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天价前妻》-> 第五十章 纵火离开
第五十章 纵火离开 作者:吕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6-14
  •         “我不会留下来的。 。”简宁平静的开口,自己不会再回来这里了,那么就让一切都断了,心头闪过一丝的苦涩,过去一年如同噩梦一般,不过幸好宝贝还健康的活着,虽然暂时还不能离开温箱。
        “便宜冷天逸那混蛋了。”得到满意的答案,雷熙这才讪讪的走回了御如风身边坐了下来,可是难道就这样便宜那混蛋男人?越想越不甘心!至少要狠狠的揍他一顿才解恨。
        “不要忘了我们的身份,上一次你擅自闯去冷家和冷天逸动手就引起牧易霆的怀疑了。”御如风侧目看向身旁忿忿不平的雷熙,熙的想法永远都简单的写在了脸上,明明都经历了那么多黑暗和血腥,却还是单纯的一眼就能被看透。
        “那是我看到冷天逸那混蛋一时没有忍住。”对上御如风那看似温和的表情,雷熙莫名心虚的嘀咕一声,自己性子即使再火爆,再张狂,可是一对上如风,莫名其妙的就不敢违背如风的意思。
        “虽然不能找冷天逸,那就让你烧了这屋子消消气。”御如风笑着开口,温润的表情此刻显得格外的温柔,隐隐的带着宠溺一般,“jane,你就假死,彻底断绝一切和联系。”
        假死?简宁疑惑的一怔,随即明白的点了点头,也罢,这样就更好,过去的委曲求全的简宁已经死了,就让她这样了无牵挂的带着宝贝回**。
        等雷熙和御如风离开之后,简宁静静的向着楼上的卧房走了过去,黑暗的之下,那一张清瘦的脸上有着复杂的沉思,宝贝还在温箱里,为了不让冷天逸有任何的怀疑,所以简宁没有离开大宅,而是选择安静的等待,等宝贝更健康一点,就永远的离开这里。
        大宅只有两个打扫收拾的佣人,平日里却是住在大宅花园最北侧的一幢两层的小楼里,早上打扫时看着一地的狼籍,张妈不由的撞了撞身后的张叔,“我就说昨晚好像听到夫人在自言自语,你还不相信,你看看客厅给砸的什么样了。”
        “好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夫人的孩子在医院死了,夫人肯定是心里头难受,不要碎嘴,快做事!”张叔瞪了一眼张妈,快速的收拾起了杂乱的客厅。
        第二天,夜里,原本忘记白天收拾衣服,张妈夜里在睡之前快速的爬起来,刚走到简宁二楼卧房的窗户下,忽然听见隐隐的哄着孩子的声音,而窗户边,一道清瘦的身影正抱着“孩子”似的摇晃着,吓得张妈顾不得衣服,风一般的跑回了小楼,脸色煞白成一片,夫人难道精神有问题?
        卧房里,刚和御如风通电话,哄着温箱里哭泣的宝贝,却没有想到卧房的门外忽然传来了声音,简宁疑惑的打开门,这才发现狼犬“捷克”竟然呜呜的叫着,直接的冲了进卧房里,撒娇似地蹭着女主人的腿。
        “捷克你是怎么过来的?”错愕的走到窗户边,远远的看向安静而黑暗的路面,从冷家的大宅到老宅这里至少有两个小时的车程,捷克是怎么过来的。
        呜呜的叫着了两声,捷克昂起头,那一双眼睛里流露出骄傲无比的神色,似乎向女主人炫耀着自己的聪慧。
        一连七天,大宅里不是传来狗叫声,就是听到简宁那隐隐的哄着孩子的身影,而常常又是摔东西的声音,让张妈再次深信不疑的认为简宁真的因为孩子的死而疯了,就连原本的张叔也皱着眉头,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回到住宅告诉老夫人和先生。
        “今天看起来要下暴雨了,等明天天晴了打电话回去,老夫人或者先生也好过来看看。”张叔最后说出了决定,和张妈一起将杂乱的客厅收拾干净。
        “夫人还真可怜,瘦成那样,这会又病了,昨晚上我听到夫人在屋子里又喊又叫呢。”张妈点了点头,叹息的看了一眼二楼的卧房的方向,真的是作孽啊。
        而另一边。
        “谁让你推开我的!”气急败坏的咆哮着,雷熙愤怒的盯着坐在沙发上的御如风,原本那一张温润如玉般的俊美脸庞此刻左脸颊上却多了一道狭长的伤口,虽然上了药,可是却还是红肿起来。
        “习惯了而已。”并不在意脸上的伤口,御如风淡笑的看着暴跳如雷般气恼的雷熙,因为想要烧毁老宅,所以需要在屋子里做些手脚,打电钻的时候,钻头估计是钻到了坚硬的花岗岩墙壁,钻头断掉飞了出来。
        而电光火石的瞬间,一旁的御如风推开了雷熙,可惜那飞裂的钻头却划过了他的脸,留下了一道狭长的伤口,这也是为什么昨夜张妈听到的喊叫声。
        看到御如风那完美无缺的脸上突然鲜血淋漓,雷熙气急败坏的怒吼声。“我已经不需要你保护了!”
        暴躁的低吼,雷熙砰的一下将手里的药瓶给摔在了地上,气恼的转身向着屋子外走了去,自己已经不是当年孤儿院那个被人人欺负的顽劣小男孩,他已经长大了,不需要如风的保护了,为什么他还是这样,每一次遇到危险都是挡在了自己的面前,他难道不知道自己也想要保护他,保护这个将他从孤儿院带走,明明也只有十三岁,却收养了自己这个七岁孤儿的朋友兼家人。
        还是一样的火爆脾气,和当年一模一样,又倔又烈,御如风笑着看着离开的雷熙,抬手抚上了脸颊上的伤口,钻头差一点就划到了眼睛,所以雷熙才会这么的愤怒生气,可是他却不明白,宁愿自己受伤,甚至真的伤残了眼睛,自己也无法看着雷熙在他的面前受伤。
        入夜,果真是雷声大作,风呼啸的刮着,不时的有闪电如同银蛇一般撕裂了天空,暴躁的狂风在轰鸣的雷声里卷积着,似乎要摧毁一切可以摧毁的东西,可是这样大的雷声,这样让人感觉到恐惧的闪电,可是天气去暴躁的没有落下一个雨点。
        凌晨两点,简宁静静的看着这住了一个星期的大宅,静静的将点燃了卧房的窗帘,片刻之后,火苗倏地蔓延开来,从里面锁上了所有的门,简宁一身黑色的劲装,利落的从二楼的窗口跳了下去,而狼犬“捷克”也矫健的跳下窗口,和女主人一起飞快的消失在了黑夜里。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font>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