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    “你还有事吗?”
        “你在生气!”肯定句,虽然不知道温暖在气什么,但叶非墨肯定,温暖在生他的气。
        “我有时间还不如背剧本,谁有空和你置气。”温暖凉凉道。
        叶非墨冷哼一声,退开了些许,温暖稍微自在了,他靠得太近,她的鼻息间都是他的古龙水味道,思维也跟着变迟钝了。
        叶非墨严重地影响了她。
        他坐到床上,想问问她的疼不疼,可见温暖如此冷淡,叶非墨从来不是拿自己热脸去贴别人冷屁股的人,于是也没问她疼不疼。
        温暖心中祈祷,叶非墨赶紧走。
        “那天晚上我是骂得过分了些,但不是针对你,如果你还在为这件事生气,大可不必。”叶非墨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温暖为何会生气,只想到这个可能。
        温暖疑惑地偏头过来,“你在道歉吗?”
        叶非墨一窒,道歉这种事,他还没做过呢,温暖一问,他的脸瞬间就沉了,但却没有反驳,他想,或许他不反驳,温暖当他默认了,或许,她就不生气了。
        温暖的确当他默认了,只想吹一声口哨,哎呦,你终于道歉了,她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晴朗了,她就喜欢看叶非墨这副纠结的脸。
        再纠结一点吧,再纠结一点我会更原谅你。
        叶非墨见她欢喜了,自己吃了瘪,脸一沉,伸手去捏她的脸颊,“死丫头,你开心了?”
        “疼,疼,疼,你小点力。”温暖抬脚去踢他,被他连带被子一起抓住,她窘迫不已,叶非墨总算好心放开她的脸颊。
        温暖睡多了,晚上反问精神了。
        “喂,你吃过饭没有?”
        这人总是三餐不正,所以才弄得一身胃病。
        叶非墨摇头,从中午就一直没离开医院,哪吃过饭了,温暖一听,板着脸指着蔡晓静买来的水果,“去切水果吃,不然回家吃。”
        叶非墨心口一暖,这丫头果然关心他的身体,那天听她愤怒中说廉价的事,叶非墨突然伸手揉揉她的头发,“笨丫头,我说过了,你一点都不廉价。”
        这是他的无价之宝。
        他难得这么温柔,温暖有些不习惯,她果然还是欠虐的,习惯了喜怒无常的叶非墨。
        “废话,林宁说我是你的摇钱树,我当然不廉价。”温暖得意洋洋地哼了哼,叶非墨只是抿唇,什么都没说,拿过水果剥皮吃。
        蔡晓静买了苹果,橘子,葡萄,叶非墨选了橘子,最不麻烦的一种。
        “喂,你回家吃饭吧。”
        “你又没做饭。”
        温暖一愣,想到韩碧,不冷不热地说,“韩碧没给你做饭啊。”
        也是,人家是超级大明星,那么高贵优雅的,怎么可能洗手作羹汤。
        叶非墨的好心情不翼而飞,抬眸冷冷地望着她,温暖莫名其妙,转而苦笑,韩碧果然能左右他的喜怒哀乐,那人对他总归是不一样的。
        叶非墨则是生气,好好的,她提韩碧做什么?
        再说,韩碧做饭他也不一定会领情吃。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叶非墨清冷如月的目光,紧紧地落在她身上。
        “你们不是复合了吗?”温暖理所当然地说道,“你都带她回家了,应该是复合了吧。”
        叶非墨目光危险一眯起,病房中蔓延着一股危险的低气压,他冷冷地看着温暖,问:“你怎么知道我和韩碧的事情,谁告诉你的?”
        这件事,知道的没几个人,一想到温暖前阵子和韩碧攀比,叶非墨目光更是不悦,她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温暖察觉到他冷厉的目光,心中暗忖,韩碧见不得人吗?干嘛生气成这样?
        还是说,韩碧在他心中已重要得谁都说不得一句了?
        要不要这么宝贝啊。
        温暖额不瞒着他,那天晚上和程安雅、韩碧在米兰春天楼顶的事情当然不能告诉他,温暖道:“那天你带我去宴会,你们在阳台说话,我正巧在后面赏景。”
        叶非墨冷冷地讥诮,“我都不知道,原来你还有偷听的嗜好。”
        他的口气不悦至极。
        不知为何,极不愿意温暖知道他和韩碧之间的事情。
        没想到,她竟然那么早就知道了。
        温暖听出他讥诮的口气,嗤笑一声,“拜托,叶二少爷,你也没什么偷听价值,我是光明正大的听,你没注意到阳台上有人就别怪别人偷听好不好?”
        这罪名可冤枉了。
        她可不能背。
        看来韩碧在他心中,真的很重要。
        叶非墨很显然不想和温暖谈这件事,冷漠地道:“我和她没什么事。”
        “和好就和好嘛。”温暖一笑,灿烂之极,“恭喜啊,叶二少爷,终于如愿以偿了。”
        叶非墨手中的橘子,瞬间被他捏扁,他唰的站起来,拂袖而去,摔门声震得这一楼都震了好几下,甚是可怖。
        蔡晓静本来在长廊中听电话,听到摔门声,大吃一惊,慌忙道:“我先不和你说了,再见。”
        叶非墨阴鸷着脸从她身边走过,身上迷茫着一种可怖的气息,那是一种近我者死的气势,蔡晓静聪明地选择沉默,看着叶非墨一身冷酷地进了电梯,头也不回下楼。
        她慌忙进了病房,“你和他又怎么了?”
        这两人闹别扭的程度是一次比一次高,一次比一次更惊人,叶非墨这一次气得不轻啊。
        温暖也莫名其妙,“我没说什么啊,就是他和韩碧的事,上一次的宴会上,我无意在阳台听到了,他知道后就气成这样了。”
        “不可能,这又什么好生气的。”蔡晓静无语,叶非墨脾气实在不能说好,但这种事迟早温暖会知道,有什么好生气的?
        她百思不得其解,一定是温暖又说了什么气他了。
        *
        又吵架了,呜呜,非墨你脾气不太好,~~~~(>_<)~~~~有童鞋说非墨戏份太低,hoho,很快就多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