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人间微醉》-> 第二十七章 巫雅
第二十七章 巫雅 作者:舟亦轻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7-13
  •     “泷九!你搞什么鬼!你们竟然偷溜!凤钗呢!”出了东苑,蓐收气呼呼地甩开泷九的手,龙八一皱眉,抢先两步拦在泷九身前。www.ZunSo.com
        泷九见左右无人,把凤钗从袖子里取出来,蓐收瞪圆了眼睛,“怎么回事?你怎么拿到的?”
        “这件事说来话长。”泷九顿了顿,蓐收哼了一句,“那就长话短说!”
        泷九这才将凤钗从湖中飞出,被少昊截住,而她又被少昊拐走的事一一交代出来。
        蓐收听了半晌,皱眉道:“你为什么不告诉父王实话,就说那凤钗是我的不就行了。”
        “那也是你捡的!东西来历不明又透着一股邪气,我要实话实说,肯定被少昊没收!”
        蓐收一听,似乎有几分道理。他觉得这凤钗挺亲切的,真不希望被父王没收走。“那怎么办?”
        “反正我跟少昊说了,在主人认领之前寄放在我这里,如果一直无人认领,那这东西也就一直归我保管了!”
        蓐收听到这里,抬手打断她,眯着眼睛上下打量泷九,阴阳怪气道:“泷九九,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在阴谋霸占我的凤钗?”
        “你真是小人之心啊!”泷九白了他一眼,“我这人从来不玩阴谋,只玩阳谋!你这凤钗我才不稀罕,我只不过代为保管几日,过几天就还给你!”
        “过几天是几天?”蓐收不信任地看着她,这丫头一转头就忘记他们的约定,父王一笑,她肯定屁溜屁溜跟着走了,谁知道她会不会过几天又忘了今天的约定,把那凤钗弄没了。
        “就……就三天!”泷九估计了一下,三天内北溟应该回来了。“反正事实证明了,这凤钗是跟定你了,离开你超过一定距离,它就会飞到你身边。这样一来,我就算想霸占也霸占不了啊,你说是不是?”
        想了一想,蓐收觉得不错,这凤钗是自己的东西,泷九总归是带不离自己身边的,于是点了点头,“一言为定!不许耍赖!”
        “当然不会!”泷九握着那凤钗,触手冰凉,心里总觉得不大爽快,这东西不会有问题吧,如果有问题,少昊应该早已发现了。刚刚少昊看到这凤钗时并无任何异常,难道这东西与巫雅无关?还是说少昊已经忘记了?或者是……少昊假装无事?毕竟上一次他是喝醉了才会失态,清醒时的少昊让人感觉――毫无破绽!
        北溟比预计的时间晚回了一天一夜,泷九不知道他是用什么办法追查巫雅的资料的,但是看北溟的脸色,估计结果不乐观。
        泷九双手笼在袖子里,凤钗冰凉地握在手中,龙八将门窗关好,走回泷九身边。三人围成一圈,泷九看向北溟。“北溟,查到了什么了,说吧!”
        “查到的不多。巫雅是五百多年前东夷神巫族的巫女,部落联姻时嫁给少昊,生下句芒蓐收后不到一年就病死了。”北溟将自己查到的结果说出,这段话本质上和蜂鸟所说并无二致,唯一的突破点就是确定了巫雅的身份,那个刻下上邪的女子,少昊的妻子,句芒蓐收的母亲。
        照理说,作为一任巫女,东夷大联盟盟主、白帝少昊的妻子,春神句芒、秋神蓐收的母亲,巫雅的事迹绝不该只有少少几句。大荒经记载了帝俊的妻子,黄帝的妻子,为什么漏过了少昊?
        泷九托腮思考。如今她已经确定了少昊的妻子就是巫雅,是神巫族的巫女,她解开了一个谜团,却陷进了一个更大的谜团之中。似乎有人刻意掩藏了这段往事,淡去了巫雅存在的痕迹,是谁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原因?手里的冰凉提醒泷九另一件事。
        “这根凤钗,你应该见过吧。”泷九拿出凤钗,递给北溟,淡金色的眸子闪过一道异光,北溟诧异道:“鸾鸟鸣凤钗!”
        “这是蓐收在东海捡到的,诡异得紧,蓐收说这凤钗成了精,一直跟着他,这点我们证实过了。”泷九将发生在蓐收身上的事一一告诉北溟,包括那段鬼压床,“你说,为什么蓐收会‘梦’到这凤钗刺进自己的心脏?还有那块暗红色,为什么只有蓐收能看到?”
        北溟握着凤钗的手收紧,眉心微蹙,这凤钗的通体冰凉,竟似有活气暗涌,果然已是成精之物。“凤钗锥心,这应该凤钗最后的记忆。当一个人的情绪过于强烈时,时间就会产生断流,时间断流内发生的事会不断重演,这凤钗应该是受物主影响,已结成一个断流,接触到它的人便会再次经历同样的事。”
        “那为什么我们,我,还有龙八。”泷九指了指自己和龙八,茫然不解,“为什么我们没有蓐收那样的经历,也看不见那所谓的暗红血迹。”
        泷九害怕鬼压床,因此这两天都将凤钗交由龙八保管,锁在乾坤袋内,这样一来,凤钗便跑不出来了。北溟略一思索,答道:“这凤钗已然成精,只是修为尚浅,恐怕是它已择了蓐收作为主人,除了蓐收,别人是看不见它的元灵的,除非……”北溟顿了一顿,接着道,“除非等它成形。”
        泷九皱了皱眉,“怎么这么麻烦呀!北溟,你不是有回溯时空的法力吗?你施展出来不就可以看到了过去的事了吗?管那些七七八八的事做什么!快点快点!”泷九催促道。
        北溟瞥了她一眼,淡淡道:“我怕你会后悔。”
        好奇心杀死龙,这两只小龙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已经忘记最初的目的了。遮掩往事的人十有**就是少昊,巫女一族的寿命极长,怎么可能年仅二十就得病而死。这病来得蹊跷,这人也死得莫名其妙,这事想必别有内情,只是年代久远,知情的人恐怕都已不在了,东夷扶桑,是少昊的地盘,他若真要藏起什么,还真没有人能找得到。
        巫雅的死因不寻常,只是这事情已过去五百多年了,就算查出来了又能如何?北溟心里是这么想的,同时也清楚地明白,泷九定然没有考虑那么多。她只是想知道,非常纯粹地想要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如果北溟问她:查到了又能如何。她想必会仰起脑袋,天真、疑惑又狡黠地问:“不能如何又如何?”
        泷九的大脑构造大概是不同的吧。
        北溟暗自叹了口气,握着凤钗的右手开始现出幽幽紫光,表面如有润泽的水汽涌动,包裹着他白皙的手,还有手中的黄金凤钗。
        龙八泷九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凤钗的变化,不时抬头看北溟的反应。这次北溟的施法时间长了许多,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北溟的眉心越缩越紧。泷九诧异地看向凤钗,只见黄金凤钗开始颤抖,包裹其上的淡紫光芒竟被一点点吸纳进去,紫光渐弱,而凤钗一端却显现出了另一种颜色――暗红!
        泷九惊诧地捂住嘴巴,看着那暗红色的地方发出红光,红光一闪一闪,如呼吸一般,似乎每一次呼吸都将紫光吸尽体内,壮大自己。暗红色的痕迹渐渐鲜明,娇艳欲滴――天啊!它真的滴下来了!
        龙八泷九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看着那凤钗上的暗红凝成一点,啪嗒一声,滴到地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