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    温暖第二天是被某人给吻醒的,她挥着拳头直接往某人脸上挥过去,喃喃地骂了声,“死蚊子!”
        某人怒,捂着被揍了一拳的脸,他深刻地发现一件事,温暖一定是故意的,哪有人打蚊子是用拳头打的,温暖打了蚊子后也醒来了。
        一醒来就看见叶非墨放大的俊脸就在眼前,温暖憨憨一笑,叶非墨被揍的怒火轻了,哼哼了声,今天好像没什么事,温暖身子一翻,又准备睡懒觉。
        叶非墨揪着她的头发,“干什么啊。”
        “你妈打电话让你今天回家。”叶非墨脸不红心不跳地说,一边轻啄着她的脸颊,真香啊,看在这份福利上,他可以宽宏大量不计她袭人之过。
        “知道了,知道了,你吵死了,滚开。”温暖又一巴掌挥过来,叶非墨机灵地躲开,再被她揍他就踢她下床,叶非墨悠闲地靠着床上,坐等温暖的反应。
        一……
        二……
        三……
        ……
        温暖倏然睁开眼睛,骨碌碌地从床上爬起来,被子就这么滑下来,叶非墨眸光一暗,温暖慌忙拉起被子裹住自己,“****!”
        “我看我的女人光明正大,哪儿色了?”叶非墨凉凉地反问,还是醉了的温暖最可爱了。
        “你刚刚说什么?”
        “你妈打电话让你回家。”
        温暖心头一跳,蹙眉,“谁接的?”
        “废话,这屋子除了你就是我。”叶非墨以一脸你是白痴的眼光看她,温暖欲哭无泪,“我妈几点打电话的?”
        “六点,我说你在睡觉。”
        温暖,“……”
        这厮一定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说什么不好,说她在睡觉,大清早的一个男人接的电话,说她在睡觉,这不是摆明了说他们住在一起吗?
        “你这眼光是什么意思?我实话实说而已。”叶非墨一本正经地说,“你瞪着我做什么呢?”
        温暖看着眼前luo露着胸膛的男人,依稀看见某人的胸膛上有少许抓痕,温暖凑过去一看,又看了看自己的指甲,突然想起那天的出租车上,某人咬牙切齿地说剪指甲的口气,脑海里脑补了不纯洁的一幕,叶非墨戏谑地看着她,你还能再靠近点吗?再靠近就亲上了,大清早,存心来勾yin人的。
        温暖快速闪开,裹着被子闪远点,昨晚的一幕幕断断续续地浮上来,温暖脸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她又被叶非墨吃干抹净,还任意妄为了。
        扭头狠狠地瞪他一眼,“你……”
        叶二少戏谑地看着她涨红的脸,指了指旁边的闹钟,“你该回家了,你妈叫你回家吃早餐。”
        两人梳洗后,温暖先给叶非墨做早餐,他若无其事地翻着报纸看,温暖在忙碌,叶二少眉梢一挑,蹙蹙眉,问:“你怎么回家?”
        “出门一地出租车,打车呗。”温暖说道,把土司和牛奶端过来,叶非墨目光诡异地盯着她看,看得温暖莫名其妙。
        叶非墨也不动早餐,脸色不善地看着她,“打车?”
        “当然了,又不准我坐地铁、公交,难道我要走路回家。”温暖理所当然地说道,“你快点吃早餐,吃好上班。”
        “今天我不上班。”叶非墨说道,他已经提示得这么明显了,她竟然还不知道?竟然还没欢天喜地和他说一声,叶非墨,我带你回家吧?
        找死是不是?
        这么没眼色。
        “为什么不上班?”温暖有些疑惑,叶非墨是很勤勉的人。
        “我是老板,我说了算,我说不上就不上。”叶非墨道,温暖了解地点头,心想着他可能约了谁,叶非墨咬牙切齿地看着她。
        温暖疑惑地摸摸脸,脸上没什么呀。
        为什么他看她的眼神这么的……这么的凶狠呢?
        “你是不是约了人在外面谈生意?”
        “没有!”
        “打高尔夫?”
        “没有!”
        “打网球?”
        “没有!”
        “……喝茶?”
        “没有!”
        ……
        温暖想不出来了,他到底是要干嘛呢。
        叶非墨也没怎么动早餐,就喝了一点牛奶,温暖也不管她了,收拾东西下楼,她得赶紧走了,叶非墨送她下楼,温暖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只是身边这位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送人下楼的,好像是要吃人的感觉。
        温暖严肃地思考着,她到底什么地方惹到他了。
        想来想去,她还是不解,到底为什么。
        直到温暖到了楼下,叶非墨还是沉沉地看着她,那模样可算说得上狰狞了。
        “你到底气什么?”
        “我生气了吗?”叶非墨严肃地反问。
        温暖窘了,分明是生气了嘛。
        “那我回家了,拜拜。”
        叶非墨黑着一张脸站在她背后,看着她的背影,目光要是能杀人的话,他都在她背后戳出一个洞了,温暖偏头,认真地想着各种可能性。
        倏地想到什么,她愣了愣,扭头望向叶非墨。
        叶二少站在晨光下,阳光沐浴着他,别人却无法感染到他半分温暖,她唇角扬起,又小跑回来,亲昵地拉着叶非墨的手说道:“叶非墨,我觉得出租车没你的车舒服,要不,你送我回去。”
        叶非墨的脸色开始阴云转晴,傲娇地扬起下巴,“是你说的。”
        温暖有点受不了这样的二少,忙不停地点头,“是,我是说的,我说的,成了吧。”
        叶非墨圆满了,载着温暖一路好心情地往温家去。
        温暖侧头看着叶非墨的侧脸,摇了摇头,实在是太幼稚了。
        他想什么就不能直接和她说吗?非要用这样的方式说吗?温暖摇摇头,实在有些哭笑不得,叶非墨瞪她一眼,温暖赶紧敛去笑意。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