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总裁的替身前妻 http://www.doxiaoshuo.Com/html/6/6028/
        316
        叶非墨开车,温暖玩手机,一上网就看见今天A市影评人奖的新闻,铺天盖地都是,温暖蹙蹙眉,又关了手机,叶非墨看她一眼,正巧温暖抬起头来,微微一笑,下了网页。
        车子停在公寓楼下,叶非墨刚解开安全带,温暖就揍过来,亲热地搂着叶非墨的手臂,脑袋在他肩膀上蹭了蹭,“叶非墨,谢谢你。”
        叶非墨挑眉,伸手去揉她的头发,含笑问,“谢什么?”
        “全部!”温暖笑道,叶非墨心情愉快,戏谑地挑眉,目光在温暖身上转了一遍,漆黑的眸掠过一抹沉色,“我不介意你换一种方式谢我。”
        温暖抬起头,恼怒瞪他一眼,这人是色要家了,怎么老想着这事。
        然而,她眯着眼睛一笑,微笑地凑到他耳朵边,“可以是可以,不过……这一次我来。”
        叶非墨目光一亮,“乖,懂得肉偿了,爷就宠你一回,随你。”
        ……
        唐舒文和陈雪如回去,一路上也说着金章奖的事,听唐舒文的语气,温暖在金章奖上那两个奖是没有问题,影后一定悬。
        不过第一年就能在金章奖上拿奖,对温暖来说已是一种殊荣。
        这种荣耀别人极少有过。
        唐舒文笑问:“你呢,最佳女配角?”
        陈雪如摇摇头,笑说道,“这倒不用费心,安宁总不能霸占所有的奖项,这么做你会很为难,最佳女配角我拿过了,不需要拿第二次。再说,拿不拿奖都无所谓了。”
        她如今生活很平静,也很快乐,唯一的缺憾是儿子还没好,奖项什么的,她是并不是很看重,得到肯定固然是好,得不到,她也没损失。
        她和温暖不一样,温暖正处于上升期,又是新人,她过了那时段。
        “真不需要?”
        “真不需要。”陈雪如淡淡一笑,唐舒文莞尔,想到除夕,他问道,“雪如,除夕快到了,要不要去拜祭你爸妈?”
        陈雪如身世可怜,父母早走,为了避免她伤心,唐舒文寻常也不问她父母之事,对她所知不多,结婚这段时间,也没有去拜祭过岳父岳母,于情于理,除夕快到了都要去的。
        A市有一个风俗,出嫁的女儿在除夕前几天都要带着女婿回娘家一天,她父母不在了,去上一束香也是好的。
        陈雪如惊讶地看向唐舒文,仿佛很意外他会提出去看她的父母,唐舒文心中一酸,若无其事地问,“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哦,没有。”陈雪如低了头,他们夫妻的生活渐入佳境,没有什么轰轰烈烈,也没有什么山盟海誓,婚前的怨恨似也都消散了,如今的生活很平静。
        是要在一起一辈子的吧。
        她开始有点相信了,他们是一家人。
        她心里把唐四和温岚当成家人,可对唐舒文的感觉却一直复杂,不敢投入太多,怕自己失望,更不敢把他当家人。
        这么多年,她明白了一件事,不要对外人抱有太大的希望。
        凡事都要靠自己。
        希望越大,失望也大,所以她也习惯了不去盼望任何人,没有期盼就没有失望。
        可如今,说不期盼,那是骗人的。
        “这几天我们都有空,不如后天带小念一起去扫墓吧,顺便也让小念散散心。”唐舒文说道,陈雪如点头,一提起儿子,她什么都同意了。
        唐舒文很清楚她的罩门在哪儿,也很清楚,该怎么让她同意。
        不可否认,他是一个聪明,体贴,且又温润的男人。
        这样的男人在女子眼里,是不折不扣的白马王子,若是忘记婚前的不愉快,唐舒文真的有满分了,她得庆幸,历尽沧桑后,她还能遇上他。
        快要到家的时候,唐舒文的电话响了,陈雪如只见他蹙蹙眉,说了声我知道了,一会儿见,罢了耳机时,那人眸中一片黑沉,似是动了怒。
        陈雪如是极少见他动怒的,这一幕婚前偶尔还看见,婚后就再没看见了。
        到了唐家。
        唐舒文说道,“雪如,我临时有点事要出去,你先回家。”
        “好!”陈雪如一笑,心想着兴许是公司的事,也没多说什么,解开安全带便要下车,唐舒文突然抓住她的手,她一愣,回头看他。
        “怎么了?”陈雪如问。
        唐舒文的手紧了紧,目光掠过一抹不安,“雪如,如果有一天有人和你说什么,你一定要先向我求证,问我的想法,断不能自己臆测任何事情,知道吗?”
        陈雪如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还是点了点头,唐舒文目送她进去,这才开车离开。
        陈雪如回来的时候,唐家父母都在客厅,见她一人回来,温岚问,“舒文呢?”
        “他临时有点事,说晚点回来。”陈雪如走过去,小念还是一副老样子,看过心理医生,却没什么起色,众人没有办法,小念很排斥,他们也心疼,只能过一阵子再说。
        “小念,有没有想妈咪?”陈雪如抱着他亲了好几下,小念目光空洞,神色木然,她心头一抽,温岚安慰她慢慢来,别着急,陈雪如点头。
        只能如此了。
        赵家别墅外,赵雨凝痴痴地等候唐舒文,他远远就看见她穿着粉色的长外套站在门口等了,目光一沉,难辨喜怒。
        他一下车,赵雨凝就奔跑过来,拥住了他,眼泪落下来。
        “舒文,我好想你。”赵雨凝含泪说道,满足地抱着他,仿佛他是她最珍贵的宝贝,抓住了就不想放手,很是珍视。
        唐舒文任她抱着,没有推开她。
        赵雨凝抱了好一会儿,慢慢地松开他,梨花带泪,楚楚动人,那一股风韵令人着迷,很容易勾起男人的保护欲,时间仿佛在他眼前倒转了。
        他仿佛回到了高中时代。
        当年他是风靡全校的白马王子,听说文科班的校花很难追,目高于顶,他和一帮损友的打下故意接近赵雨凝,追上了她
        读小说 - 有速度,更安全! - www.doxiaoshuo.com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