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    233
        温暖拉下他的拉链,红着脸,用她所知道的匮乏理论知识去让他舒服,那丝绸般的感觉在手心总让人心如鹿撞,温暖闭上眼睛,埋头在他胸膛处,所有的感官更敏锐了。
        叶非墨的jin出更激烈,温暖面红耳赤,她感觉自己手心的家伙似乎更大了,勃然跳动,她都能很清晰地感觉到他的脉动,也能感觉到他的活力,她几乎握不住。
        她羞赧地想要撤手,叶非墨哪会肯,压着她的手回去,温暖抬眸瞪他一眼,那双潋滟的眸仿佛带着一股电流,唰过他的腰尾处,他突然压住她狠狠地吻,手下的力度更重了,温暖一个用力,叶非墨闷吼一声,差一点丢脸的早了。
        她的体nei更湿run了,能容纳他两根手指,叶非墨每一次又重又猛的,弄得温暖娇chuan连连,香汗淋漓。
        “叶非墨,不行了,你放开我……”温暖不知道如何应付这种事,那团火,似乎要把她烧成灰烬,她害怕这样的感觉。
        且是越来越积累起来的感觉,让她觉得可怕。
        “别停下来。”叶非墨的生意沙哑低沉,压着她的手,不准离开,温暖有一种废了他的冲动,动作忍不住粗暴起来,叶非墨滋滋地叫两声,也不知是爽的,还是疼的,最后还是忍不住压低声音道:“笨丫头,去剪指甲。”
        温暖,“……”
        “疼?”
        “废话。”
        “让你禽兽。”
        叶非墨在她脖颈处咬了一口,温暖揍他,两人胡闹了一阵,他更是激动了,弄得温暖有些疼。
        叶非墨实在是忍不住了,抬高温暖身子,对着他就要按下,温暖眼角瞥见外面的景物,突然拍拍他的肩膀,“喂,到家了……别,别……”
        温暖灵巧地翻个身子,赶紧穿好衣裳,叶非墨不雅地诅咒一声,两人全部都在整理自己凌乱的一声,温暖眼角瞥见他推荐隆起的那一处。
        憋着笑别过脸去,叶非墨瞪她,温暖把外套给他。
        “先生,小姐,到了。”司机擦汗,提醒两个小青年到家了,温暖把交通卡递过去,两人下车,叶非墨拉着她匆匆往公寓里跑。
        司机摇摇头,“年轻,真好啊。”
        叶非墨这禽兽,在电梯里就想办了温暖,然而,他们没想到,电梯里有人,这人还住在34楼。叶非墨手上的外套遮住面前的狼狈,目不斜视地盯着34楼。
        闲杂人等,赶紧滚!
        温暖的手都是汗,叶非墨牵着她,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她低着头,一直憋着笑,好不容易,34楼到了,电梯的门刚关上,叶非墨立刻抱着温暖一转身,攫住她的唇舌,他吻得又急,又狠,温暖温顺地搂着他的腰,吻了好一会儿,到了44楼,叶非墨恋恋不舍,都不想出去了。
        温暖推着他出去,他抱着她抵在墙壁上强来,温暖哭笑不得,“你等五分钟会死吗?”
        “会!”
        两人胡闹着开了门,刚进门开灯,叶非墨就把温暖抵在门板上,扯去她身上的衣服随意丢开,才片刻就把她被剥光,只剩下长丝袜,温暖也帮他解开了衣服,叶非墨第一次如此急切地想要一个女人,从没有过这么强烈的渴望,他的动作也略显得粗暴。
        刚刚在车上胡闹过一阵,温暖的身体非常敏感和湿润,叶非墨试探了下,能容纳他三根手指,温暖有些疼,可体内的空虚更大。
        她的身子燃起一团火,只有他才能灭。
        叶非墨抱起温暖,圈着他的腰,zhuore挤入她湿润的hua径中,温暖除了上一次,根本没有经验,身体紧绷,不停地挤压着他,仿佛有无数的小嘴在xi吮着,那感觉爽得叶非墨低吼一声,腰间用力,撞ji她的身体深处。
        “啊……呜……”含糊不清的声音从她的唇间发出,温暖wuye着,身子一阵痉luan,更死死地绞着叶非墨,说不出的舒服和痛快……
        她搂着他的脖颈,寻着他的唇,深深地吻上去,叶非墨开始掠夺她的身子,撞ji一次比一次要重,一次比一次要狠。
        温暖心跳如雷,四肢发软,明显地感觉到他的存在。
        灼热的,肿胀的,如此鲜明地zhao有着她。
        汗水飞溅!
        酣畅淋漓。
        叶非墨不知撞到她体内哪一处,仿佛是触到她最软,最酸的哪一处地方,温暖身子一颤,激烈地战栗,第一次模模糊糊的,可这一次却鲜明地感觉到……
        快乐……
        濒临死亡的快活。
        叶非墨也感觉到了,故意去zhuang她哪一处,温暖连连求饶,他喜欢听她此时的声音,仿佛是浸过妩媚的水,唰过他的心。
        “不行了,叶非墨,饶了我吧……”
        叶非墨堵着她的唇,吻住她所有的呜ye。
        温暖身子在他的热情下,攀上了绚丽的云端……叶非墨想要忍住,可她痉luan的身子绞着他,体nei又热又紧,他低吼一声,也随着温暖一起攀上了云端。
        两人抱在一起,享受着XXOO后的余韵,浑身是汗,激烈的**爱耗了他们不少体力,叶非墨放她下来,温暖腿软得很,一个没站稳,跌在地上,激烈的心跳还没有平复。
        叶非墨抱起她,进了客厅,两人一起躺在羊毛地毯上,好一会儿才匀过劲来,温暖身体粘腻很不舒服,想起洗澡,叶非墨更乐意了,打横抱过她。
        “一起洗。”
        “我不要,我只想洗澡……”
        “我也想洗澡啊,你以为我想干什么?”叶非墨非常正人君子地问。
        浴室里。
        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水雾迷蒙,叶非墨怎么可能单纯的洗澡,又在浴室里要着温暖,她饿了他这么久,当然要做够本了。
        因两人激烈的动作,浴缸中的水都溢出来,浴室湿漉漉的。
        叶非墨刚刚有过一次,这一次意外的很chi久,不着急完事,尽情地吻遍温暖的全身,tiao逗着她的热情,让温暖在他身下极致的绽放。
        重重地zhuang了几十次解了馋,叶非墨放下温暖的腿,抱着她身体一转,两人的体位就发生了变化,“换个姿势,你来。”
        温暖囧……
        “我没力气……”
        “我还没满足,不想我折腾你一夜就自己动。”叶非墨含笑说着,温暖恼极了,这家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叶非墨在这种事上的花样多得让她目瞪口呆,刚刚已经别他换过三次姿势了,这一次还让她自己来,温暖窘迫极了。
        她的身子微微后仰,撑住他的大腿,缓慢又笨拙的要着他,实在是没什么力气,这种慢吞吞的动作逼得叶非墨yu火焚身。
        他扣住她的腰,在她下沉的同时,狠狠往上zhuang……
        “叶非墨!”温暖惊呼一声,两人的动作顿时大了,水花四溅,叶非墨恶作剧故意研mo她哪一酸ruan的一处。
        温暖特有感觉,又酸又麻,电流窜过背脊,撑不住身子,忍不住后倒,眼角湿润,叶非墨赶紧搂着她的背脊托着她,“就这能耐……”
        “混蛋!”温暖诅咒一声,叶非墨抱着她起身,浴室地板比较滑,叶非墨也怕摔着她,抱着出去,中途竟然贪恋她的身子,还没离开,走动间还故意重重地往上抛她,一上一下弄得温暖死去活来,回到chuang上更是过分,折着她的腿压在xiong前,更方便他禽兽了。
        这种美好的感觉让叶非墨不知餍足,仿佛是第一次尝到**事的滋味,如冲动的毛头小伙子,一点都不懂得控制自己的力度和****。
        温暖昏昏沉沉间在想,他最起码一个月不准再上她的chuang。
        叶非墨要得狠了,温暖体力没他好,做了几次连连求饶,这人穿着衣服就够禽兽了,脱了衣服更是变本加厉了,她实在是太无语了。
        叶非墨也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流氓话,做的时候特别爱听,硬是逼着温暖说给他听,温暖羞于启齿,他自有花样让她松口。
        温暖在这种事情上,实在不是叶非墨的对手,什么流氓话都如他所愿的说,连酸兮兮的好哥哥都叫了好几声,事实证明,叶非墨也不是一个守承诺的好孩子。
        两人一直折腾到后半夜,他总算肯放过温暖,她累得不行,几乎快要松了架。
        叶非墨餍足地搂着她,温暖累死了,腿脚酸软得要命,不过温小姐也是奇人,暗中蓄满力量狠狠地踢了一脚,把没有防备的叶先生踢下去,自己卷着被单睡。
        他斯斯文文地从地上起来,抱着温暖去浴室清洗,温暖早累得模糊了,叶非墨好心的没有再折腾她,换了一条新床单,抱着美人美滋滋地睡了。
        温暖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叶非墨神清气爽去上班了,并打电话给蔡晓静有什么事情推到中午,温暖肯定起不了,蔡晓静多精明的人,一听就知道昨晚不和谐了。
        怪不得叶非墨会让她早走,哎……温暖这小白兔,果然不是叶二少的对手啊,一个晚上就收拾好了。
        不过这对蔡晓静而言,是一件好事,她自然乐意,温暖早上也没什么事情,下午要出席一个服装发布会,中午她醒来的时候才记得这件事。
        可一看自己身上的吻痕,淤青,温暖泪了……
        她的礼服啊……
        怎么穿啊,贴膜都贴不住啊。
        “晓静姐,我病了,推了吧。”中午温暖起来弄炸酱面吃,一边吃一边蔡晓静回电话。
        “你怎么了?我怎么听不出你病了?”
        “总之就是不能去。”
        “为什么,理由。”
        “哎呦,不能穿衣服啊。”
        “靠,你们昨天是做得多激烈啊,连衣服都不能穿?你不知道今天下午要出席服装发布会吗?做的时候就不知道轻点,不知道不能留痕迹吗?”蔡晓静发飙了,温暖泪了。
        晓静姐,要不要这么直接啊。
        再说,这件事怪她吗?
        怎么能怪她呢?
        “反正就是不能去,晓静姐,你想办法,嗯,就这样,肚子好饿啊,我要吃饭了,你忙,你忙。”温暖笑哈哈地挂了电话。
        才又吃了两口电话又过来了,温暖接过,“晓静姐,我真的不去了,别让我去丢人好不好,我要在家里休息!”
        服装发布会上有规定要穿的衣服,她根本就不能穿,就算不穿规定的衣服,礼服哪件能从头到尾抱起来,两条胳膊露出来人家就知道你晚上干什么好事了。
        “你要去哪儿?”
        叶非墨的声音一贯清冷的响起,温暖一听是罪魁祸首,怒气不打一处来,“猪头,都怪你,害我不能出席活动。晚上我还有一个宴会要参加,叶非墨,我恨你啊啊啊……”
        “抽屉里有一支药膏,你擦一下,晚上就能消去了。”
        “那你昨天怎么没帮我擦,靠。”
        “不出席正好,休息够了吧,在吃什么?”
        “炸酱面。”
        “我也要!”
        “让你秘书给你买。”
        “我要吃和你一样的。”
        “让你秘书给你买。”
        “啊,我胃好疼。”
        温暖,“……”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