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天价前妻》-> 第六十一章 小惩大诫
第六十一章 小惩大诫 作者:吕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6-14
  •         “你就是这样教育孩子的?”知道简宁必定会非常喜欢孩子,可是这样顽劣不堪的孩子,简宁这样纵容下去,日后定然会无法无天,冷天逸挑着眉宇,冷厉的目光看着简宁,说不出来的一种恼怒感觉涌上了胸口,让原本就冰冷的面孔显得更加的阴沉晦暗。
        “克克,告诉妈咪发生了什么?”看着训斥克克的冷天逸,简宁忽然感觉到一股嘲讽,径自的将简克克放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克克是最勇敢的骑士,怎么可以让妈咪帮克克报仇呢?”简克克一脸痞痞的模样,看着病床的白晚羽,欺负克克的坏女人,等克克身体恢复了之后,就等着接招。
        “简克克,是骑士就不会去冲冷水澡冲到高烧三十九度!”简宁挫败的看着瞬间蔫了的简克克,柔和的面容带着认真和严肃,让那一双平日里总是带着宁静的眼眸此刻却透露不容拒绝的威严。
        “坏女人把克克扔在了地上,还用脚踩克克的背。”对上简宁的目光,简克克低着头,小声的嘀咕着,“妈咪,你不可以告诉哥哥他们,尤其是雷叔叔!”没有报到仇,还铩羽而归,他们一定会笑话克克得。
        “天逸,算了,孩子小总喜欢撒谎的。”白晚羽一把拉住病床边的冷天逸,对着他扬唇一笑,美丽的丹凤眼里是满满的笑意,似乎并不在乎简克克的诬陷。
        难怪刚刚克克走路的时候姿势不对,转过身来,简宁向着病床上的白晚羽走了过去,如果说过去都可以一笔勾销,毕竟那是自己的选择,可是她竟然对克克一个四岁的孩子动手。
        幽蓝的眼眸迸发出清冷的寒光,冷下了面容的简宁,那一张让所有人都认为是温柔,甚至怯弱的脸庞,第一次展露出一种冰寒骇人的冷漠。
        “你竟然相信他的话?”倏地伸过手拦在了简宁面前,冷天逸寒着脸庞,失望的看着竟然相信的简宁,就算她如何喜欢孩子,可是这个满口谎话,明显是为了逃避责骂而说谎的小男孩,她竟然也会相信。
        “冷天逸,那是我的孩子,你认为我不相信克克反而要相信白晚羽吗?”动了怒,简宁啪的一下打开拦在面前的大手,冰冷的目光看着半靠在床上面带着美丽笑容的白晚羽。
        “简宁!”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如此的不理智,冷天逸冰冷的看了一眼椅子上的简克克,反手再次的抓向简宁,可是他却小看了简宁的速度,冷天逸的动作快,可是简宁的动作却更加的迅速。
        左手挡下身侧的冷天逸,右手抓起白晚羽的手,想到刚刚简克克的话,简宁目光凛冽的阴冷下来,纤细的手指诡异的移动了白晚羽的手腕处,指尖倏地一个用力。
        “下一次你再对克克动手,就不是卸掉手骨这么简单了。”听着白晚羽那凄厉的惨叫声,简宁冷漠的丢开被卸掉了手骨的白晚羽,直接的转身离开。
        “天逸,我的手,我的手!”惨痛的哀嚎着,看着那如同断了一般耷拉在手腕上的手,白晚羽痛的苍白了脸,余下的一只手痛苦的抓住冷天逸的胳膊。
        “简宁!”怒火冲天着,冷天逸目光阴寒的骇人,可是看着痛苦不已的白晚羽,却也顾不上离开的简宁和简克克,快速的握住她被卸下的左手,仔细的检查了一下,随后双手用力的一按,嘎吱两声,又是一阵疼痛不已的惨叫,被卸掉的手骨已然被安了上来。
        痛的全身都出了冷汗,白晚羽看着去洗手间拿毛巾的冷天逸,那落满痛苦的脸上此刻恶毒的狰狞起来,眼中迸发出熊熊的火光,简宁这个女人竟然没有死!
        很好,很好,让那个小野种来破坏自己的婚礼,当着天逸的面扭伤自己的手,这个仇,白晚羽咬着牙,压抑着心头那愤恨不甘的怒火,总有一天,会让简宁这个女人哭喊着跪在自己面前求饶。
        洗手间里挤着毛巾,听着哗哗的水声,冷天逸阴霾的峻颜上闪过复杂的深思,七年的时间,让简宁变了很多,变的如此的不可理喻,她的身手不是普通的快!
        刚刚在走廊里她夺下那个抢匪匕首时,动作也是如此的熟练而迅速,七年,她究竟去了哪里?回来是想要找自己报复吗?可是如果真的要报仇,亏欠她的是自己,而不是善良的晚羽。
        “天逸,不要生气了,没事,手已经不痛了,那还是孩子,再说我终究欠了简宁的,她这样对我也只是心里不痛快而已。”接过毛巾擦去脸上的汗,白晚羽温柔浅笑的看着冷天逸,美丽如画的脸上表情闪过一丝的俏皮,“我和你可都是大人了,和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呕气,说出去,别人会笑话的哦。”
        “睡,我守着你。”点了点头,冷天逸动容的看着无比宽容的白晚羽,简宁和那个孩子不但毁了订婚宴,甚至又伤了晚羽的手,可是晚羽却还是那么的善良,一点也不记恨。
        “晚安吻。”闭上眼,白晚羽指了指自己的唇,精致的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低头,轻柔的一吻落在那红唇上,冷天逸静静的坐在一旁,直到白晚羽入睡了,这才起身向着病房外走了去。
        “妈咪,不要理会那个坏男人和坏女人,你还有克克,克克这辈子最爱妈咪了。”任由简宁抱着自己,简克克谄媚的笑着,摆出一个帅气十足的表情来。
        “简克克,回家给我去练习字帖,直到你的鬼画符可以见人为止。”那一刹那清冷如霜的表情已经褪去,简宁心疼的看着脸色依旧虚弱的简克克,这个小笨蛋,自己才是四岁的孩子,竟然一直不忘记要找白晚羽算账。
        “妈咪,可不可以换个惩罚啊,中文太难写了。”能说已经很不错了,要写?简克克彻底耷拉着小脑袋,惨兮兮的瞄了一眼简宁,随后无力的点了点头,“克克知道错了,下一次克克不去找坏女人算账了。”
        不明着去找,等克克高烧退了,一定暗着去,当然,绝对不可以让妈咪发现!简克克人小鬼大的转动着眼珠,一副副报仇的场面迅速的在心中浮现而过。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font>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