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天价前妻》-> 第十八章 勃然怒火
第十八章 勃然怒火 作者:吕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6-14
  •     (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疑惑的怔了一下,看着那坚定抓住自己手的阎成浩,简宁平静的小脸上有着疑惑,这么久以来,他对自己总是谦和有礼里透露着疏远,可是牵手这么亲密的举止?
        “我关心自己未来干儿子的妈咪有什么不对吗?”侧过目光,对上简宁满是疑惑的脸色,阎成浩忽然心情愉悦的调侃着,一脸的坦然自若。大文学www.dawenxue.net 。
        傻傻的愣住,没有想到阎成浩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简宁呆呆的看着笑容亲切的阎成浩,愣愣张着樱唇,一双总是平静低垂的眼睛此刻却略微的瞪大,看起来不再是呆板死气。
        原来她也有这样的表情,这才是二十岁的女孩才该有的表情,阎成浩被简宁此刻呆愣的表情彻底逗乐了,薄唇上扬,清朗的笑声带着无比的愉悦和轻松回荡在庭院里。
        难得的清瘦的脸上窘迫的多了一抹红晕,简宁快速的收回呆傻傻的表情,径自的向着屋子走了去,不理会身后突然转变的阎成浩。
        “天逸,你现在看到了吗?那个简宁看起来一脸温柔贤淑的模样,骨子里根本就是放荡下贱,不但勾引黎朗,连成浩都被她给魅惑住了!”方素梅看着突然回来的冷天逸,得意一笑,目光得意的看着庭院里的简宁,这一次可是被天逸给逮了正着。大文学www.dawenxue.net
        阴沉着脸,冷天逸目光复杂的透过汽车玻璃看向院子里一起离开的两个身影,他知道从一开始成浩就有些同情简宁,可是却没有想到成浩竟然会和简宁这么亲近。
        五官分明而深刻的脸庞上表情愈加的霜寒冰冷,冷天逸打开车门径自的向着庭院走了过去,却并没有进屋,冷傲的黑色身影静静的站在树下,点燃了一支烟,白色的烟雾萦绕着,衬托出一张不怒而威的冷沉脸庞,那皱起的眉宇似乎说明着此刻那不悦的情绪。
        安置好了简宁,阎成浩刚下楼走出门变看见属下冷漠站在一旁的冷天逸,温和一笑的走了过来,“不是要开会吗?怎么回来了。”
        “你最好和简宁保持距离!”冷冷的嗓音音调不大,可是却可以轻而易举的感觉到隐匿在冰冷声音里的警告,冷天逸冰寒着严峻的脸,锐利的眼神看了一眼楼上简宁的卧房,他不准任何人破坏自己的计划,包括成浩。
        知道冷天逸的怒火因为什么,阎成浩点了点头,“放心,我不会告诉简宁什么的,只要脐带血就可以救晚羽,对简宁而言这没有实质性的伤害。大文学www.dawenxue.net”伤不了她的身,伤的不过是她的心,她的感情而已。
        “记住你的话。”冷天逸冷哼一声,伟岸的身影径自的向着屋子走了去,虽然知道成浩不会破坏自己的计划,可是冷天逸却无法压抑突然涌现出来的无名怒火,或许只是太担心晚羽了,所以看到成浩和简宁如此亲密,自己会如此的愤怒,不过有了成浩的保证,自己就不需要担心什么了。
        二楼卧房,简宁听到开门声,疑惑的将手里的衣服收进衣柜里,回头看着站在门口的冷天逸,错愕一怔,“你怎么回来了?”
        “我不能回来吗?”被简宁的问话挑起了刚刚才熄灭的火气,冷天逸冷声反问着,黑色的冷酷身影径自的向着简宁走了过来,总是冰寒冷漠的面容里此刻却有着严重的警告,“以后离成浩远一点。”
        “担心我真的红杏出墙?”自嘲的笑了起来,落在橱柜把守上的雪白小手倏地用力收紧,清楚的接收到冷天逸眼中的怒火和鄙夷,一直平静的心第一次如此的愤怒,他是担心自己真的去勾引阎成浩,还是担心自己从阎成浩身上探听到什么秘密。
        “简宁,记住你的身份!”没有想到简宁会反驳自己,冷天逸愣了一下,随即一双幽深的黑眸里寒霜遍布着,冰冷的声音也充斥着怒火,如果她真的要和成浩在一起,只要成浩不在意,自己绝对没有意见。
        可是一切的前提是在自己取得了脐带血,救了晚羽之前,冷天逸寒着面容,表情阴霾的厉害,一直以来都以为她似乎温柔贤淑的,可是现在看着自嘲冷笑的简宁,冷天逸感觉到一股莫名的诡异感觉,眼前这个女人真的在自己的掌控之下吗?
        “冷天逸,即使带着肚子里的孩子,我也可以养活自己。”真的累了,以前还可以骗自己,至少他还在乎孩子,可是在牧斐凡将一切都戳破了之后,简宁连找一个欺骗自己的理由都没有了。
        “简宁,不要以为我的纵容就让你可以为所**为!”听到简宁要离开的话,冷天逸表情阴霾的更甚,眼中迸发出的阴冷让人不寒而栗,大手倏地抓住了简宁纤瘦的手腕,一字一字,冷酷绝情的从薄唇里吐了出来,“你想走可以,等生下孩子之后,你要去哪里就去哪里!”
        “冷天逸,你真的在乎这个孩子吗?”仰起头,虽然手腕被冷天逸用力的掐住之下,痛的似乎连同手骨几乎要被他给掐碎了。
        可是简宁却如同感觉不到痛楚一般,仰起的脸上表情太过于平静,平静到让人感觉到一股无处遁形的透彻,他真的是在乎孩子吗?
        “那是我的孩子。”虽然在盛怒之中,可是冷酷的语调却无比的坚定,因为只有这个孩子的脐带血才可以救晚羽,冷天逸冷冷的盯着反抗自己的简宁,太过于近的距离,温热粗重的气息甚至喷吐在了简宁的脸上。
        他真的在乎这个孩子,一瞬间,简宁感觉到了一丝的欣慰,侧过脸,避开冷天逸的气息,而随着情绪平静下来,这才感觉到手腕上的疼痛。
        察觉到简宁平静的小脸上隐约闪现的痛苦表情,那侧过的小脸上纤细的眉头轻轻的皱着,好像很痛一般,让冷天逸这才惊觉自己还掐着简宁的手,随着大手的松开,那雪白纤细的皓腕上却已经多了一圈被掐出来的红痕。
        莫名的怒火消失的无影无踪,看着简宁手上的瘀痕,冷天逸突然感觉心头软了下来,原本低沉冷酷的嗓音也染上了一丝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情愫,“坐下来,我去拿药。”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font>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