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总裁的替身前妻 http://www.doxiaoshuo.Com/html/6/6028/
        他不理解自己的心思,只知道,唐舒文和陈雪如结婚,他很羡慕,突然也想结婚,而新娘必须是温暖,被她拒绝后,叶非墨也心想,或许,他是太冲动了。
        可温暖为何不愿意嫁给他?
        以他的性格,这种事自然不会去问,只是心中有疑虑和不舒服。
        温暖不够爱他么?
        若是真爱一个人,不是想和他永远在一起么?
        两人一路沉默回家。
        这一天晚上,叶非墨格外的热情,温暖有些承受不住他的强烈攻势,那种带着愤怒,或者是惩罚的占有让她有些不悦。
        然而,她的身子却渴求着他,迎合着他。
        这家伙在床上似乎总是这么不知餍足,温暖最后也随着他一起沉浮在**的海洋中,沉沉浮浮,一夜缠绵。
        陈雪如洗漱后,上网,发了一张微博,那是吃饭的时候拍下来的甜品和冰激凌,评语写得很简单,我今天很开心,圣诞节快乐!大家晚安!
        一贯的雪如风格,温柔大方。
        她特意去温暖的微博看了下,没见她上来,陈雪如心想,她可能累了,早睡了。
        唐舒文在书房,处理一些邮件,随意逛网页,很巧合就逛到陈雪如的微博去了,照片拍得很好看,微博主人说话的语气很温柔,他能想象得出她在电脑前含着笑容发微薄的模样。
        很开心么?
        为什么开心?
        她话很少,今天两家人见面,除非问她,否则她不会主动说话,大多和温暖在聊天,唐曼冬时而和她说几句,他看不出她开心,也看不出她不开心。
        她避着他,眼神都不交流,仿佛待他是陌生人。
        两人的新房在他的房间,为了讨一个吉利,温岚让人重新装修,两人又是准夫妻,今晚开始,他自然住在原本陈雪如的房间里。
        迟迟不回房间,他也分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思,讨厌她,又或许是憎恨她,唐舒文说不上来,一想到她,自然就想到楚楚可人的赵雨凝。
        当赵雨凝听到他们要结婚的消息后,大受打击,立刻昏倒,赵家人大怒,骂他是负心汉,唐舒文无话可说,他答应了陈雪如,自然不会食言。
        只是心疼赵雨凝。
        这一切都怪罪在陈雪如身上,或许一切都是阴差阳错。
        她今天很开心,可赵雨凝恐怕在哭泣。
        唐舒文本想评论一两句,可转念一想,又退了出去,烦恼地捂着头,真的要结婚吗?
        为了孩子结婚,他们会幸福吗?
        他感觉的出来,陈雪如不喜欢他,他又喜欢赵雨凝,这样的婚姻会幸福吗?
        那日到底为什么要强制雪如嫁给他,他自己也闹不明白了。
        他回房的时候,房间就亮着一盏昏暗的灯,陈雪如已经休息了,呼吸均匀,唐舒文一肚子怒火莫名地散了,脚步也不由自主地放轻。
        他拿了睡衣去浴室梳洗,陈雪如轻轻地睁开眼睛,一想到两人要同床共枕,她紧张得一口气都不敢大喘,那天晚上可怕的噩梦浮上脑海,陈雪如很恐惧。
        那是对一个人从心理上的排斥。
        她多希望,唐舒文今晚不要回房。
        听着浴室的水声,陈雪如辗转难眠,察觉到他要出来了,她又闭上眼睛装睡,她很累,很困,却睡不着,心中很害怕。
        唐舒文上了床,陈雪如身子缩了缩,他蹙眉,她还没睡着?
        他伸手熄了灯,房间陷入了黑暗中,陈雪如翻了一个身子,背对着他,眼睛晶亮,睡不着……
        她一定会失眠的。
        一定会失眠。
        唐舒文也眯起眼睛,她这是什么意思?
        不想和他睡在一起?要求他对她忠诚,却想和他相敬如宾过一辈子么?
        唐舒文心中怒,刚一靠近陈雪如便觉得她身体僵硬如一块石头,他不敢再靠近,想到那一晚上,唐舒文懊恼极了。
        是那晚上的阴影么?
        他那天是气疯了吧。
        所以才会做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可若说道歉,他又说不出口来。
        他突然伸手,把她抱在怀里,陈雪如大惊失色,一时忘了自己在装睡,倏地从床上坐起来,躲得远远的,这激烈的反应让两人一时都陷入沉默和尴尬中。
        唐舒文承认,他是故意的。
        陈雪如却是潜意识反应,并没有想得太多。
        她排斥他的碰触。
        “你这是做什么?”唐舒文语气不善,黑暗中,彼此的表情都很模糊,轮廓全在阴影中,陈雪如低着头,沉默不语。
        唐舒文益发怒了。
        拳头捏得青筋浮跳。
        她就那么排斥他么?
        这个念头让唐舒文很不高兴,心情阴鸷。
        “过来睡觉!”唐舒文沉怒道,她越是排斥他,他越是要睡在这里,看她能怎么办,陈雪如看向唐舒文,她感觉的出来,他在生气。
        然而,最该生气的人,是她,不是他。
        他有什么资格生气?
        陈雪如身子挪了过来,再过几日,他们就要结婚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她会努力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唐舒文见她躺下,冷冷一哼。
        装睡是装不下去了,陈雪如瞪大了眼睛,背对着唐舒文睡。
        彼此讨厌的两个人要成为夫妻,真的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日后该怎么相处下去,这桩婚姻,他们是不是太过于草率了。
        陈雪如心中一叹,都走到这地步了,再说后悔,于事无补了。
        一想到小念可爱的笑脸,想到唐家的温暖,陈雪如的身子慢慢地放松下来,她无法忘记那一晚,却又想给小念一个温暖和睦的家。
        唐舒文愤愤地转过身子去,也背对着她。
        同床异梦。
        读小说 - 有速度,更安全! - www.doxiaoshuo.com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