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 我喜欢你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    温岚只是受了点擦伤,并不严重,小念被奶奶和爸爸保护得非常好,受了惊,三岁的小孩子一下子发生这样的变故,唐舒文护着他挡了一枪,小念第一次经历这样血腥的场面,第一次听到可怕的枪声,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爸爸倒在自己面前,他被吓傻了。
        小孩子白嫩的脸上无一点血色,呆呆地坐在病床上,一句话也没说,不哭也不闹,陈雪如一见儿子立刻把他抱在怀里,强忍了几个小时的眼泪哗哗地落,小念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唐四和温岚觉得事情严重了,让医生给小念做了一个详细的检查,唐舒文的急诊室,陈雪如听叶非墨说,子弹射中胸膛,具体怎么样,还要看医生怎么说,听口气很严重。
        陈雪如手脚发凉,呆呆地坐在外面的长椅上,忙碌了一天,叶家人也累了,唐四让叶三少和程安雅等人先回家,都在医院留着也没事情。
        叶三少点点头,让唐四一有消息立刻通知他们。
        唐四点头,儿子重伤,孙子惊吓过度不能说话,他心情也不佳,叶三少等人也没说太多,领着众人就走了。叶非墨善后,也回了龙门。
        小念身子是没什么伤,可目光呆滞,不言不语,那模样让陈雪如心如刀割,哄了他好久都听不见一句声音,她难受至极。
        “小念,你和妈咪说句话好不好?不怕了,回家了。”陈雪如哄着儿子,唐曼冬也哄着他,小念目光无焦距,什么都不说,陈雪如只觉得被人抽走了所有的力量。
        温岚道,“雪如,别担心,小念受惊了,让他缓两天,会没事的。”
        孩子太小,受不住这样的刺激。
        “妈,对不起。”陈雪如说道,温岚握住她的手,摇了摇头,“你这个傻孩子,有什么对不起的,我们是一家人,真要说对不起,也是今天的保全没做好,关你什么事,舒文为自己儿子挡了一枪,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是个好父亲,好男人该做的事情。你不用抱歉,他们父子都会没事的,别伤心。”
        陈雪如不知道怎么说心中的难受,唐舒文,小念……一个生死不知,一个目光呆滞,她的心也被人割去一半了。
        “会没事的。”温岚说道,她更觉得抱歉,本来是一场完美的婚礼,却出了这种变故,是他们对不起她,她不该说任何道歉在字眼。
        且日后,有可能会带给她更多的危险。
        三个小时候,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疲倦地走出来,唐四和温岚赶紧迎上去,医生说,子弹已经取出来了,人还没有脱离危险期,必须要送到加护病房,若是这三天不能脱离危险期,后果不堪设想。”
        唐四蹙眉,温岚闭了闭眼睛,陈雪如下意识地抱紧了小念。
        唐舒文,我好不容易,才敢迈出一步。
        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要和你做夫妻,你不能有事。
        千万不能有事。
        温暖睡到傍晚才醒来,头很痛,温妈妈煮了解酒汤,她喝下,身子一软,又倒回床上,天气微凉,窝在被子里很舒服。
        温妈妈叫了好几次,温暖赖床不起,嘟哝了声,“我怎么回家了?”
        “你这丫头,怎么喝得这么醉,叶先生送你回家的。”温妈妈说道,扶起温暖,“快去梳洗,一起下楼吃饭,柳城来了一个下午了。”
        “头痛,妈,你别吵,我要睡觉。”
        “这是礼貌,快起来,去梳洗。”温妈妈说道,拉着她起来,央了数遍温暖才慢吞吞地去浴室梳洗,温妈妈先下楼去。
        温静已帮温妈妈摆好了碗筷,温暖梳洗后换了长裙,随意套上一件灰色的棉衣外套便下楼,方柳城和温爸爸正在说生意场的事,就等她一人。
        温暖给方柳城拜了新年,人不怎么饿,酒喝多了,也没什么胃口,整个人懒洋洋的,方柳城说话她也不怎么搭理。
        索性有温妈妈和温爸爸,新年的气氛也不算太糟糕。
        “叶先生说你中午没吃什么东西,光喝酒了。多喝点汤,吃菜,别空着肚子。”温妈妈说道,帮温暖夹菜,方柳城看了温暖一眼,抿唇问,“唐舒文的婚礼热闹吗?”
        温暖点头,“热闹。”
        温静插嘴说道,“一定热闹啊,那排场从电视上看都知道很热闹,现场一定更热闹,好多车子。”
        温暖笑了笑,低头喝汤。
        叶非墨送她回来的,他呢?
        今天是新年,一定回家了吧,节日总是和家人一起过的。
        温妈妈见她不爱说话,笑着和方柳城解释,“这丫头酒还没醒估计,柳城你多吃饭,今天阿姨准备了不少你爱吃的。”
        方柳城微微一笑,目光掠过温暖,“多谢阿姨。”
        一家人吃了一顿快乐的团圆饭,温爸爸和温妈妈在客厅看新年晚会,温暖给大家切了一盘苹果,又洗了一盘葡萄。
        温妈妈本想拉着他一起看晚会的,温暖说头疼,不陪他们看,起身上楼去。
        手机震动,温暖拿过手机,是叶非墨发过来的短信,问她在做什么,温暖心想,分手了还说什么,她索性不理他,窝在床上睡去。
        手机一直震动,毫无间歇,温暖心头微疼,不管手机铃声怎么震动,用被子盖住头,那声音实在太吵了,温暖起身,翻开手机一看,全部是那句,你在做什么?
        温暖没好气地回,睡觉。
        他现在在做什么?
        温暖暗暗地想,心中却升起一抹淡淡的,说不清楚的刺痛,自己说的分手,却无法抑制地想他,真是一种悲哀,他一切都如烙印,刻在心头。
        手机又震动,温暖抓起手机一看,唇角逸出一抹笑意,他问,你喜欢什么花。
        温暖一笑,这傻瓜问这事做什么,她拿过手机,打了几个字,香槟玫瑰。
        好久,他都没回复。
        温暖不悦地勾起唇角,愤愤地砸了砸手机,嘟起嘴巴,太过分了,这就不理她了,她心中难受,一声叹息,丢开手机。
        他们好像分手了。
        分手的男女这是做什么呢,藕断丝连吗?
        别墅外有烟花升腾之声,今天是新年,很多人都放烟花,她听到温静尖叫的声音,她也在放烟花,温暖侧头看向窗外,漫天烟花灿烂。
        真的很美,很美,这幅美景却暖不了此刻她的心。
        仿佛蚕丝,层层绕着她的心脏,益发觉得发堵,温暖悲伤地靠在床头,怔怔地看着手机,盼望手机能震动,他的消息能传过来。
        可好久,都没声音震动。
        温暖失望了。
        或许,他只是一时兴起罢了,没事逗她呢。
        她傻,才会当了真。
        今日的婚礼上,她和他都说得很明白了,温暖心中刺痛,深呼吸,压抑住心中的苦痛,翻了一个身子,刚要躺下,手机又震动了。
        叶非墨说,不准分手。
        只有四个字,温暖心中嘀咕,也不过四个字,你用得着打这么久吗?她愤愤不平,打了几个字,“你又不爱我。”
        叶非墨:胡说八道。
        温暖:你自己默认的。
        叶非墨:自以为是。
        温暖冷笑,若非分手,那此刻又在说什么,做什么,不是一场笑话吗?莫非他想要挽回?一想到这个可能,温暖眉心蹙了蹙,心中难辨。
        分手了,如此怀念,莫过于她还念着他,尚舍不去那些暧昧不明的日子。
        尚舍不去临时前时而爱怜,时而故作冷酷的轻爱语浓。
        只不过,他未必知道。
        温暖久久不回,叶非墨也没什么动静,良久,他又发了短信过来,问,你要怎么样才能回来。
        温暖不知道如何去答,抱着头卷着身子在思考着,她还恋着叶非墨,却不甘心他心中还有另外一人的存在,她只是他心中很轻的一个角落,这种感觉,很是糟糕。
        该如何去做,才能成全了自己,成全了他。
        她不知道。
        手机响动,电话铃声响了,来电显示是他,温暖抿唇,不知道要不要去接,非墨,叶非墨,你打电话来要说什么?
        这是一个新鲜的经历,叶非墨这是主动示好吗?
        他那人,极少如此主动的。
        温暖接了电话,叶非墨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温暖,不准分手。”
        声音一贯的清冷,霸道,不容置喙,有这属于叶非墨的霸气,温暖唇角动了动,并不说话,他说不准就不准吗?凭什么。
        “我……”叶非墨为难的声音向来,断断续续,一个我说了好久,支支吾吾,温暖的好奇心被吊起来了,他要说什么?
        “你要说什么?”见他支吾许多不说话,温暖直言问,这可是奇迹啊,从未见过他如此为难,他素来是冷静的,果断的,刚硬果决,什么时候如此反常过。
        “我……我……那个……你,喜欢你。”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