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天价前妻》-> 第六十三章 惺惺作态
第六十三章 惺惺作态 作者:吕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6-14
  •         米花医院,大厅。
        依旧是一张帅的迷倒众生的小脸,带着痞痞的笑容,简克克靠在一旁的墙壁前,人小鬼大的双手环着胸口,等着去办出院手续的简宁,帅气而可爱的模样让人来人往的病人不由都侧目看了过去。
        “阎医生,你什么时候回来医院?”昨天听到阎成浩出现在了米花医院,今天一大早,医院院长洪刚就堵子了大门口,终于看见下车前来的阎成浩,带着皱纹的里脸上有着无限的惋惜,“成浩,不管七年前发生了什么,你难道忘记了自己的天职了吗?有多少病人在等着你回来,还有你妈,当年你报考医学院不就是为了有一天可以将你妈从昏迷中唤醒吗?”
        “院长,很抱歉。”俊逸温和的脸上有着浓浓的歉意,这样的话,过去七年里,无数的同事朋友都和自己说过,可是,阎成浩看着自己的双手,似乎有着永远都无法洗去的鲜血。
        “哎,生老病死,医生都是司空见惯的,这孩子为什么就这么固执呢。”看着离开的阎成浩,洪院长叹息的摇头,是无奈却也是惋惜。
        在整个医学界,除了那个一直神秘莫测的圣手医师,成浩几乎可是亚洲最好的医生了,却就这样退出医学界七年。
        正准备走向电梯,视线不经意间掠过,阎成浩错愕的看着靠在墙边的简克克,目光刚看了过去,却见那小鬼却骄傲不已的别过脸去,一脸无视的可爱,让阎成浩不由的笑出声来,颀长的身影径自的走了过去,“小鬼,你怎么在这里?”
        “雷叔叔说有些人看起来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可是最喜欢骗克克这样可爱又聪明的小孩。”简克克依旧一副拽了吧唧的模样,无比鄙视的瞪着阎成浩。
        “小鬼,我拐你回去做什么?还要花奶粉钱养着你。”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阎成浩无奈的看着不知道为什么对自己一肚子意见的简克克,自己应该没有得罪他吧,就算要得罪,那也应该是天逸。
        “谁知道你是不是看克克这么英俊可爱,想将克克软禁起来……”话音一顿,看着走过来的简宁,简克克倏地一扫面对阎成浩的痞子模样,转眼成了无比可爱懂事的乖小孩飞奔而去,“妈咪,走了,我们回家。”
        究竟是什么人养了这么个小恶魔,阎成浩嘴角含笑的转过身来,却见眼前的简克克向着另一边快速的跑了过去,抓住一个女人的手,笑着一起向着医院大厅外走了去。
        刷的一下,脸色苍白的失去了血色,阎成浩甚至连呼吸都忘记了,不敢相信的看着那熟悉的面容,七年里,曾经无数次懊悔自责的心在这一刻扑通扑通的加快跳动着,简宁?
        怎么可能?可是不会错,那真的是简宁,和七年一样,她甚至没有什么改变,一样纤细的眉宇,一样清和幽静的眼,雪白的脸颊上嘴角带着柔和的笑,简年前七年的一切,宛若昨日一般清晰的浮现在了眼前。
        等终于从震惊里回过神来,银色的汽车却已经驶入了车流之中,追出了医院大门口,可惜还是太迟了,真的是简宁!阎成浩快速的拿出了手机迅速的拨通了冷天逸的电话,“是我,天逸,我看见简宁,真的是她,简宁没有死,她还活着……”
        “成浩,冷静一点。”低沉的嗓音带着一夜未眠的暗哑,办公室里,冷天逸放下手中的文件,峻寒的脸庞上透露着一丝的疲惫,让原本就霜冷的峻颜显得更加的冷沉,“我昨晚已经在医院见过简宁了。”
        “什么?”情绪过于激动的阎成浩怔了一下,悠远的目光看着眼前喧闹的车流,忽然自嘲的笑了起来,“简宁是不是很很我们?”
        是自己,是天逸,是他们为了救晚羽害死了她的孩子,简宁会怨恨自己也是应该的,一瞬间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力量,阎成浩颀长的身影无力的靠在了大门口的墙壁上,阳光之下的温和脸上蒙上一层化不开的阴霾。
        “没有。”如果简宁真的怨恨,冷天逸或许还能接受,可是她太平静了,平静的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是因为那个谎话满天的小鬼吗?因为将一切的感情都放到了那个小鬼身上,所以将他溺爱到无法无天,为所欲为的地步。
        “连恨都是奢侈了吗?”阎成浩艰涩的笑了起来,挂上了电话,径自的走向早晨喧闹的人流之中,阳光洒落在他修长的身影,却无法消散周身的落寞。
        米花医院,顶楼的高级病房。
        “你说什么?简宁还活着,昨天那个小男孩是简宁的孩子?”因为冷天逸临时打电话过来,所以牧易霆亲自前来接白晚羽回去休养严重扭伤的脚,可是却没有想到会听到这么让人震惊的消息。
        凤越是早就知道这消息吗?所以昨天在医院才会表现的如此的奇怪,对,七年前,那场火灾之后,凤越刚好回来兰迪市一次,而处理火灾善后,警局和消防局的文件都是凤越打理的,难道七年前他就知道简宁没有死。
        “嗯,昨晚简宁的儿子还来了病房。”白晚羽点了点头,刚一动,忽然痛的低呼出声,随即对上疑惑抬起看过来的牧易霆,掩饰一笑,“大哥,我没事,只是脚有点痛。”
        “手腕怎么了?”看着明显笑的心虚将手藏向身后的白晚羽,牧易霆刚毅的脸上闪过一丝的锐利。
        “昨天晚上不小心扭了一下,没事的一点小伤而已。”白晚羽娇俏的笑着,撒娇的拉了拉牧易霆的手臂,“好了,大哥快扶我回家了。”
        “手腕怎么会肿的这么厉害?”冷沉的脸上表情严肃起来,牧易霆看着白晚羽红肿的手腕,倏地一下明白过来,“是简宁?还是那孩子?”
        “大哥,算了,就一点小伤,我从小病到大,这这点伤算什么。”白晚羽不在乎的开口,快速的滑下床,可惜当站到地上时,那严重扭伤的脚还是让她痛的表情抽了一下。
        所以昨天你孩子的出现不只是一场恶作剧,七年,简宁七年前竟然是放火假死,那她七年后那让孩子出现出现订婚现场根本就是为了破坏晚羽和天逸的订婚,她是来报复的吗?
        牧易霆脸色沉寂下来,昨天那个墨克一号最新型的探测器,看来简宁不只是报复这么简单,能用的了墨克一号,简宁是雇佣了杀手吗?
        “晚羽,我让欧阳送你回去。”将吃痛的白晚羽扶坐在了床上,牧易霆脸色沉重的快速出了病房,一面拨通了下面汽车里欧阳的电话,“欧阳,是我,你上来接晚羽回去,我有点事先离开。”
        “是,大哥。”身为天翼盟得副盟主,欧阳翰快速的挂上电话,从驾驶位上走了出来,面色复杂的犹豫了一下,黝黑的普通面容上却闪过复杂无比的感情。
        昨天没有出现在小姐的订婚典礼上,就是因为无法亲眼看着这个自己暗恋了二十多年的女人为了另一个男人披上嫁衣,可是却没有想到订婚现场竟然出现了意外。
        “欧阳大哥,麻烦你了。”看着开门走进来的欧阳翰,黝黑的肌肤,平凡不出奇的五官,个子也只有一米七,看起来甚至比普通的农民工还要俗气,如果欧阳翰够忠心,估计天翼盟里根本没有他的位置。
        白晚羽隐匿下眼中的厌恶和鄙夷,甜美的笑着,晃动着自己包扎着纱布的脚,“脚痛的厉害,要不我就自己回去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