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天价前妻》-> 第四十八章 强行挽留
第四十八章 强行挽留 作者:吕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6-14
  •         “没有用的东西,连个孩子都保不住,简宁,你说你还有什么脸住在高级病房里!”讥讽的开口,方素梅愤怒的斥责着,恶毒的脸上满是冰冷和毒辣,“原本以为你至少还能给冷家传宗接代,看来下等人果真是下等人,竟然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
        “说完了吗?请离开!”虽然还是一如既往清幽的嗓音,可是或许是少了之前那份小心翼翼的维护,简宁平静如水的面容此刻却显得有些的清冷,那一双幽深的眼眸冷淡淡的看着怒骂的方素梅,清淡之中却给人一股压迫的冷意。
        呆愣一怔,被简宁此刻那股从骨子里透出的寒冷之意震慑住,可是瞬间,方素梅立刻就反应过来,狰狞着一张恶毒的脸,如同泼妇一般的向着站在门口的简宁冲了过来。
        “你竟然还敢这么对我说话?以前是我看你肚子里有冷家的孩子,才会让你这样的下等人进冷家的大门!”暴跳如雷着,方素梅愤怒的看着清冷如霜的简宁,扭曲着脸,“你立刻给我滚出冷家,一毛钱都不要想带走!”
        “孩子没有了,你们冷家凭什么将责任怪到阿宁身上,冷天逸,你自己告诉你妈,这孩子为什么会夭折?”黎岚快速的跑了过来,一般将清瘦的简宁给拉到了自己身后,愤怒的回头质问着这么多天来第一次露面的冷天逸。
        “天逸,你来的正好,你立刻和这个没用的女人划清关系,连个孩子都保不住,冷家才不会要这么没用的废物!”知道冷天逸之前容忍着简宁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如今孩子没有了,天逸肯定不会看上这个怯弱无能的下等人!
        方素梅得意的笑着,慢条斯理的走到了峻寒着面容,目光沉寂的冷天逸身边,盛气凌人的看着一旁的简宁,等着她哭喊着向自己求饶。
        “岚姐,谢谢你,我已经没事了。”没有看一旁的冷天逸一眼,简宁微笑的向着身前一直维护自己的黎岚道别,柔和的嗓音,清瘦而略带苍白的脸上有着平静如水般的浅笑,淡淡的风姿,让简宁整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娇弱却又透着坚强。
        “没事就好,以后有什么事记得来找我。”黎岚笑着点了点头,知道简宁这是在向自己道别,只感觉心头一酸,抬手拍了拍简宁的肩膀,“你要照顾好自己,不要再这么瘦了。”
        点了点头,简宁转身闲着病房走了过去,等拿了随身的包就可以离开了,擦身而过,曾经这个让她有过希望和等待的人,又亲手残忍而恶毒的毁掉了她那最后的梦,梦碎了,人也该清醒了。
        “天逸,你看到了吧,简宁根本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再次被简宁无视着,方素梅不甘心的抱怨着。
        过去的这一年多里,这个下等人就是这样,永远都是低着头,怯弱的连话都不敢说,而正是这样,让方素梅就更加的恼火和厌恶,冷家可是首富豪门,居然有这样丢脸的媳妇,现在这样最好,孩子没了,否则方素梅还真的担心以后那孩子就和简宁一样没出息。
        冷傲的身影径自的向着病房走了过去,在方素梅要跟过来时,冷天逸峻寒的眉宇挑了起来,直接的将门关上,隔绝了方素梅那喋喋不休的骂声。
        根本没有什么需要收拾的,原本当天就准备离开冷家,所以只将随身的包检查了一下,确定护照、身份证都在,简宁这才转身看向站在门边,阴厉着面容的冷天逸。
        不想去怨恨他,可是当看见这一张冰冷酷寒的脸庞时,莫名的,简宁却立刻想起之前在手术室里听到的话,那样的狠绝无情,那样践踏着她和宝贝的生命,连平静都无法维系,简宁冷淡的收回目光,清幽的嗓音显得无比的冷漠,“请让开。”
        “你要走?”紧抿的薄唇终于开口,低沉的嗓音压的很低,冷天逸目光复杂的看着瘦了很多,也冰冷了很多的简宁,一直都知道她留在冷家只是因为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可是他真的没有想过会发生这样的意外,孩子会早产、夭折。
        “我想已经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吧。”简宁自嘲的勾着唇,那看似柔和清瘦的脸上表情冷的嘲讽,冷冷的低头看着冷天逸抓住自己手腕的大手,“放手,冷先生。”
        “简宁……”道歉的话却已然无法说出口,说出来了也没有意义了,冷天逸线条刚冷的脸庞阴沉着,深邃的黑眸里目光歉然的看着冰冷如霜的简宁,从来不知道一直那么柔和忍让的她竟然会有这样冰冷疏离的一面。
        没有恨,没有怒,却让冷天逸明白这一次自己是真的伤害到了她,可是当时成浩没有到医院,如果让黎岚贸然手术,导致脐带血被细菌感染,那么晚羽就真的没有救了。
        “我该走了。”要将手从冷天逸的禁锢里抽出来,可惜他却攥的紧,简宁怔了一下,不由的皱着眉头,清幽的目光冷漠的看了过来,“冷先生,脐带血你也拿走了,我想我与你已经没有用处了吧?”
        只要放开手,她就会离开,冷天逸莫名的感觉到一阵不安和烦躁,峻朗的脸庞紧绷着,抓着简宁的手腕却愈加的用力,是因为愧疚吗?毕竟那也是他的孩子,是她期盼了很久的孩子。
        “你这样要去哪里?”暗沉着嗓音,冷天逸皱着眉宇看向简宁,她没有文凭,大学肄业,又没有房子没有存款,她这样想去哪里?
        “那也和冷先生无关。”从冷天逸的眼中看出了他想要说的话,简宁冷淡的开口,用力的将手从他的大手里抽了出来,漠然的转身开门准备离开。
        “简宁!”可惜当她的手落在把手上时,冷天逸却突然再次的阻止,冷厉着脸上有着一股莫名的烦躁。
        “难道冷先生还想要脐带血吗?”冷嘲的开口,简宁背对着身后的冷天逸,自从遇见他,自己已经变的很低很低,几乎低到尘埃里了,他如今这样不放她离开,是因为愧疚和自责吗?可惜已经没有必要了。
        “是,因为早产,脐带血分量不够,需要进行二次手术。”烦躁里,冷天逸突然的开口,冷沉的嗓音从薄唇里吐了出来,显得冷酷无比,可是当看着简宁那背对着自己,倏地僵硬的身体,冷天逸幽沉不见底的黑眸里露出浓浓的歉意,这或许是唯一能将她强行留下来的借口和理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