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天价前妻》-> 第六十二章 恩断义绝
第六十二章 恩断义绝 作者:吕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6-14
  •         “简克克,你下一次再受伤,我就将你空投回岛上去。”抬手敲了敲简克克的头,简宁无视着简克克那一脸算计、阴笑的小模样,心头却有着动容,幸好有克克陪着小墨,那个懂事的让自己几乎心疼的孩子,幸好还有克克在。
        “原来妈咪是担心我受伤,妈咪,你放心,这一次是失误,下一次绝对不会了!”一刹那,又恢复了精神奕奕,简克克骄傲无比的宣誓着,忽然笑容黯淡了一下,恳求的目光看着简宁,“妈咪,不可以告诉哥哥。”
        “到床上躺好,我看看你的背。”简宁无奈的开口,这个天不怕、地不怕,不断闯祸的小笨蛋,却独独不敢违背小墨,在岛上的时候,他总是和熙闹的天翻地覆,可是小墨一个眼神看过去,小笨蛋立刻变成了乖小孩,可爱懂事的让简宁几乎怀疑谁是简克克的家长。
        “妈咪,你不可以看克克得身体,克克会不好意的。”笑着爬回了被窝里,简克克迅速的拿过被子将自己裹成一个团,只露出一张笑嘻嘻的帅气小脸,“妈咪,克克要睡了哦,睡一觉,明天高烧就退了。”
        这边话刚说完,闭上眼,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却已经呼呼的睡着了,看来真的累到了,温柔的目光宠溺的看着入睡的简克克,简宁掀开被子,小心翼翼的卷起病服,光洁雪白的后背上看不到瘀伤,看来没有大伤。
        重新的给简克克盖上了被子,简宁余光扫过病房门口的身影,简宁起身悄然的走了出去,克克即使睡着了,也总会不安,只要有脚步声,会立刻惊醒,今晚或许真的太累了,所以才会睡的这么沉。
        颀长的身影靠在走廊的墙壁上,淡淡的灯光之下,映衬出冷天逸冰冷紧绷的面容,随着开门声响起,鹰隼般的凤眸里目光看向走出病房,动作无比轻柔关上门的简宁,七年,她变的太多太多了。
        “到窗户那边说,会吵醒克克。”径自的向着走廊尽头的窗口走了过去,夜色之下,玻璃窗外一片的暗黑,夜风从窗口吹了过来,拂乱了简宁那披散在肩膀上的发,黯淡的光和影在她的脸上勾勒出一抹异样的美丽,幽沉的眼,精致的五官,那清和里透露着淡漠的黑暗气息。
        “七年前你是故意放火假死的?”看着安然无恙的简宁,那过去七年,午夜梦回时,常常从心底最深处滋生出来的自责感此刻化为了冷怒染上了冷天逸那峻寒的脸庞,那一双凤眸此刻压抑着森冷的火光。
        “是。”清和的目光淡漠的掠过冷天逸压抑着怒火的峻颜,简宁淡淡的收回视线,从如风让雷熙接下了【寻集团】这一次汽车展的广告时,简宁就明白自己回到兰迪市,就可能和冷天逸遇上。
        “简宁,你难道没有要解释的吗?”被她此刻淡漠的态度所激怒,冷天逸阴寒着嗓音,厉眸里迸发出凛冽的芒刺,她竟然就这样无动于衷的说出答案来。
        “当年你只是为了要脐带血,而当你将岚姐拦在手术室外面的时候,冷天逸,我们之间就已经恩断义绝了。”夜色笼罩之下依旧是那一张淡泊如水的容颜,简宁挥开冷天逸落在肩膀上的手,清幽的面容之上一片的淡漠和疏离,“如果可能,下一次再遇见,就当做是陌生人。”
        冷着眼神看着淡然离开的简宁,冷天逸薄唇紧抿着,说不出来的怒火炽热的燃烧在心底,倏地一下伸过手,强劲的手指用力的抓住了简宁的手制止住了她的离开。
        “真的是这样?今天的订婚宴,那个小鬼又是怎么回事?我不记得我有四岁大的儿子吧?”一想到简克克对白晚羽造成的伤害,冷天逸原本就冷酷的脸庞此刻显得更加的阴霾,目光锐利的盯着背对着自己的简宁,“选择这个时候回来,你是来报复我和晚羽的吗?”
        “如果我说是,冷天逸,难道不可以吗?你不曾亏欠过我吗?”回过头,简宁冷冷的笑着,对上冷天逸那突然暗沉下来的黑眸,用力的将自己的手给抽了回来,“可惜你多虑了,你与我而言只是曾经的一个熟悉人如今的陌生人而已,我会让克克不再去打扰你和白晚羽的。”
        冷淡的丢下话,简宁径自的向着简克克的卧房走了过去,这个小笨蛋,明明自己和小墨都不在意了,可是他却是那么气愤,似乎不找冷天逸和白晚羽报仇就会不甘心一般。
        目送着简宁的离开,过去记忆里那个总是温柔甚至怯弱的女人竟然在七年之后转为了如此的冷漠,虽然她的语调依旧平静,面容甚至带着笑,可是冷天逸却清楚的明白,她那平静背后的冷若冰霜。
        七年了,自己自责了七年,可是到头来,简宁竟然是纵火假死,甚至还结婚生下了一个四岁的儿子!峻寒的脸上染上了一丝嘲讽的笑意,冷天逸倏地收回视线,悠远的看着窗户外的夜色。
        当阳光从窗户外柔和的照进病房时,五月的清晨微微的有些清凉,简克克倏地一下从被窝里钻出小脑袋来,闭上眼,专注的聚集身体里的力量,渐渐的只感觉之间慢慢的汇集了一股温热的气流,淡淡的蓝色光芒又聚集在了指尖。
        克克果真是最厉害的!睡一觉力量就恢复了,揉了揉眼睛,看着睡在另一张床上的简宁,简克克悄然无息的滑下了床,然后突然跳了起来,向着床铺上的简宁扑了过去,软腻腻的嗓音带着孩子特有的稚嫩,“妈咪,克克不发烧了哦。”
        “简克克,你要压死我吗?”在简克克下床的时候就已经察觉,所以在他扑上来的同时,简宁已经迅速的用手抱住怀抱里这快三十斤的小肉团,柔和的脸上露出宠溺的微笑,“下次还冲冷水澡吗?”
        “不要了!”头摇的如同拨浪鼓,简克克严肃着无比认真的小脸,每一次生病力量都会被消耗掉,所以以后自己要努力不生病,要不会被坏女人给欺负。
        “妈咪,你昨晚有没有失眠?”洗手间里,坐在马桶上,简克克双手托着下巴,大声的问着病房里的简宁,妈咪不会为了那个坏男人失眠吧。
        “没有。”叠被子的手怔了一下,简宁无奈的笑着。
        “那是几点睡的?有没有熬夜?”依旧不放心的继续询问着,简克克眨巴着乌黑的眼睛,用力的瘪红着小脸——拉便便。
        “简克克,你上厕所不要讲话。”实在有些无奈洗手间的简克克,明明自己话也不多,小墨也是如此,为什么被带大的简克克快成话唠了。
        “那是因为克克害怕掉厕所里被冲走。”小声嘀咕着,简克克瘪的通红的帅气小脸上快速的闪过一次的不安,自从二岁那年被雷叔叔嘲笑了之后,简克克上厕所就拒绝简宁的帮忙,而保住男人面子的代价就是扑通一声掉马桶里去了,成为岛上所有人一个月茶余饭后的笑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