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    那动作,那力度,那狂野,在夜深人静的江边,仿佛真的要上演活春-宫似的,令人目瞪口呆。
        叶非墨目光一厉,以身子挡住温暖的脸,她毕竟是一个公众人物,那对情侣被他一扫,镇定地看对岸的风景,顿了顿又看他们,叶非墨目光沉冷,“看什么看,长这么大没看过A片是不是?”
        温暖本来满脸羞涩,可羞涩被这句话雷得灰飞烟灭了,那对情侣也囧了,男生面红耳赤拉着女孩一溜烟地跑了,沿江一千多米呢,他们去别地休息还不成吗?
        你见过哪家男人被人发现自己做坏事,还是这种伤风败俗的坏事还能理直气壮地问你,你没看过A片是不是?你见过吗?你见过吗?
        肯定没见过,绝对是史上第一遭。
        太强悍了!
        脸皮太厚了,太没有羞耻心了,太没有公德心了,太藐视人家道德底线了。
        总之一句话,叶二少爷雷人的手段是极高的。
        温暖都被雷酥了。
        一时都忘记了刚刚差一点就和他天雷勾动地火****上演了。
        叶二少,您这句话的意思是,您看过很多A片吗?
        叶非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是对温暖有这样强烈的渴求,是那一晚的滋味太美好了,还是征服,他搞不懂,刚刚在舞厅被性感美女tiao逗了半天,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只觉得厌恶。
        可刚刚看着她站在自己面前,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含情脉脉地看着他,他只觉得浑身的火都集中到身体的某一处,热得不得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他如此强烈地想要她了。
        他自己都弄不懂,他对温暖到底抱着什么想法。
        为什么会如此渴望着她。
        今天是他二十五岁生日,程安雅说,非墨,带温暖回家一起吃个饭吧。
        每年的生日,他都不喜欢劳师动众,都是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吃饭,叶宁远也从英国回来,全家都到齐了,可温暖有节目要上,无法调期。
        程安雅只能等温暖节目后,一起吃宵夜。
        叶非墨知道,他妈咪很喜欢温暖,本来他并不打算带温暖回家过生日,但程安雅提出来,他竟然也没反对,应了程安雅。
        谁知道,温暖却和方柳城一起走了。
        这死丫头竟然爽约。
        叶非墨从小打大,都是他放别人鸽子,哪有别人放他鸽子的份,若是普通的日子还好,可竟然是他的生日,她也如此不在乎。
        他要带她回家,她却和别的男人深更半夜去约会。
        叶非墨怒极,心中有一种被人背叛的愤怒,还有一种从心底深处涌出来的酸涩,心情十分复杂,烦闷,索性去约林宁他们一起去舞厅放松。
        他们这群公子哥从小一起长大,林宁和叶非墨、唐舒文虽然差了快10岁,但也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从小就是至交,工作后又有很多合作,他们的感情非常好。
        叶非墨生日约他们出来放松,他们自然愿意,这几个人,从小都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公子,个个都是人中龙凤,家世好,样貌好,开得很开,他们什么都见过,少年叛逆时期哪一个没混过舞厅。
        叶非墨纯属是要发泄心中那股酸气和愤怒,可酒喝得越多,心中越是愤怒,总是不可抑制地想着,温暖在哪儿,她在干什么。
        她和方柳城在一起,是不是又花痴了?
        那丫头有点颜控,方柳城长得也不差,嗯,虽然没他好看,咳咳……但家世也是不错的,白手起家什么最英雄的,在温暖心里一定这么想,人家白手起家和你这富三代一定是有差距的。
        而且,方柳城醒悟过后对她是温柔款款,还情真意切告白,可他从不知道温柔和表白是什么东西,是发明这么愚蠢的东西。
        这对比一下,方柳城那厮的分数在温暖心中一定比他高。
        他一边在酒吧喝酒,一边玩乐,心中却想着温暖和方柳城,他们会在干嘛,叶非墨从来没有如此坐立不安过,心中无比的烦躁。
        这时候,韩碧还给他打了电话。
        她知道今天是他生日,她说,非墨,我做了一桌子你喜欢吃的菜,你过来吧,我帮你庆祝生日。
        叶非墨在想,如果刚刚换一种方式,没有说做了一桌子他喜欢吃的菜,那么,他可能就过去了,可韩碧不知道他和温暖的生活,选了一个最糟糕的说法。
        做菜,他一听就想起温暖。
        一想起温暖,心中益发烦躁,韩碧再说什么,他已经记不起来了,脑海里总是温暖和方柳城在一起会做什么的画面,都是温暖一颦一笑的画面。
        一想到温暖,他果然挂了韩碧电话,韩碧又再三打来,叶非墨关机,不再理会韩碧。
        他没想到,韩碧还记得他的生日,还特意为了准备了饭菜,说不敢动人,那是假的,他心中还是有一点渴望的,特别是今天。
        他和韩碧也有过一段快乐日子,韩碧也曾为了庆祝他的生日,给了准备了一桌不算好吃的饭菜,那时候她很忙,可那天还是推了通告,留在家中,去买菜,做菜,为了精心准备他爱吃的菜肴。
        虽然韩碧的手艺并不好。
        可那顿饭他吃得很开心。
        多少年过去了,他还记得那一幕,韩碧背叛了他,背叛他们之间的感情,承诺,可他们之间曾经有过的一切也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不会因此而消失。
        他关了手机,就是在想,若是她再一次打电话来,恐怕他会忍不住去她家。
        他已经尽量减少和韩碧在一起了,可效果似乎不佳,她总是阴魂不散,叶非墨也分不清自己是什么心理,并不拒绝韩碧的靠近。
        或许是留恋,或许是想要证明什么。
        他懒得去想。
        听林宁说,他把温暖骗到淮江边,已是午夜,他怕温暖出事,匆匆忙忙赶来。
        远远就看见她一个人落寞地坐在长椅上,叶非墨不禁在想,温暖是因为找不到他,所以才会如此落寞吗?不知为何,一想到是因为这个,他的心情顿时变得极好。
        如今抱着她,吻着她,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满足感,这种满足感,比上一次床更满足,虽然他也挺想和她****XXOO的。
        他抱得太紧了,温暖有些喘不过气来。
        发情什么的,最可怕了。
        那一处还很坚硬地抵在她小腹间,温暖动都不敢动,深怕一个乱动,某人又要禽兽了,虽然现在也已经足够禽兽了。
        深秋的江边,晚风习习,夜深了,风更冷,却吹不散她脸上的潮红,一想到刚刚的火热,温暖的心跳仿佛要跳出胸膛。
        叶非墨,今晚有点不一样。
        “叶非墨,那个……虽然有点晚了,但是,生日快乐哈。”温暖说道,她和叶非墨认识时间不长,又没有特别关注他的生日,她不知道他生日实在太正常了。
        现在早就过午夜了,生日也过了,虽然说得有点晚了,但心意还是要说的。
        叶非墨这才想起来,温暖今晚失约一事。
        他微微放开她,面无表情地伸出手来,温暖看得很迷茫,干什么?
        “看什么看,生日礼物!”
        温暖默了,挠挠头,“我又不知道今天是你生日,你也没说,当然没准备礼物了,你不要强人所难嘛。”
        叶非墨一听,脸色下沉,他伸手拧住温暖的耳朵,忍不住教训道:“我不是让你在演播厅外面等我吗?你竟然敢放我鸽子,现在还没礼物,说吧,你想怎么死?”
        他的力气也不是很大,只是拧着她,故意吊着她,温暖气结,伸手去打他,叶非墨拧得重了,温暖撒娇呼疼,本来以为叶非墨不吃这一招的,谁知道他竟然乖乖地松手了。
        于是,温小姐总结出来,撒娇果然是女人最经典的手段,管你是温柔的,还是冷硬的,屡试不爽。
        “你下午打电话我正忙,而且电话没电了,我一转头就忘了,你晚上也不提醒一下,我怎么会记得?”温暖小声抱怨。
        如果叶非墨打电话提前通知她一声,她是不会跟方柳城走的。
        叶非墨冷冷一哼,想起方柳城,顿时打翻了陈年老醋瓶,“你和方柳城去哪儿了?三更半夜,孤男寡女,你到底做什么去了?老实招来。”
        温暖斜睨她一眼,傲娇地抬起下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叶非墨冷冷一笑,又想去拧她耳朵,温暖慌忙闪开,他冷哼,“协议第八条是什么?”
        温暖本来满血的,顿时失血死亡,“没干什么,就是吃一顿宵夜,他想让我出演《风月佳人》,就这样了,满意了?”
        *
        这张第一句话,二少霸气外露有木有,hoho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