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总裁的替身前妻》-> 305 我只钟情你一个
305 我只钟情你一个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    305我只钟情你一个
        叶非墨支吾了好久,总算说出一句比较完整的话,温暖愣住,心中的郁结仿佛被这句话刺中,顿时消散。
        他的难为情,他的喜欢,他低了的声音,彻底取悦了温暖。
        她一直对他的心意不敢确定,心中难免忐忑,可如今,那阵狂喜涌上来,温暖的唇角微微地掠过一抹幸福的微笑。
        他发短信这么久,就为了说这句话?
        她咬着唇,忍住笑意,眼睛微微刺痛起来,不知为何,心情有更多的彷徨和悲伤,仿佛自己等他这句话,等了不知多少年,总算等到了。
        当你长久渴望某些感情,某个人的时候,突然得到,你的心情当真是悲喜不辨。
        “温暖,你在听吗?”叶非墨沉声问,温暖捂住唇角,眼泪夺眶而出,顺着脸颊滑落在手上,今天郁结一天的心情也哭去了。
        “我去洗手间了,你刚说了什么,我没听到。”温暖说道,笑意更是甜蜜。
        嘟嘟嘟嘟……的声音从机器中传来,温暖失笑,这家伙恼羞成怒了,她就知道他会如此,这话让他说第二遍,他是决计不愿意的。
        可没想到,他表达心情的行动是如此的果决,粗暴。
        她刚想要打过去,叶非墨却打来了,温暖微微抿着唇,心里一甜,又接了,“你这人怎么这样,耍脾气了?那别打过来啊。”
        她打过去也行的。
        叶非墨冷冷地哼了哼,似是很不自在,转了话题,“你在干什么?”
        “睡觉啊。”
        “睡了一天没睡够?”
        “喝高了,头疼。”温暖说道,侧着身子睡在床上和她聊天,温妈妈本来想叫她下楼,以为她心情不好,和叶非墨吵架了,见她一脸带笑和叶非墨聊天,她也松了一口气,转身下楼。
        “今天为何喝那么多酒?”
        “高兴呗,曼冬和我拼酒,她酒量好,我喝四杯就醉,哪是她的对手。”温暖笑说道,问,“你在做什么?”
        “看烟花。”
        她失笑,他什么时候有闲情逸致去看烟花了,可能在家,小孩子在放烟花吧,不过她实在想不出叶非墨看烟花是什么模样。
        “好看吗?”
        “嗯,很漂亮。”叶非墨说道,温暖一笑,又翻了一个身子,正脸对着窗外,突然一片烟花冲上半空,她一笑,“我窗外也有人在放烟花。”
        “你看得到?”
        “远处的能看到,近处的就看见放了,看不见烟花盛开。”温暖笑道,刚刚心情也是很沉闷的,如今却是一片轻快。
        这算和好了吗?
        温暖唇角扬起淡淡的笑意,和好就和好吧,冲他这句喜欢,这一次就原谅他,不过有些事情还是要问清楚的,不能那么简单就放过他。
        “暖暖,烟花真得很好看。”叶非墨又重复了句。
        “又不是没看过烟花。”温暖咕哝了声,小了声音说道,“有我好看吗?”
        “烟花比较好看。”叶非墨诚恳地说,温暖低声骂了她一句,叶非墨只是笑一笑,“为什么喜欢香槟玫瑰呢?一点都没有红玫瑰好看。”
        “谁说的。”温暖抗议,“你的审美有问题。”
        “为什么喜欢香槟玫瑰?”
        “你知道香槟玫瑰的花语吗?”温暖问。
        叶非墨顿了顿,停了好一会儿,“不知道,是什么,说来听听。”
        温暖幽幽说道,“我才不告诉你,等你什么时候做到了,我再告诉你。”
        香槟玫瑰的花语,我只钟情你一个。
        她喜欢这句话,所以很喜欢香槟玫瑰。
        叶非墨笑了笑,低低的笑声似在压抑什么,虽没见面,仿佛却看透温暖心中所想,她脸上不由得一燥,浮起云霞,有些酸酸涩涩的甜在感官中蔓延开来。
        这种情窦初开的感觉,很久,很久以前也曾有过。
        “如果一个男人捧着你最爱的香槟玫瑰出现在你面前,你会原谅他吗?”叶非墨问,语音很低,仿佛在倾诉什么,听的她的心微微悸动。
        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叶非墨捧着一束香槟玫瑰出现在她面前的画面,定是很美的一副画面。
        温暖倏地看向窗口,跳下床来,奔到窗口。
        倏地,怔住了。
        窗外,烟花漫天,绚烂绽放,整个夜空成了一副灿烂的背景,他的车停下别墅外,人慵懒地倚在车上,怀中抱着一束香槟玫瑰。
        白中带黄的玫瑰花在他怀里妖娆绽放,此刻的他,仿佛骑着白马而来的王子,捧着鲜花正在迎接他的公主,远远的,看清楚他的目光,她却能感觉得到他眸中的宠溺,深情,还有定不缺少的别扭。
        非墨……
        原来他一直在窗外等候着她的出现。
        她却傻傻地在窗内纠结着他心中是否有她,忽略他一直询问的烟花,玫瑰,让他在冷风中等候了那么久。
        她赤脚奔出屋外,如一个精灵般快乐地飞奔下楼,方柳城已走了,温家三口在看节目,温暖眉目都是笑,直往门口去。
        温静莫名其妙,“姐,穿鞋啊……”
        门口随意穿了一双红色的拖鞋,穿过别墅的前庭花园,跑出别墅外,叶非墨正在等着她,他换了衣裳,上身穿着深蓝色的衬衫,下面穿着牛仔裤,披着一件长款米白色风衣,怀中的玫瑰娇艳欲滴,他的笑容胜过香槟玫瑰,心底最柔软的那一处,突然软软地塌陷了下来。
        他是极少笑的,叶非墨,木然,面无表情似成了他的代言词,难得见他如此笑着,温暖目光一刺,顿觉无限委屈,无限幸福,蜂拥而至。
        他张开双臂,温暖笑着奔向他,心甘情愿地投向他的怀抱,紧紧地抱住他。
        千言万语,化成一个坚定的拥抱。
        她的心被泡在温泉和鲜花里,再没有一点悲伤。
        痛苦是被铭记的,快乐是容易遗忘的。
        可如今的她,却铭记了此刻的快乐和幸福,遗忘了他给予的痛苦。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