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 禽兽啊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    叶非墨再一次冷哼,显然不信。
        温暖很无辜。
        “真的是甜品店,改天我带你去。”
        “滚,老子才不去你们去的地方。”叶非墨头一甩,一脸冷艳,温暖唇角动了动,叶二少,你要不要这么傲娇,要不要这么傲娇啊啊啊……
        “好,好,好,咱们不去成了吗?”温暖好脾气地说道。
        叶非墨揪着温暖的耳朵,“你敢让他亲你嘴,协议第十三条怎么说?”
        温暖泪了,这真是一个误会。
        “借位拍的嘛,狗仔是脑残,没办法。”温暖虚笑一声,颇有点粉饰太平的味道,叶二少真要怒起来不好办,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去拔他的毛。
        “滚,你要是没那意思,狗仔合成都合成不了。”
        温暖,“……叶非墨,我很严肃地问你一句话,这就是传说中的吃醋吗?”
        他会吃醋吗?
        会吗?
        这个想法让温暖有些雀跃,简直就是一个大奇迹嘛。
        叶非墨一怔,危险地眯起眼睛,突然抓过温暖扑倒在沙发上,低头堵住她的唇,温暖措手不及,被他压着,还没说一句话就说不出来了。
        叶非墨吻得特别的狠,仿佛要把空气都掠夺。
        温暖的唇被他吮得有点疼,她作势要去咬叶非墨的舌头,却被他灵活地闪过了,更发狠地吻她。
        温暖推着他肩膀好几下,却没有效果,心中忍不住有些怒意,这话还没说清楚了,谁让他亲了,该死的,亲什么亲啊。
        可她的理智在叶二少的攻势下化成一滩浆糊,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只知道,有一把火在她心中猛然升腾而起,电流窜过四肢百骸,她忍不住战屡。
        叶非墨放开她的唇,深深地看着她,仿佛第一次看她,身下的女子脸色酡红,目光迷离,那双漂亮的桃花眼中都是魅惑人的光芒。
        她的唇被吸吮得又红又肿,娇艳欲滴。
        叶非墨小腹一紧,情不自禁伸手,拂去她脸颊旁边的秀发,温暖心如鹿撞,脸色如朝霞,上一次差一点擦枪走火,叶非墨说,等例假结束了再做,可一直到拆线,他都没动她。
        “温暖,我想要你。”叶非墨说道,这种渴望,折磨了他很长一段时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发疯的想要她,就是想要她。
        其余人,谁都不行。
        他的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耳垂,有些痒,也有麻,温暖脑海成了浆糊,全迷糊了。
        他是在问她吗?
        温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准备好,她是矛盾的,有些愿意,又有些抗拒。
        她还没想好。
        叶非墨低头吻住她的唇,温柔得令人心颤,手已经伸进她的衣裳内,覆住那一处美好,轻轻地揉捻着顶端的樱红。
        温暖的呜咽声都被他吻去,电流从脑海窜下来,一直窜到手脚,最后集中在小腹间,如火烧一般。
        叶非墨推高她的衣裳,野蛮地撤去她的内--衣,低头含住rouruan的樱红,xishun轻咬,另一只手也没有放过另外一边,搓圆捏扁,随他所愿。
        “非墨……”温暖背脊泛过一阵麻痹的电流,忍不住喊他的名字,本来想要拒绝他的,可身子却忍不住挺起,越发把自己的柔软往他唇齿间送。
        那青涩的反应,彻底取悦了叶非墨。
        他喜欢听她此时软软的声音,分明是抗拒,却又带着迎合,这样矛盾的糅合,更挑起男人的征服欲。
        他吻着她的唇,“愿意吗?”
        当初不碰她,就是要他心甘情愿,为了她的心甘情愿,他忍得很辛苦,分明就不是君子,却要装成君子,这感觉不是一般的苦逼。
        即便骨子里都叫着要她,他也想听她说一句愿意。
        温暖抿唇,不知道该怎么说,叶非墨也不废话,直接脱了她的上衣,他坐起来,把她整个人都抱起来,放置于膝上。
        她一愣,这样的姿势,感觉自己想一个孩子骑着他身上,被他哄着,捧着,宠着,温暖脸红如火,有些不适应这样的亲密。
        叶非墨吻着她的唇,温热的唇很快转移到耳后,轻含着她柔软的耳垂,灼热的呼吸都扑在她耳朵边,温暖敏感的肌肤起了细细的鸡皮疙瘩,浑身麻痹。
        她即便想说一句拒绝的话,此时也说不出来。
        叶非墨恶作剧地在她耳垂上轻咬一口,温暖轻呼一声,动手打他。
        他的手渐渐下移,抚过优美的腰线,在她平坦的小腹间流连不去,温暖恼怒想要制止他的手,却被叶非墨抓住,不准她反抗。
        叶非墨把自己所知道的技巧都用来取悦温暖,这是他从未做过的事情。
        他不缺女人,从来都是女人服侍他,千方百计地讨好他,从来都不是他去讨好女人,可温暖不一样,他想让她快乐。
        这种事若是只有欲,没有情,哪一个女人都可以,那叫发泄。
        可他想要灵欲结合。
        若不是他抱着她,或许她已经手脚发软跌落沙发了,温暖的心颤抖着,看着他压抑的脸,倏地掠过一抹不忍,他忍得很辛苦吧?
        最近叶非墨没有传什么绯闻,在娱乐头版消失了一段日子,偶尔会提起的全部是他的旧日绯闻女友,他最近没传什么消息。
        似乎没找女人,难道一直忍着?
        她正胡思乱想,男人却为了惩罚她的不专心,在她唇上咬了一口,温暖痛呼一声,忍不住瞪他,那眼神瞪得叶二少心猿意马,潋滟的,含情脉脉的桃花眼,这一瞪,那风情就像是一只猫在xiongkou挠着,叶非墨低吼一声,两人的体位立刻发生变化,她又被他推在沙发上,叶二少直接动手扯了她身上都屏蔽,修长的指跟着薄薄的布料挑动她的热情,攻势又快又猛。
        温暖根本就没法应付。
        叶非墨正要脱去自己的衣服,这时候电话响了。
        叶二少爷这时候哪管得着电话的问题,只想着深深地mai进她的身体中,冲锋陷阵,电话什么的,也要等他办事后再说。
        于是,他根本就不管电话的事情,硬是要脱去温暖最后的遮蔽物,温暖扣住他的手,“电话……”
        “管什么电话,放手,做了再说。”叶非墨很执着地想要,电话铃声却像催魂一样催着,温暖受不了他了,忍不住在他手臂上一拧,“接电话……”
        本来就在最紧要关头上,被她这么一拧,疼痛更刺激了身体反应,显得更兽性了,温暖真想那手机瞧醒他,这是多少天没吃的人啊,饿成这样。
        叶非墨在她唇上重重地亲了一口,愤怒地接过电话,“你他妈的最好有要紧事!”
        章总经理抖了抖,额……他这通电话好像打得不是时候,是不是破坏了叶二少的好事?章总经理在进行深刻的反思后,冒死告诉叶非墨,又有温暖的新闻了。
        他请示叶非墨是不是要在晚间的八卦新视界播出,叶非墨眯起眼睛,温暖今天还能有什么新闻?
        “什么新闻?”叶非墨瞥了温暖一眼才问,温暖拿过一旁的毛毯子往身上一裹,捡起地上落下的衣服,一溜烟跑浴室去了。
        再不溜走,一会儿准会**。
        温暖很不理解自己的心理,理智上一直告诉自己,叶非墨喜欢韩碧,多她多看两眼也不过是因为她和韩碧有几分相似。
        一个把你当替身的男人,又怎么可能对你真心。
        何况正牌都回来了。
        冒牌很快就要被丢弃的。
        每次都是这么告诉自己,可每次一碰到他,她就完全投降,总是被叶非墨牵着鼻子走。
        她不理解这样的自己。
        他一碰到她,她就好像软了骨头似的,连反抗的声音都小了。
        她迟早要被叶非墨吃干抹净,失去身子没什么,可若是丢失了这颗心,那就可怕了,她得好好保存着,经过方柳城一事,她对感情很抗拒,这颗心她要好好保存,不会再给别人。
        除了自己能爱护自己,你还指望谁能爱护自己。
        她很害怕若是自己捧上了自己的心,对方不屑一顾,掷在地上狠狠地踩碎,到时候就是自己的悲哀了。
        温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咬牙一笑,“温暖,理智点,别犯傻了,别再犯傻了。”
        虽然她对叶非墨,似乎越来越上心。
        这是一种毒,她要戒掉!
        温暖看着镜子中脸色酡红的自己,打开花洒,冷水扑下,她毫不犹豫地站到冷水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