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7-05
  •     ()    125
        她根本不知道方柳城在背后为了她付出过什么,家变后,总是怪他狠心,把他待她的好都抛弃了,也不曾站在他的立场为他想过。
        如今听他这么说来,温暖心慌意乱,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不是……恨我们吗?”温暖呐呐问。
        方柳城点头,“是,我恨温家,如果不是你爸爸,我爸妈还活着,我也不会变成孤儿,可温暖,我爸妈毕竟才给我几年的时间,我往后还有几十年的岁月。我一直很喜欢你,很喜欢,我一直逼着自己说,你是温家的女儿,我不可以和你太亲近,我怕泥足深陷。我一直逼着自己和你保持距离,可是温暖,这么多年,我早就泥足深陷,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是真的喜欢你。我报了仇,我以为我会很痛快,我会很开心,可我发现,我错了,我完全错了,我宁愿抛弃这仇恨,和你重新开始。暖暖,我把温家还给你们,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我不会再伤害你。”
        他的严重,一片深情,浓烈得几乎要灼烧了她,她能感觉到他的热情,他的深情,他的决心,她紧张得手心都是汗。
        这是她从少女时期一直的梦啊。
        他是她从少女到成年一直以来的白马王子,她多么渴望她的白马王子能骑着白马,带着她回到城堡,从此王子和公主如童话故事那般,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可这个梦碎过一次了。
        “我和叶非墨,你不在乎吗?”温暖问,方柳城不是傻瓜,他应该看得出来,她和叶非墨关系不纯,虽然不是他所想那般,可她和叶非墨的确是有些不清不楚的。
        男人都受不了的吧。
        方柳城痛苦地闭上眼睛,“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愿意承受,暖暖,你相信我。”
        “我……”温暖思维都乱了,心乱如麻,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毕竟是涉世未深的女孩,心思单纯,又一心爱慕着方柳城,听到他这么热情的表白,坚定的承诺,又是她多少次梦里的事,她的思维早就混乱成浆糊了。
        怎么办?
        啪啪啪,掌声从身后传来,温暖背脊一僵,叶非墨的声音仿佛一阵冷风,吹过她紊乱的心,叶非墨道:“方大少爷,你对我的未婚妻倒是情深一片啊,连我这未婚夫都被你感动了。”
        温暖只觉得腰间一紧,已被他带在怀里。
        叶非墨以一种占有的姿势拥着她,目光冷厉直视方柳城,“她的事业无需你担心,她的未来也无需你担心,你能给她的,我一样能给。”
        温暖心口一跳,叶非墨又在发什么疯?
        他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和方柳城说这样的话?
        他不知道,承诺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吗?
        两个人势均力敌的男人冷冷地对峙着,目光都带着强硬和沉稳,强大气场震得顾睿和linda颤了颤,这就是传说中的雄性动物的霸气。
        方柳城和叶非墨,两人都是A事跺一跺脚经济都要翻一圈的人物,这样的男人为了一个女人,仿佛要把对方灭掉的表情实在是……匪夷所思。
        顾睿看向韩碧,突然觉得《风月佳人》这事非常不靠谱。
        叶非墨搂着温暖上了车,她愣愣地跟着他走,方柳城本想喊住温暖,见她面无表情,心中难受至极,这是他一手造成的。
        如果没有这一场复仇,他和温暖就不会弄成这样子。
        韩碧看着叶非墨的车子绝尘而去,浑身冰冷,仿佛被泡在冷水中,冷得她颤抖,她不停地安慰自己,没关系,非墨这是一时糊涂,他不会不要她的。
        温暖脑海里都是方柳城深情的告白,灼热的眼神,激烈的情感,那些宣泄而出的真诚感情是真的吗?方柳城真喜欢她吗?
        时光仿佛回到了过去,温暖的心疼痛起来,若是他能早些和她说清楚,那该多好。
        叶非墨冷冷地勾起唇角,他偏头看着她迷茫痛苦的侧脸,心中不知怎么的涌起一种怒火,这笨蛋被骗还不够吗?竟然还相信方柳城。
        一路沉默下了山,温暖说道:“你们男人都是等到失去了才来挽回吗?”
        叶非墨不冷不热地瞥了她一眼,“你见过几个男人?别拿一个男人来打翻一船人,说你世面见得少你偏不信,一个男人就让你意乱情迷成这样,出息!”
        温暖似乎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中,没有听到叶非墨的话,更没有听出叶二少口气中那叫一个酸,她的心都被方柳城的话搅得天翻地覆。
        一会儿甜蜜,一会儿酸苦,一会儿想要不管不顾地奔向他,一会儿又觉得不该相信他。
        温暖心中出现了两个小温暖,一个在面无表情装冷静,一个情窦初开地想要奔向自己的白马王子,两人不停地在纠结着。
        叶非墨见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温暖这女孩对他来说,很好懂,情绪都浮在脸上,叶二少爷修长的指在她脑门上一弹。
        “啊,好疼啊……”温暖倏地回过神来,捂着头偏头,狠狠地瞪着叶非墨,“你干什么?”
        “坐在我身边你敢想着别的男人你找死是不是?”叶非墨凉凉地道,目光冷冷地睨着她,“温小姐,协议地十三条是什么?”
        “鬼知道你那么多协议是什么?”温暖咕哝,脑海里努力地回忆那份协议,十三条是什么?最近她可忙坏了,谁有心情记住这种鸡毛蒜皮的事。
        靠,是什么来着呢?
        “看来温小姐对协议一事漫不经心,回去我再添一条,我如果问你,你没回答出来,错一次欠我100万。”叶非墨面不改色地说道。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