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 作者:吕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6-14
  •     薄荷与关守恒,都是性格非常强势的人,所以吵架之后,谁也不肯先低头认错。

        在关守恒摔门而去后,薄荷也没有想过要去找他,走就走,有本事别回来!

        她故意忽视心里的某种空旷,然后一如往常那般,洗头洗澡,打理好自己后,****睡觉。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当她半睡不睡时,感觉到房门轻轻一响,然后身旁另一侧的床垫又轻轻陷下去一些,熟悉靛温和气息传来,他却不再像是以前那样搂着她睡。

        这张大床,是他们结婚时一起去买的,是这间小阁楼里,唯一的新家具,充满了他们对爱与幸福的最大。

        除去他必须外出工作的那些夜晚,他们每晚都相拥而眠,可今晚,他们在冷战。

        躺得这样近,触手就可以碰到对方,甚至他们都还保持着平躺的姿势,没有故意给对方一个冷漠的背影,可是他们之间,真的不一样了,某种无形的东西,立在他们中间,让他们感觉两人之间隔了十万八千里那么远。

        夜色渐深,他们从对方呼吸的频率上,很容易就可以判断出来,他们都没有睡着,可是他们谁也不跟谁说话,就那么僵着,一直僵到天明。

        天亮后,关守恒一如往常地早起,手脚麻利地进了厨房,昨晚的残羹冷炙还没有收拾,今天的早餐更是没有做,他快速整理好一切,再怎么吵架,再怎么冷战,他也不能让她饿肚子,就像是昨晚,再怎么不想回来,也舍不得让她一个人孤枕难眠。

        跟平常一样,薄荷比关守恒晚起半小时,洗漱后坐在餐桌前,默默用着他煮的早餐,再怎么心情不好,再怎么没有胃口,她也得强迫自己吃东西。

        一向嘈杂的小阁楼,忽然之间变安静了,除了他们动碗筷的声音,再无其他。

        七点一刻,关守恒拎起书包准时出门,他走后,薄荷仍旧是没有动,继续埋头吃早餐,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直到她忽然感觉一阵恶心,奔向卫生间后大吐特吐。

        抬起头,镜子里出现了一张憔悴的容颜,她忽然想起医生的话,她不能不开心,她必须得保持心情愉快。

        可是现在她想开心真难啊!

        她没有朋友可以倾诉,昨晚楠楠说她今天有考试,所以她不能去打扰她,而且她也不习惯把自己的心事说给别人听。

        她也不能像别的女孩那样,受了委屈可以回娘家诉苦,当初她的选择忤逆了父母,他们让她滚出家门,只差没有登报跟她断绝关系,她现在有什么脸回去?就算回去了,他们也不会原谅她的,他们只会骂她有眼无珠,自作自受。

        唯一还会在乎的她的人,只有外婆,可是外婆远在美国,而且她若是去找外婆诉苦,她痛快了,外婆却会难过,毕竟当初她结婚是外婆点头的,所以,不能去。

        以前她难过的时候,她会和小白一起玩,把所有的不开心都讲给它听,可是现在,她不能接触宠物。

        所有的路,都被她自己堵死了,她还能怎么办呢?

        她很想大哭一场,可是她哭不出来,而且她的身体也不允许她伤心。

        所以,就只剩下一个办法了。

        她翻出自己许久不曾背过的包包,转身出门。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