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    叶非墨怒了,他大少爷第一次如此光明正大地-勾-引女人,竟然这女人竟然木头不上钩,这不是鄙视他的魅力吗?
        自从他和她签了协议以来,温暖可从来没有和他那啥过,除了酒店愤怒的那晚外,他是有点想念温暖的滋味了。天天同床共枕,不是没有感觉,只是温暖不情不愿的,他又想让她心甘情愿,可问题是,照这个形势发展下来,要让她心甘情愿的机会比火星撞地球还难。
        既然如此,为什么他要放弃温香软玉不抱呢?
        再说,这阵子绯闻照传不误,但这档子事兴致缺缺,他心中燃起了一团火,而这团火,似乎只有温暖能灭。
        侧头看了眼正在专心看剧本的温暖,她白润的脸颊在灯光下如一块美玉,温暖的侧脸很美,并不是那种大众眼中雕刻出来的冷线条美。
        她有一种温润的美,她的脸部线条非常的柔和,细致,特别在灯光下,看起来更美丽,迷惑人心,又长又翘的睫毛轻轻地刷着,仿佛有什么东西,唰过叶二少的心,心猿意马。
        温暖是死人被他这么看着也要复活了,叶非墨突然这么野兽地看着她是想干嘛啊?大爷啊,手残了啊,不是这么禽兽吧?
        突然瞥到的平板电脑上,叶非墨被boss一刀砍死,温暖脑补叶非墨被**oss一刀砍死的画面,心中囧了囧,忍不住凑过去,戏谑一笑,“叶非墨,你被杀死了,太菜了吧。”
        看美人忘了自己在闯关,叶非墨破天荒地闯进妖精群,被巫妖王一刀砍死,鲜血一地。
        温暖这么一凑过来,领口全开,露出胸前一大片美妙春光,叶非墨喉咙一紧,喉结上下滑动了下,突然伸手握住那处丰ruan,温暖吓了一跳,慌忙去躲,谁知道叶非墨避开她的手,突然把她抱到身上来。
        他的大手还在她xiongkou出流连不去,充满qingse的揉捏。
        温暖脸红如火,剧本早在惊呼中落在床上,她被叶非墨抱着,跨坐在他小腹间,低头便是他充满欲wang的眼睛。
        总是冷漠深邃的眼眸中,透出一股暗沉的火。
        “叶非……呜……”温暖刚出口,叶非墨已压住她的头,攫住她的唇舌。
        这是他的女人,她答应过要当他的女人,他的身体如此渴望着她,为什么要隐藏,为什么非要当君子,要她心甘情愿,只要使点手段,她就说不出一句拒绝的话来了。
        他忍得够久了。
        唇舌交缠,温暖整个人都愣住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又该如何做,只是握住他的肩膀,让叶非墨恣意地卷住她的舌尖交缠,他温热的唇舌扫过她每一处甜美的肌肤,攻城掠地。
        他是怎么了?
        她的手也受了伤,根本就无法阻止他的侵略。
        叶非墨吻得有些疯狂了,没完没了地揪着她舌,吻得温暖的舌有些发麻,她想躲,他却固定她的头,根本不让她移动,就这么疯狂地吻着。
        宽大的睡袍很轻易就被叶非墨扯下来,退到腰间的位置,优美的双肩,精致的锁骨,胸前的风光都一一地迷惑他的眼睛。
        叶非墨贪婪的唇顺过她耳垂,脖颈一路往下,野蛮地扯去她的xiong衣,含住胸前的hualei,温暖的身体仿佛被注入一道强悍的电流。
        这道电流窜过身体每一处交流,身子敏感地迎合着叶非墨,脑海一片空白。
        “叶非墨……”她没受伤的手推着他的头,这动作实在是让温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不要这样……”
        她害怕这种被他完全掌握的感觉,仿佛所有的情绪,快乐和痛苦都掌握在他的手中,她不知所措,只能随着他的动作在她陌生的领域中沉沉浮浮。
        “要!”叶非墨声音暗哑,直起身子,暗沉的双眸紧紧地盯着她,“温暖,我要你!”
        这是绝对的命令句,非询问句。
        温暖一惊,经过情-欲的侵袭,那双潋滟的桃花眸荡漾着一股情爱的迷离,极其动人,叶非墨被这样的眼光看得浑身似乎要爆炸似的,压着温暖往他的昂扬上撞。
        “你……”温暖的心仿佛不是自己的,也不知道谁在控制,紧张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叶非墨压抑得够久了,有些小激动。
        他什么都不想,只想把自己埋在她温暖的体内,恣意驰骋,狠狠地要着她,看着她在他身下哭。
        温暖窘迫极了,不敢移动自己受伤的手,忍不住说道:“叶非墨,我的手受伤了,你也忍心欺负残疾人。”
        叶非墨吻着她的唇,一本正经的回答,“做这种事,我的手不受伤就好,就算我的手受伤,我也能做,你的手断了也能做。”
        温暖,“……”
        不要讲得这么变态好不好?
        谁家做这种事的时候还这么一本正经的谈乱这种问题的。
        温暖窘。
        “温暖,取悦我!”叶非墨说道,把她的手拉起来,紧贴在他的胸膛上,温暖仿佛被烫了,很想伸回手,可惜,他却紧抓着不放。
        手下的肌肤,灼热,散发出年轻的力量,魅力,诱-惑着她去探索,去征服,他把自己完全敞开,求她取悦。
        温暖低头看着他,叶非墨总是冷漠的脸此时有一种不正常的潮红,额头上全是汗水,眸光暗红,充满侵略性,她想,他是急切地想要她。
        可叶非墨,你是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呢?
        是因为你喜欢我,还是因为你只是需要一个发泄的女人。
        这个女人是谁,你并不在乎。
        又或许,你只是如同第一次般,把我当成韩碧的替身,你知道你想要的人,想爱的人是谁吗?
        你怕是不知道的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