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    温暖彻底愣住了,为什么没有人告诉她,根本就没有人告诉她,今天是叶非墨的生日啊。
        她突然想起叶非墨的话来,只要是十二点前就可以,那不正是说生日么,除了生日,谁会这样说呢?温暖忍不住敲打自己的头颅,真该死的。
        她太粗心大意了,叶非墨是特意约她一起过生日的吗?
        可她都做了什么?
        自责像是一条蛇,在她心中不停地钻。
        “我不知道。”温暖呐呐地说道。
        蔡晓静说道,“我也忘记了,刚刚叶夫人问你们为什么还没到,我才知道今天是叶总的生日。”
        “你说什么?什么意思啊?”温暖手脚有些发凉,脑海空白,隐约之中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也做了一件很蠢的事情。
        这和叶夫人又有什么关系?
        “你笨啊,叶总不喜欢排场,他的生日每年都和家人过的,也不请人,今天你节目安排晚了,叶家为了配合你的时间还专门在晚上办宴会,都是他们一家子,你却失约,我说,温暖,你这记性到底长哪儿去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也给我忘记了,你记性本来就不好,有时候告诉我一声,我会提醒你啊,你这个死丫头。”
        温暖浑身一颤,目瞪口呆,蔡晓静说什么,她已经听不到了。
        今天是叶非墨的生日,而叶非墨打算带她回家,是这个意思吗?
        为什么?
        温暖一阵心跳,她从来不知道叶非墨今天生日,也不知道叶非墨今晚打算带她回家,他从来都没说过啊,只是说约了吃饭。
        如果他说生日,她的印象一定会很深刻,今天就寻思着给他准备礼物了。
        可他什么都没说,她以为是寻常的吃饭,很快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温暖愧疚极了。
        可叶非墨为什么想带她回家?
        “晓静姐,你知道他在哪儿吗?在叶家吗?”温暖问。
        “叶夫人说他去接你回来,结果两人都没回来,她也好奇问我,你们在哪儿呢,我胡乱说你们自己过二人世界了,你快想想二少爷平常喜欢去哪儿,他电话打不通。”蔡晓静说道,“你手机我放在卧室的床头柜上,自己去哪儿。”
        温暖放下电话,心中一阵发凉。
        她咬牙拨了叶非墨的电话,果然关机,不见踪影,温暖懊恼,一想起叶非墨冷漠的脸,心中如蚂蚁在啃咬一般,仿佛自己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荒唐的想法,好似今天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而她失约了。
        温暖再也坐不住了,换了外套拿过手机就匆匆下楼,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找叶非墨,去哪儿找好呢?同居这段日子,她发现自己对叶非墨了解真的太少了。
        除了知道叶非墨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其余的全都不知道,也不知道叶非墨平常有什么活动,喜欢玩什么,她对他的了解非常匮乏。
        温暖给林宁打电话,今天是非墨生日,或许会找他的哥们喝酒,庆祝。
        “大半夜的,小白兔你让不让人睡了。”林宁嗷嗷叫,但温暖却听到手机中传来很噪杂的声音,好像在是舞厅,温暖默了,这就是睡觉吗?
        这种情况下你能睡得着算你牛。
        “林导,叶非墨在你那里吗?”温暖也顾不上吐槽,慌忙问道。
        林导道:“非墨?今天是他生日,应该在家里和家人庆祝吧,咦,不对啊,他说他今天要带你回家一起过生日的,怎么你们没在一起?”
        温暖心中有一种酸涩的疼痛,原来谁都知道,叶非墨今天要带她回家,就她自己不知道。
        “我今天有点事,所以爽约了,他好像没回家,手机也关机了,我找不到他的人,他没找你吗?”温暖急问,一点都没察觉到自己的口气多么的着急和担忧。
        若是平时的温暖,这时候恐怕会凉凉的想,生日有什么了不起的,天天都有人生日,叶非墨都那么大了,一个生日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无缘无故带她回家做什么?
        她失约也不是一件大事,稍后和他道歉就好了。
        他那么大的人了,又不会走散了。
        她根本就犯不着为他担心。
        可今晚的温暖心中却很复杂,或许觉得自己和方柳城在一起失约,有一种红杏出墙,背叛了叶非墨的感觉,又察觉到叶非墨性子比较古怪,这时候又不知道在做什么,她哪能不担心呢。
        “你放心睡吧,失约就失约了,生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都要过十二点了,你找到他也没用,叶非墨说不定一会儿自己就回去了,睡觉吧,睡觉吧。”林导无所谓地说道。
        “林导,拜托你了,叶非墨平时喜欢去什么地方?就是他心情不好的时候,烦闷的时候喜欢去哪儿?”她做不到和林导那么漫不经心,无所谓。
        林导顿了顿,又说道:“非墨喜欢打高尔夫球,大晚上就不可能了,还喜欢去淮江走走,要不,你到那去看看吧。”
        “好,谢谢林导。”温暖真诚地感谢林宁,挂了电话,拦了车子去江边。
        舞厅,林导吹了声口哨,唐舒文鄙视他,“你欺骗温暖做什么?”
        “老子高兴!”林宁笑道。
        除了唐舒文,林宁,还有林迪云,苏然,都是叶非墨的一群死党。
        “非墨知道了,小心他办了你。”苏然笑说道。
        林迪云浅笑一声,“韩碧刚刚不是在打电话约非墨吗?没想到这女人还记得非墨的生日,难得啊,投入几分真心做戏也不错。”
        唐舒文笑说道:“我敢打赌,她要是再打一次电话,非墨一定过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