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哥哥再爱我一次》-> 大结局 对不起 谢谢你 我爱你
大结局 对不起 谢谢你 我爱你 作者:惜儿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5-30
  •         大结局对不起谢谢你我爱你
        “不可以……你不能……”
        “好吧好吧……宝贝儿我知道,我们现在不是两个人了,不能吵了念昔,而且现在已经凌晨了,你总不能这个时候赶我走吧,我只抱着你就好。”
        “凌晨了……”他竟就那么一直看着念昔大半夜吗?
        显然,楚雨寒的思想也还没从小念昔身上抽~离,笑得极开心,使得越显成熟而棱角分明的脸上更糅合着迷人的光彩。
        “我们的念昔真是小乐乐的翻版,真美,真可爱。我简直不敢相信这都是真的,怎么看也看不够……那眼睛、那红扑扑的小嘴巴……嗯……鼻子像我,比你的要挺一些。”说着抬手捏捏她的小鼻尖,“乐乐快告诉我,你怎么做到的一个人生下了念昔,又带着她这么多年?你知道我都快把地球翻遍了。”
        “我……一开始没有目的地随便上了列车,辗转了一处又一处小村镇,直到念昔在肚子里一天天长大……我觉得自己不能再那么没有目标了,才想到了这里……你说过……如果我们有了宝宝,就来这里安家,你说我一定喜欢极了艺术桥,我相信你说的话,就来了。”
        “你这几年一直在这里?”
        “嗯。”
        “你怎么生活的?你根本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我总要学着长大啊……有了念昔,我就必须要照顾好她才可以。起初最艰难的一段时间度了过去,还不得不动用了你留给我的那张卡,才辗转来到了这里安家,后来念昔一天天长大,越来越懂事,我也适应了一个人带着她的日子……”
        “不可以,不许你适应。以后都有我,你们两个人以后都必须有我才行。我就说我一定漏掉了什么,我竟然没有想起我们要安家艺术桥,我竟然忘记要查看那张卡的记录,不然,怎么需要等六年。”楚雨寒再抱紧了她,反复揉着她的发,“乐儿,我的乐儿……六年了,对不起这么久我才找到你……谢谢你……谢谢你终于让我找到了你,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小念昔……乐儿……乐儿……”
        ********
        这一夜,尹乐菱终于是在泪水中睡去,却是在微笑中醒来。有了念昔后,她习惯了早起,天才蒙蒙亮便睁开了眼睛。
        他的手臂还紧紧缠绕着她,似乎连动都未动过一下。尹乐菱整颗心连同整个身子一阵涌动的温暖,克制不住地依偎得更紧了些。
        腰间的手臂同时一个收紧,尹乐菱抬头才看到楚雨寒遍布血丝的眼睛柔柔看着她,应该已经看了许久。
        “你……什么时候醒的?”
        “我没睡。”
        “没睡?”
        “我怕闭上眼睛再睁开,眼前的一切就都没有了。我做了无数个梦都是这样醒来的,你知道那感觉有多可怕吗?”
        尹乐菱的眼眶又热了,伸手抱住了他的颈子,带着浓浓的心疼,“天亮了,我还在……不是做梦。”
        楚雨寒这才滑下身子,将头挤进了她的颈窝,“真的啊……不是做梦……乐儿,我的乐儿终于回来了……不是做梦……”
        尹乐菱抚着他的头发,闻着他的气息,听着他的呢呢喃喃,竟也怕这是一场梦了,直到感到他的呼吸舒缓而平稳,才发觉他已经这么睡着了。
        是啊,整整一夜,他没有敢合眼睛,看着楚念昔,看着尹乐菱,甚至连眼睛眨都不敢眨,怎么能不累。何止是这一夜啊……是六年的每个日日夜夜,怎么能不累……
        尹乐菱的泪水再次忍不住地滑落在他的脸颊上,怕惊扰了他,忙轻轻地用手抹去,终是低头在他唇畔落下一吻。
        “哥……乐儿回来了。对不起……谢谢你……寒,我爱你。”
        ********
        楚雨寒一觉睡到半上午,温暖的阳光带着花香铺洒在他脸上,他才转醒。脑海里的思绪有了短暂的空白,立刻一股脑地洪水般涌进来,他触电般地从床上弹坐起来,发现自己所在的是那张小床没错,可身边没有人。
        不可能还是梦!
        楚雨寒慌张地跑下床,连鞋也顾不上穿就冲到客厅。小小的房间里一眼望尽,除了自己再没有别人。不对,墙上的涂鸦还在,墙角的一幅幅乐乐的画都还在,绝对不是做梦!
        肩头一阵隐隐的疼痛,他进了卫生间对着镜子清清楚楚看到了那里被咬出血的痕迹——他的乐乐连牙印都圆圆的这么可爱。
        是了,怎么会是做梦啊。楚雨寒深呼吸着,稳定了自己的情绪重新回到客厅,果然看到了小饭桌上摆放整齐的牛奶、三明治和煎蛋。还有压在玻璃杯下的字条。
        “热一下再吃。我在桥上。”
        楚雨寒一阵狂喜,哪里还顾得上热饭,冲到卫生间简单梳洗整理了下,直接灌下半杯凉牛奶就跑出了门。
        ********
        春天的巴黎城又是个好天气,楚雨寒一边往艺术桥走着,一边掏出电话打回国,交待了所有的公司事务,直接将自己的一切工作计划要么另行安排,要么推到了半年后再议。然后又打给了周桐他们,对着电话大吼着:“我找到尹乐菱了!我的乐乐回来了!”
        不管四周有多少讶异的眼光看着他,他只是更大声地反复喊着。
        艺术桥上,早已人声喧闹。巴黎的人和来到巴黎的人,都学会了享受生活的美好,在这如画风景里尽情徜徉。桥上多是支着画架写生和给游人画像的艺术家,楚雨寒远远就看到了尹乐菱的身影。她穿着雪青色的碎花长裙,长长的发柔顺的披散在肩头,颈上一条白色的丝巾随风轻摆,阳光在她弯翘的睫毛上也点缀上了莹莹的光。站在紫色的鸢尾花丛中,美丽的人儿对着画架挥洒着手中的油画笔,不经意已经构成了绝美的画。
        楚雨寒就站在桥上的另一侧,看着尹乐菱正在给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画肖像,画得极认真。他没有上去打扰,只静静地看着,听着她身边驻足的游人的啧啧称赞,他真的觉得自己就这么安家在这里,没有什么不可能。
        大约半个小时,肖像画完了。小女孩的父母接过来点头笑着,给了她报酬,和她挥手告别。
        尹乐菱转头之间,才看到了倚靠在远处栏杆上的楚雨寒,她小脸一红,扬起一展甜丝丝的笑。
        看到他刚刚要直起身走过来,视线就被游人挡住,是两个二十多岁的西方男孩想要叫她画肖像。尹乐菱点头应着,和他们用法语交流着想要表现的感觉和取景角度。两个男孩子才和她商量定,尹乐菱的腰际就被身侧的手臂紧紧揽住,并拉她往后退了两步——是楚雨寒。
        男孩子有点诧异地看着他,楚雨寒却看似礼貌一笑,“对不起,我的太太只给女人画像。”
        尹乐菱张嘴还没来得及解释,楚雨寒就一把抱她到了胸口,“宝贝儿,我说的不对吗?”
        两个男孩子面面相觑,只能把楚雨寒看了一眼又一眼,才悻悻离开。
        尹乐菱嘟着嘴巴想要推开他,他却缠得她更紧,最后索性拉她到桥边上满满抱在怀里任她不情不愿地扭来扭去。
        “你干嘛乱说啊,影响我生意。”
        “嗬,有我在,才不要你辛苦这么挣钱。何况是让我的女人带着我的女儿风吹日晒、抛头露面。”
        “也不是啦……我早上都送了念昔去幼儿园,然后下午接她回来。我反正喜欢来这儿写生,画风景画人物都没所谓。挣钱倒是其次,我每周还带了三节绘画课程,那才是主要的经济来源。”
        楚雨寒心里一阵阵地酸楚,抱她在怀里揉了又揉,“我的乐乐竟变得这么独立坚强了,这可不行,那我的价值不就没得体现了。乐儿,我不要你再这么给人画肖像了,不是我不让你给男人画像,那些男人看着就没安好心,怎么桥上那么多画家不找偏偏找你呢?”
        “楚雨寒!”尹乐菱两拳砸在他胸口,气鼓鼓地对着他叫嚣起来,“讨厌讨厌!你怎么不说是我画得好呢?”
        “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这次楚雨寒可不敢再蛮不讲理,忙不迭地攥紧她的小手,“乐儿,我是嫉妒,嫉妒极了。我想要你眼里只看着我一个男人,我知道你只是给别人画肖像,可这样我也嫉妒得厉害,怎么办……我改不了了,所以依了我这一回吧。”
        尹乐菱还在为他的“霸道”忿忿不平,可同时又忍不住地惬意——这种被需要、被守护、被独占的感觉,原来真的这么好。
        尹乐菱撇撇嘴,“依你,从来有我不依你的权利吗?”
        楚雨寒哈哈笑着低头在她脸颊上啄一口,“我的乐乐最乖,除了偶尔会淘气,会出走,会折磨人,都乖极了。”
        “你是说这都是因为我的淘气,故意折磨你吗?”她眼中蓦地蒸腾了浓浓的水雾,写满了委屈。
        “不是不是,我知道,我的乐乐更难过更心碎……乐儿,你就是我最傻最傻的小乐乐,好在终于让我找到你了,没有任何事再可以分开我们了。从此以后,楚雨寒、尹乐菱、楚念昔,就是再也分不开的一家人,好不好?”
        她的泪,终是没忍下,晶莹地滚落下来,楚雨寒却轻吻地啜入口中——原来,眼泪也可以是甜的,甜到人的心坎里。
        直到他的唇一点点吻上她粉红的唇瓣,尹乐菱终是羞红了脸。再怎么说这浪漫之都的街头拥吻不足为奇,还是让她不好亲身感受,何况……楚雨寒一旦接触上她的唇,似乎不将她吻~晕了就不罢休,他狡猾而贪~婪的舌早已侵略在她口中,交~缠~着她的,惹得她战~栗连连。
        “唔……哥……”
        她努力揪着他肩头的衣服,浑身虚软得站也站不住。楚雨寒仍旧含着她清甜的唇瓣,压抑得微喘,“终于可以……和你在塞纳河畔,吻得天昏地暗……乐儿,怎么这么难……”
        尹乐菱红了眼睛,满心的惆怅、感动、释然、酸楚……全都涌了上来,直到化作泪水止也止不住,终于忘却所有地主动吻上他的唇。
        楚雨寒承受着她的小丁香在嘴里凌乱鼓~弄,身体的热量满满聚集,刹那就要撑~爆,“乐儿……最受不了你的……主动……”
        她臊红了脸,不服气地咬了口他的嘴唇,立刻被他一阵吮~吻,终是克制不住地喘息出声:“宝贝儿……我想要你。”
        “呃……”
        “就现在……是跟我走回去……还是让我扛着?”
        “不……不行……”
        她惶恐的躲闪还没说完,他竟真的弯腰一把将她凌空扛在了肩头,拔腿就走。
        尹乐菱真的臊死了,怎么捶打他都不管用,他就那么众目睽睽地一路扛着她大摇大摆地穿行在艺术桥上。尹乐菱最后只能捂着自己的脸,埋头在他宽阔的后背,听着他狂乱的心跳,自己的心也要跳出胸口。
        “哥……不要……放我下来……”终于拐进小街,她才重新开始挣扎。
        “说你要……我才放。”
        “啊……”
        “要吗?要吗?”挤进公寓大门,还来不及上楼,他就将她滑下肩头,抱在怀里迫不及待地吻着。
        “哥……”
        “要吗……告诉我?”他故意挑~逗着她的神经,鬼魅的大手顺着她的纤腰向上径直抚向柔软的高~耸。
        “嗯……寒……”
        “要我吗?”
        “嗯……上楼……我要……要你……”
        楚雨寒真的满足极了,抱她冲回了房间,瞬间就将她剥~离干净,满满压~在身~下。她的肌肤泛着羞赧的潮~红,更加光滑诱~人。已经做了妈妈的女人却越发青涩,在他的热情下无措又慌乱,宛如处~子,简直让他不得不癫狂。
        他无法克制的突然涌入,甚至让她不适地蹙了眉。他呵疼地抱着她,吮~着她的唇,低低叫着他的乐儿,听着她娇~弱的嘤~咛和呻~吟,真的别无所有了……只要能让自己的女人快乐,就是这世上最最幸福的事。
        直到她差点又“死”在了他怀里,他还舍不得离开,抱着她一同战~栗着,吻着她鬓角的香~汗,抚着她樱~红坚~挺的蓓~蕾,他的身体热量刚刚释放,顷刻又一次聚集,管都管不住。
        她从巅~峰处回来,也终于感觉到了异样,看着他眼中还未熄灭就再次燃烧的火焰,简直又惊又怕,潮~红未散的脸庞就要着了火。
        “哥……”娇~叫出声,喉咙也干哑了。
        “乐儿……我还要。”
        六年了,他日夜都想着他的乐儿,从没有碰过任何一个女人,连看一眼的心思都没有,这个时候,只觉得怎么都无法满足。看着身下那更加丰~腴~娇~美的身子,他忍不住地又开始了缓缓的动作。
        “啊……”她浑身发烫,想要阻止也来不及,只能任他索~要,且张开嘴巴小口小口地咬~着他的肩发~泄着自己的娇羞。直到他再一次将她抛到天堂去,跟着她一起飞到九霄云外,终是虚~脱得连咬他都没力气。
        楚雨寒汗~腻腻地抱紧她,看着她迷~离的样子简直爱到心坎里。
        “乐儿……以后的日子里,我们要天天这么从早爱到晚……好不好?”
        尹乐菱动手轻轻掐他一把胸~口,惹得他低头又是一个长吻,看她真的招架不住地像要晕过去了才忙放她急~喘着。他也是喘了好一阵才低低笑出来,“真不是我瞎说的,你算算这一转眼六年就过去了,生念昔的那一年不算,就是五年,一年最少一百零八次,五年可就是五百四十次啊……你倒是说说我们以后岂不是得天天腻在床上才够补回来的。”
        “你……讨厌讨厌,谁要跟你天天腻在床上啊。”
        “对对对,还有我们的小宝贝念昔呢,只能在念昔上学或睡着的时候腻。还有,我们还得再努力生上两三个,让我好好从头体会一下当爸爸的感觉,才能弥补这么多年对你的遗憾,对念昔的遗憾是不是?”
        “不要不要,你不知道生宝宝又多疼。”
        “好好,我们不生了,有小念昔我就很满足很满足了。不生了,这样我还可以不停地要你,想怎么要就怎么要。”
        “你……”尹乐菱用力捶打他两下,只想揪着被子往他看不到的地方躲。可是小床实在不够宽敞,她躲来躲去还是被他控制在了身体下。
        楚雨寒哈哈笑着,在她的脸上唇上放肆啜~吻个没完没了,双手捧住了她滚烫的脸,调侃起来,“宝贝儿,都是当妈妈的人了还这么容易脸红,六年前榨~干了我丢我在床上就那么溜了,可没这么害羞过。”
        “我哪有……”
        她再努力想要扭开,他更用力地包裹住,“哦,我的乐乐忘了吗?没事没事,不管你是有记忆的尹乐菱,还是没有记忆的尹乐菱,你这辈子都是我的,还有下辈子,下下辈子……永远永远。”
        ********
        傍晚幼儿园放学前,楚雨寒早早就等在了门口——这是他要做的第一件作为爸爸该做的事。对他来说,这一切都这么新鲜,甚至有些莫名的紧张。
        唯有想起被他“蹂~躏”得在床上软做一团的小女人,心里又泛上一阵又一阵的满足的燥~热。他真的没想一次就将她吃~光~成那样的,可是抱着她就完全不受控制,即使她娇~嗔~连连,他还是忍不住又要了两次,看到时间不允许了才恋恋不舍地罢休。
        他的小乐儿真的越发透着股子成熟了,就连身子也是,更加的柔软韧性,更加敏感妩~媚,简直叫人欲~罢不能,最后连那小床也不堪重负摇摇欲坠。他裹紧了她的赤~裸~在棉被里,吻着她的额头,叫她睡一会儿,自己去接念昔放学,回来重新买张大床,又被她红着脸摸着抱枕打他出了门,他才神清气爽地直奔了幼儿园。
        幼儿园的门打开,孩子都欢快地涌出来聚作一团,等着各自的家长去领。楚雨寒远远看到了楚念昔扎着高跷的小马尾,穿着奶白的小洋裙,红扑扑的脸上挂着天真的笑。
        他很有一种自豪感地走过去,又暗暗紧张她还会不会认得自己。就见小念昔扭头看到了他,眨眨眼睛便笑了。牵着她小手的幼儿园老师显然第一次见这个陌生面孔,有点不放心,低头询问着楚念昔。楚雨寒忙迎上去,礼貌欠身,用标准的法语解释:“您好,我是来接念昔的,我是她的……”
        楚雨寒略微犹豫间,楚念昔银铃般的声音抢白道:“我的爸爸!”
        楚雨寒一阵激动,看老师点了点头,他上去就一把将小念昔高高抱起,“爸爸来接你回家。”
        楚雨寒一路抱着她不撒手,楚念昔歪着头将他左看右看,“叔叔你真的是我的爸爸吗?”
        “当然!难道小念昔你对我这个爸爸不满意?”
        念昔摇摇头,心里对这个长得高高帅帅,又和蔼可亲的“叔叔”没什么不满意,基本完全符合了自己对“爸爸”的幻想。然而她眼睛咕噜噜转转又皱眉点点头,“要是叔叔你不会像妈妈一样爱哭的话,我就更满意了。”
        楚雨寒呵呵笑着,抱正了她,认真看着,“我保证,大男人是不会哭了的。而且,也保证不会再让你的妈妈哭,好不好?”
        “好!”楚念昔高兴地抱住了他的脖子,似乎对他第二句“保证”更为有兴趣。“妈妈说,我们迷路了,找不到家在哪里,但是总有一天,爸爸会找到我们的。妈妈每次这么说着,就会偷偷擦眼泪。那么,叔叔,你今天找到我和妈妈了,是不是妈妈以后就都不会哭了呢?”
        楚雨寒紧紧抱着小念昔,心里厚重的感情涌得眼睛发酸。拥有这么两个“小女人”在生命里,不想要感动得哭出来都不容易。他强忍着心潮澎湃,重重地点头,“妈妈再也不会哭了,她有了爸爸在,有了念昔在,以后只会笑着,再也不会哭。”
        小念昔高兴得眼睛又弯做了小月牙。
        “那么,小念昔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
        “不要再叫我‘叔叔’,要叫我‘爸爸’。”
        “好!”她很是爽快地答应了,然后便立刻改了口,“爸爸,放我下来自己走吧。妈妈每次都要我自己走。”
        “那是妈妈太累了抱不动。小念昔以后有爸爸了,走到哪里都可以让爸爸抱着走。”
        “真的吗?太好了!那我要再高一点!”
        “没问题!”楚雨寒手臂一擎,就将她径直架在了脖子上,惹得她咯咯笑闹。
        “爸爸好高!爸爸好棒!”
        “小念昔,以后都有爸爸和妈妈还有你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好!永远在一起!”
        ********
        花都巴黎在这年盛夏,迎来了一场盛大而神秘的婚礼。没人知道新郎新娘是谁,只知道所有身处巴黎的人都为它的浪漫而疯狂。
        整整一条塞纳河,都洒满了嫣红的玫瑰花瓣,香气弥漫着整个巴黎城。夜幕降临时,一条鲜花装点的豪华游船从塞纳河头起航,甲板上是国家顶级交响乐团的音乐家演奏着婚礼进行曲和肖邦的夜曲,一对天使般的人儿踩着音乐翩翩漫舞。游船每穿过一座大桥,上空便腾起了漫天的烟火,三十六座桥,三十六场烟火绚烂了整整一夜。
        楚雨寒也在这个时候定居在了巴黎,塞纳河畔的一栋新别墅成了他们的家。楚氏的公司总部迁到了巴黎,Ler品牌更负盛名,却越来越少人知道其老板的真面目。只有巴黎街头、艺术桥上,常常会看到那么美丽的一家三口,欢快而惬意地笑闹着追逐着,徜徉着依偎着,美不胜收。
        尹乐菱习惯抱着画板去艺术桥写生,每每这个时候,楚雨寒就像跟屁虫一样寸步不离。只要看到有男子上去观摩搭讪,他就过去一把抱她在怀里,恨不得藏在口袋让谁也别瞧到。
        尹乐菱实在被他气得无奈,又要被他嬉皮笑脸地拉着一顿热~吻,叫她连无奈的力气都没有。
        “每天画风景也会无聊啊,我帮人画些肖像有什么不可以?”
        “那乐儿画我吧,随便你怎么画。”
        尹乐菱忍了几天。
        “不画你了好不好,闭着眼睛都知道你上下左右什么样,没意思。”
        “没意思啊……那我们回家画吧,画你没画过的。”
        “什么?”
        “人体啊。”
        尹乐菱大窘,扬起画板作势就要打他的头。
        “不好啊?那算了,我们还是回家研究人体吧。”
        “楚雨寒!”
        “这个乐乐一定喜欢,保证有各种没有研究透的姿势……”
        “楚雨寒你还说!”
        “好好,不说了不说了,我们还是来点实际的。”
        “呃?”
        “宝贝儿,是你跟我走,还是要我扛你回去?”
        “啊……啊!”
        ********
        第二年的春天,尹乐菱再没精力往艺术桥跑着写生画肖像了,因为严重的妊娠反应让她连床都不想起。每次吐完了,看到楚雨寒那张心疼又暗暗得意的脸,她就气鼓鼓地要偎在他胸口打他好一阵。
        “你还笑!都怪你,说了不生了的,好难受,怀念昔的时候都没有这么难受过。”
        “怪我怪我。宝贝儿我保证,这次生完了,以后一定不会技术失误了。”
        “还以后呢,以后不许你再碰我了,我要和你分床睡!”
        楚雨寒忙不迭地应着,抱她在怀里娇哄着。心里又怎么可能把“分床”当真,他的乐儿现在没他搂着连觉都睡不着。只是这次也不得不决定,就这一次了,不让乐乐再生了,他看着真心疼。
        ********
        五个月的肚子,就已经比正常的孕妇大得多。在尹乐菱本就娇小的身材上更显得尤为突出。但这个时候早孕反应已经过去,尹乐菱变得能吃又能睡,精神也比往常更好了。
        楚雨寒更是每天都高兴得合不拢嘴,因为医院告知他们,尹乐菱怀的是双胞胎男孩——这怎么能不让楚雨寒兴奋,这一下子就实现了他以为不能实现的要三个孩子的基本目标。
        楚念昔已经上了小学,明显比同龄孩子要聪明一大截。楚雨寒总是骄傲地说是自己的优秀基因遗传,以后念昔一定是个小才女。
        而小念昔最喜欢的还是像模像样地拿着画板涂鸦,现在就更喜欢在小花园里画着妈妈挺着大肚子的样子。这天周末正画着,就来了个陌生的客人。
        男人在阳光下款款而来,带着让人舒服的温暖气质,身边还跟着个五六岁漂亮的混血男孩。
        尹乐菱正被太阳晒得昏昏欲睡,看到来人,精神一振,扶着肚子站起来,抿着嘴笑了。
        “结婚也没来得及庆贺,乐菱,好久不见。”
        尹乐菱唇角的笑意更深,眸子也泛上了淡淡的水雾,终是露出洁白的贝齿,“慕辰,真高兴又见到你。”
        李慕辰重重地点点头,“看你这么幸福,我都不敢打扰了。”
        “我要再当面谢谢你。”
        “别……我要说我现在嫉妒得直后悔,你还会谢我吗?”
        “谢。因为你是……好人。”
        李慕辰释然一笑,目光转向了旁边的楚念昔,“天,楚雨寒真是好福气,当初还羡慕我,原来他当爸爸当得更早。”
        “念昔,叫叔叔。”
        楚念昔大方一笑,甜甜地叫了声。
        尹乐菱看到了旁边的小男孩,“这是……你的儿子?”
        李慕辰笑着拉过他,“是啊。李想,叫阿姨。”
        “阿姨好。”
        “还有这个小姐姐。”
        李想很是认真地上下瞧瞧,“她没我高,我不叫她姐姐。”
        楚念昔很不服气地冲他撇撇嘴。
        尹乐菱笑了,“好可爱的孩子。慕辰,你的太太……是法国人吧。”
        李慕辰顿了顿,微微点点头:“是……是啊。李想更像他妈妈。”
        尹乐菱由衷地感到安慰,忙招呼他坐着喝咖啡。李慕辰也不客气,喝下半杯咖啡才开口:“早就知道楚雨寒找到你了,就是一直没有借口来看看。正好赶上和楚雨寒说些工作的事,算是假公济私了。”
        尹乐菱涩涩地笑笑,“还要什么借口啊?”
        “不然楚雨寒会将我丢进塞纳河,你信不信?”
        “才不会。”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却在打鼓。那个家伙,谁知道会发什么疯。尹乐菱忙想到了别的,也是自己一直惦记的事,“慕辰,告诉我,卢庆安他……情况是什么样的?还好吗?”
        “放心吧,虽然他不能完全像个正常人一样行动自如,但也没什么大碍。医生说他的恢复已经是奇迹了。他现在在教会小学教孩子们画画,去年还在里昂办了小型的个人绘画设计展。”
        “真的啊?太好了。真想去看看他,就不知道他愿不愿意见到我。”
        “怎么会不愿意……”
        “乐乐什么事这么高兴?有客人吗?”突然而来的声音,是刚刚走进庭院的楚雨寒。
        李慕辰讪笑着,心里腹诽着楚雨寒那家伙明明自己约他来家里的,还在这里明知故问,真是天底下最小气的人。
        “寒,是慕辰来了。”尹乐菱迎上去,说得有些小心翼翼,“我们刚才说到了……卢庆安的情况。”
        “哦。乐乐现在身子不方便,好好在家安胎,可别到处乱跑了。以后再添两个小淘气,看你不忙死,哪有时间想别的。”
        明明听到了他们说的什么,还装糊涂!尹乐菱忿忿地白他一眼。楚雨寒这才软下来,伸手拉她到怀里,低低在她耳畔笑出声,“宝贝儿别气,等生完宝宝我陪你去总行吧。”
        尹乐菱喜出望外,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楚雨寒伸手捏捏她的脸,“再为别人这么高兴,我要反悔了啊。”
        “不许!”
        对面的李慕辰不得不咳了两声,“我可算是知道你叫我来家里安得什么心了。”他掏出手里的文件扬了扬,“楚总的架子越来越大,签合同都要送上门。赶紧签了放我走了你们再慢慢腻吧。”
        一旁的李想和楚念昔早就抛开了大人们的世界,正对着几幅念昔的涂鸦在争辩着属于巴洛克派还是古典学院派。
        李慕辰拿着签好的文件领着李想告别。虽然匆匆一面,看到今天的尹乐菱,他也满足而安慰极了。
        “慕辰,过段时间我们去里昂看你们。”
        “好。”李慕辰墨黑的眸子沉沉看着她,看了许久,“乐菱……一定要幸福。”
        “你也是。”
        楚雨寒揽过她圆~润的腰身,“乐菱的幸福,是我的事。”
        李慕辰抬手和楚雨寒握了握,不经意地倾身向前在他耳边,“我一直都在,别给我机会。”
        “叔叔、阿姨再见。”李想冲他们大方挥手,在对着楚念昔调皮地做个鬼脸,“小妹妹再见。”
        “我是姐姐!”
        “等你长得比我高了再让我叫姐姐吧。”
        “你不讲理!”
        “怎么不讲理?”
        “我明明比你大。”
        “谁让你比我矮,你还是叫我哥哥吧。”
        “才不要!”
        “哥哥可以保护妹妹。”
        “我才不稀罕!”
        “就这么说定了,拜拜了小妹妹,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全文完)
        啥也不说了,盼望亲们多留些书评吧,有啥感想的,留两句话就是对月月最大的鼓励!有红包奖励更得意,嘿嘿~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