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    306
        紧紧地抱了很久,叶非墨微微送开了她,灯光在他脸上晕开一抹喜色,深深浅浅,他的目光褪去往日的冷漠,眉梢处,绽放了点滴温柔。
        他扣住她的腰,俯身,吻住她的唇。
        温暖也没有抗拒,启唇相迎,他唇内的淡淡酒香淹没了她的唇舌,鼻息间都是他的味道,全是他的气息,一丝一丝地缠绕上来,如蚕般把她的心困住。
        她知道,她真的完全栽在叶非墨手里,再不可能相忘。
        许久,他放开她的唇,长指微微抚过他吮肿的唇瓣,倏地把那一束花送到她手上,“你喜欢的香槟玫瑰。”
        她捧着花,低头闻着花香,叶非墨微笑看着,玫瑰娇艳,她也无双,看在他眼里,当真是人比花娇,无限妩媚,情人眼里出西施,此话说得一点没错,他怎么看她都是最美丽的女子。
        倏地把她拥着,叶非墨下巴抵在她的发丝间,轻声说道,“以后,不要吵架了好不好?”
        “你这臭脾气,怎么可能不吵架。”温暖哼哼说道,心中却甜得能透出蜜来,叶非墨一笑,随了她,心中却有一种淡淡的幸福。
        小吵怡情,随她了。
        只是以后再怎么吵架,都不能说分手二字。
        “谁教你这招的?”温暖含笑问,新年第一天,捧着女友最爱的鲜花在窗外痴痴等候,还拉着她说东说西的,怎么听都如此狗血。
        一定不是叶非墨会做的事情,谁给他支招儿了。
        “不就是追女人,我还用别人支招儿。”叶非墨脸颊有异色,说得分外不屑,温暖心想着,这人还真是口是心非的典型代表。
        不过看在这束玫瑰的份上,她就不和他计较了。
        叶非墨打开车门,又捧出一束大红的玫瑰,那种耀眼的红,火热的红和香槟玫瑰成了鲜明对比,叶非墨把红玫瑰往她怀里一赛。
        温暖眨眨眼睛,这演的是哪一出?
        莫非是你要送被人红玫瑰的?随便拿来送我了?
        叶非墨今晚特老实,有点不自然地说道:“本来我是买了红玫瑰,谁知道你说喜欢香槟玫瑰,我有倒回去多买了一束,都给你了。”
        温暖低头一笑,原来问话的时候,他已经买好了花,听闻她喜欢香槟玫瑰,又转回去买了香槟,这傻瓜,又做了一件傻事。
        不过,这感觉真好。
        其实他若不问她喜欢什么,就送红玫瑰来,她也是十分开心的。
        如今知道他原本送红玫瑰,又送她喜欢的香槟玫瑰,她更是开心,叶非墨还从来没送过她花儿呢,这是第一次,温暖这滋味别提多好了。
        “得意了?”叶非墨冷冷哼了哼,温暖唇角带笑,“有一点点。”
        小得意肯定是有的,能让叶非墨做这种事,那是值得得意的,她能得意一年了。
        叶非墨又是一声冷哼,温暖低头看着两束花,第一次觉得红玫瑰和香槟玫瑰是如此的搭配,完美得不可思议。
        “跟我回去。”叶非墨抱着她,吻着她的唇,湿热的唇移到耳垂处,低低地说道,“你都不想我吗?我可想死你了。”
        “你真是**。”温暖往他小腹上一揍,哭笑不得,转头看了屋里一眼,“今天是新年,我要在家里过,明天一早回去。”
        “现在离明天一早只有三个小时,我等你一起回去。”叶非墨说道,温暖笑骂了他一句,这人怎么这样,她当然不会随他胡闹,知道他吃过饭,她也心安了,催他回去。
        “别,我还想和你待一会儿。”叶非墨说道,温暖拉着在小径上走,这一区有八幢别墅,温暖家不远就有一个儿童玩乐场。
        两秋千一人坐一边,温暖微微荡着,笑着和叶非墨说,“我小时候最喜欢来这里了,温静也喜欢,虽然地方不大。”
        “哼,有方柳城存在的地方都不要和我说。”叶二少飞醋满天飞,温暖一窒,她算服了叶非墨,不过他说得不错,的确有方柳城,这秋千她和方柳城都坐过。
        “不要这么夸张吧。”温暖笑道,倏地转头沉沉地看着叶非墨,叶非墨觉得自己品行端正,哪儿惹了她了?
        温暖把两束花放到一边,起身坐到他腿上,双手搂着他脖子,笑得甜甜的,家人主动投怀送抱,他自然没有往外推的道理。
        然而,叶非墨抬眸看了看秋千的顶点处,这秋千hold不hold得住啊。
        叶非墨好笑地搂着她的腰,“温小姐,我们两人加起来四舍五入有二百五斤啊,秋千要哭了,没准一会儿得断了。”
        温暖往他胸口磨蹭了下,揪着他的耳朵,“说,那天韩碧说得话是不是真的,哪一件骗我,我废了你。”
        “要不要这么凶。”叶非墨刚一说这句话,温暖就硬拉着他的耳朵往外扯,逼得他匆匆求饶,这丫头下手也没一个轻重,还真是不留情。
        “好了,好了,耳朵都要被你拧断了,你还真是……”叶非墨慌忙拉下她的手,没见过这么粗暴的女人,怕了她。“你问……”
        “这手表到底怎么落她家里的?”温暖问,扯着他的衣襟凶神恶煞说道,“不准撒谎,不然以后那女人再和我叫板,我就闷受着,说不定人家还说你在床上怎么威猛呢。”
        叶非墨唇角逸出淡淡的笑,“我在床上怎么威猛,你比谁都知道吧。”
        说罢**地亲了她一口,温暖巴掌往他脸上一刮,“严肃点。”
        叶非墨一笑,“我没说谎,的确是茶水泼到手表,所以我才脱下来让她清洗拭干,走的时候忘了拿。”
        “哼,这是多意乱情迷,心满意足啊,竟然连自己最宝贝的手表也忘拿。”温暖酸溜溜地说道,憋着气不说话,叶非墨搂着她,笑笑不语。
        “那你……你在F市的时候……算了,这件事算之前的事,我不和你计较。”温暖本想问他们在F市的事情,可转念一想,当时她和叶非墨还没确定关系,就算他和韩碧有过什么,她也不该太过计较。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