到A市,远离墨小白。
        温暖侧着身子,握着他的手把玩,轻柔的吻落在他的手背上,叶非墨唇角扬起,眸中盛开了美丽的花朵,心情也瞬间美丽。
        “你昏迷前,有没有听到我和你说什么,在玫瑰花园里。”温暖终究还是问了,既然都做了决定,那就要实现承诺。
        当时她就下定决心,若是能逃过一劫,她就嫁给叶非墨,中了一枪,又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下面全是致命的垃圾,是叶非墨奋不顾身冲过来一脚踢开垃圾,又抱着她挡住了撞击,是他用命在救她的。
        她还有什么可怀疑的。
        她想嫁给叶非墨,并非什么救命之恩,以身相许的狗血戏码,而是不让自己留下遗憾,她想当他的老婆,名正言顺的。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