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    235
        温暖抿唇不作答,早知道就多放点,酸死你,酸死你。不对,现在是你牙酸啊,温暖囧囧有神地想着,搞错对象了。
        “以后我拉你上封面。”
        “我才不要和你这只花蝴蝶在一起上封面。”温暖立刻拒绝,开什么玩笑,这关系一定只能是地下的,不能摆上台面来。
        “明天给我做蟹黄炒粉丝和红烧肉。”叶非墨把一大碗炸酱面都吃光了,排骨汤也喝得一滴不剩,擦了擦嘴,开始点明天的菜。
        方柳城吃过的,他也要。
        “你还真当我是全职保姆了?”
        叶非墨搂着她,心满意足地抱着,温暖笑着地玩叶非墨的手指,这人有一双很漂亮的手,手指修长,尊贵有力,握着令人安心。
        老天爷真是不公平,怎么能把一个人的外表塑造得这么完美呢,简直没有瑕疵,近距离脸上连毛孔都没有,睫毛又长又翘。
        精致得没法说。
        “我知道我长得很帅,不用瞧这么恶狠狠吧?”叶非墨捏捏她的鼻子,温暖拍落他的手,叶非墨总喜欢捏她的鼻子,不然就是揪她的耳朵,揪头发。
        “姑娘我嫉妒了。”
        “去整容。”
        “滚!”温暖失笑,叶非墨吃饱喝足,心思也上来了,想干坏事,温暖咬牙切齿的拉开他都伸进她衣服里的手,“饱暖思淫-欲,这句话真是为你创造出来的。”
        “我们祖先太有先见之明了。”
        “别乱来,这在办公室呢,再说,不方便。”
        “怎么不方便了?昨天不是很方便吗?”叶非墨理直气壮地亲她的嘴,温暖气得牙痒痒的,脸红脖子赤,叶非墨恍然大悟,“你那疼?”
        “废话!”
        “我看看。”叶非墨说着就要掀起她的裙子,温暖笑着拍开他的手,“你不要这么变态好不好?”
        叶非墨只是逗她的,哪会真的看。
        两人在沙发上胡闹了一阵子,温暖收拾了饭盒,到隔壁洗干净,叶非墨让张玲冲两杯咖啡进来。
        温暖本想走的,叶非墨偏不让。
        他就像一个刚刚恋爱的孩子,一天24小时都要看见温暖在他的眼皮底下,不准她离开,温暖抿唇,一想到自己下午也没什么事,也就答应她了。
        中午吃饭后,叶非墨还有半个多小时的休息时间,温暖想起昨天他们说微博的事情,兴冲冲地跑到叶非墨的办公桌前问,“你黑了人咩?”
        叶非墨抬眸,“昨天做ai忘了这茬。”
        温暖脸色爆红,忍不住拿过桌上一本文件打他,“你说话就不能含蓄点?”
        叶非墨从善如流,“上-床,交-欢,苟0合,水-乳-交-融,任君选择,我还是觉得这个没有我说的有意境。”
        温暖,“……”
        呜呜……叶非墨,这世上估计只有我能受得了你。
        韩碧一定是因为你太变态了才抛弃你的,是吧,是吧?温暖凉凉地想着,叶非墨开始黑人,“说吧,你讨厌哪些人,我全给你黑了。”
        “就她一个就好,微博黑她两天就好。”温暖还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叶非墨则是想,我老婆的偶像你也敢欺负,果断黑了号,什么两天,果断的让你重新注册去。
        “两百万粉丝,僵尸粉一定有180万。”叶非墨淡淡说道,温暖这么可爱粉丝才50万,这一个丑八怪竟然有200万粉丝,一定是僵尸粉。
        温暖失笑,“原来你也知道僵尸粉啊,我以为你除了你的工作什么都不知道。”
        “我是万能的,什么不知道?”叶非墨翘尾巴了,温暖失笑,十分钟,他果然把孙海清给黑了,“你用公司的电脑黑人,不怕被查出来。”
        “谁会查出来?”叶非墨对自己的技术是非常有信心的,虽然没有他哥那么恐怖,不过黑人这种低水平的事,他做得来。“再说,谁相信安宁的叶二少无缘无故去黑孙海清,又不是脑残。”
        温暖趴在他肩上笑个不同,“原来你还有自知之明的。”
        叶非墨恼了,扣着温暖的手,巧妙地用了一个劲度就抱着她坐到腿上,捧着她的脸吻上去。
        内线电话响起,张玲问:“叶总,韩小姐打电话来问有时间吃饭吗,她有事情和你说。”
        最近韩碧的电话打得特别频繁。
        叶非墨抱着温暖,淡淡回道:“告诉她,没空。”
        “是!”张玲挂了电话。
        温暖的笑容有些淡,笑着要起身,叶非墨按住她,不让她起来,他知道温暖在想什么,也知道温暖很想知道他和韩碧的事情,也知道温暖听到韩碧,心中会不舒服。
        若是放她走,她一定会胡思乱想。
        可解释,他又说不出口。
        这些事,他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起过,唐舒文,林宁都没说过,一直埋在心中,隐隐做疼,所幸的是,如今想起那些往事,已没过去那么痛苦了。
        “温暖,你生气了?”
        “没有。”
        “胡说!”叶非墨是什么人,温暖生不生气,他感觉得出来。
        “知道还问。”温暖没好气地翻白眼,“看见一个女人为你生气,你很骄傲吗?非要拆穿我做什么?”
        “是有点骄傲。”叶非墨诚实地说道,温暖气结,他还真敢说。
        “放手,我要走了。”温暖使劲去挣脱他,叶非墨硬是抱着她,“我和韩碧已经没有关系了。”
        “胡说,你心里分明有她。”这是温暖心中的刺。
        叶非墨深深地看着她,本来两人之间暧昧温馨的气氛比韩碧一通电话破坏了,温暖一想到当初叶非墨的动机就有些伤心。
        由始至终,她怕自己都是那个人的影子。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