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天价前妻》-> 第十五章 莫名怒火
第十五章 莫名怒火 作者:吕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6-14
  •     (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简宁,你竟然还敢说你没有勾引黎会长?!”愤怒着,冷菱菱直接的推开门向着病床上的简宁扑了过去,盛气凌人的脸上此刻满是熊熊的怒火,口不择言的怒骂着,“你这个不要脸的下贱女人,勾引了我哥,母凭子贵的进了冷家还不甘心,竟然还敢不要脸的勾引黎会长!”
        “冷菱菱,你做什么?”黎朗快速的拦住扑过来的冷菱菱,刚刚还略带着尴尬的帅气脸上此刻全都是不悦,上一次在餐厅里,她就是这样侮辱阿宁的,这次在医院更是变本加厉。大文学www.dawenxue.net 。
        “黎会长你让开,我今天非要教训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根本没有看到黎朗越来越生气的面容,冷菱菱扭曲着脸,喷火的双眼里满是嫉妒和不甘心,这个不要脸的下等人,竟然上一次还说她和黎会长没有关系。
        刚走到病房门外,就听到了冷菱菱那尖锐的刺耳的怒骂声,冷天逸冷沉的脸上温度倏地降了几分,原本幽深的眼眸里目光锐利起来。
        “冷菱菱,我说过的话你忘记了吗?”冷天逸冷眼看着病房里的一幕,峻冷的脸上一派的漠然,可是那低沉、冷厉的语调却足可以让发怒的冷菱菱感觉到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威势和森严。
        “哥,你是不知道,她竟然不要脸的又勾引黎会长!”不甘心着,可是对上冷天逸那不怒而威的脸色,冷菱菱气恼的直跺脚,愤恨的目光死死的瞪着简宁,都是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一而再的勾引黎会长,才会让自己被哥训斥,在黎会长面前丢脸。大文学www.dawenxue.net
        这个就是阿宁的丈夫?黎朗抬起目光打量着眼前的冷天逸,一身黑色的高级手工西装,将他伟岸冷傲的身影衬托的更加修长。
        一张峻朗却森严的脸庞,完美的五官如同雕刻师凿刻在脸庞上一般,飞扬的浓黑眉宇,一双幽深不见底的锐利黑眸,挺立的鼻翼,微抿的薄唇,那份王者的冷傲气息不言而喻,尊贵里带着让人臣服的凛冽,睥睨着众生,如同站立在远端的帝王霸者。
        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简宁会爱上这样的男人,这个男人是任何女人都会爱上的,黎朗刚刚因为表白而激动的情绪慢慢的冷却下来,比起眼前这个冷傲尊贵的男人,自己这个大学还没有毕业的毛头小子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菱菱,送黎朗回去,简宁需要休息了。”富有磁性的嗓音带着冷沉和暗哑,虽然只是一句简单的话,却有着不容拒绝的威严。
        冷天逸径自的走向了床边,经过黎朗身边时,余光冷冷的掠过,这就是黎朗?等拿到脐带血之后,如果简宁愿意,眼前这个年轻的男人对简宁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大文学www.dawenxue.net
        “学长,你先回去,谢谢你来看我。”对着有些呆滞、失落的黎朗微笑的开口,看来学长和冷菱菱之间还真是有缘分,每一次学长见自己的时候,总是会遇到冷菱菱。
        “那我先回去了,阿宁,你照顾好自己。”失落的情绪在看见简宁那纯净无暇的笑容时,莫名的,黎朗倏地又感觉到力量回到了自己的身上,就算自己比不上阿宁的丈夫,可是如果他不善待阿宁,日后,自己一定会将阿宁带走,给她最好的照顾。
        恢复了精神,黎朗潇洒一笑,阳光般的脸上有着洋溢的力量和光芒,对着简宁摆摆手,径自的向着病房外走了去,不理会身后跟过来的冷菱菱,对于这样的富家小姐,自己绝对是敬谢不敏,能不见面就更好了。
        一直依在病房门边的阎成浩看了一眼笑容亲和的简宁,转身走了出去顺手关上门,看来牧斐凡并没有和她说什么,其实牧斐凡自己也根本不知道天逸要做什么,而且简宁如此爱着天逸,就算牧斐凡真的要挑拨,只怕也没有那么容易。
        再次有些迷失子眼前简宁那笑容之中,明明只是一张平凡无奇的脸,可是当她笑起来时,冷天逸突然感觉这一张苍白普通的脸却显得格外的独特。
        微微笑弯的眼,樱红的唇角上扬起好看的弧度,露出脸颊边小巧的梨涡,那原本怯弱不安的气息因为这一笑而消失的无影无踪,她的周身似乎不见了那样晦暗孤僻的气息,反而显得明亮而纯净。
        看到冷天逸,虽然还是那一张让自己用心去爱的熟悉身影,可是从催眠黄大石得到的信息,再加上刚刚牧斐凡那些话,简宁敛下笑,低垂下眼睑,不让眼中那份痛流淌出来,就这样卑微着维系这段根本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付出的感情和婚约。
        “身体怎么样了?”看着又恢复怯弱,低着头的简宁,刚刚那笑似乎成了昙花一现一般短暂,冷天逸不由的冷沉下脸色来,说不出来的烦躁和怒火交织在胸口。
        简宁她之所以一直留在冷家,留在自己身边,其实也是因为她是孤儿院出生,所以才会渴望一段家人般的感情,渴望有一个家,所以才会忍受这么多,否则为什么自己却从来不曾看见她的笑容。
        “我没事。”低垂的目光看着小腹,过长的刘海遮掩之下,隐匿了那一双清澈眼眸里的波动,不去问,是怕连这样脆弱的表现被戳破,被子里简宁一双纤瘦的手用力的攥紧,指甲深深的摁进了掌心里。
        连牧斐凡这样一个外人都察觉到冷天逸别有目的,更何况自己这个为冷天逸怀上孩子的枕边人,卑微的想着至少他还在乎孩子,可是简宁知道自己似乎到了极点,却再也无法压抑了。
        又是这样,冷天逸居高临下的看着永远都是低着头不安的简宁,之前她和黎朗之间不是交谈的很愉快,似乎到了自己面前,她永远都是这样,莫名的不悦和烦躁的情绪似乎更甚了几分。
        其实自己根本不用放下工作过来医院,牧斐凡他还不在眼里,不要说牧斐凡根本查不出来什么,就算他查出来了又如何?冷天逸完全可以将简宁留下来,直到取出脐带血。
        可是接到成浩的电话时,他立刻赶过来了,可是此刻,冷天逸峻冷的眉宇微微的皱了一下,冷眼带着厌恶看着低头不语的简宁,冷傲的身影刚准备转身离开,却在瞬间被一只冰凉的手突然的抓住了他的手。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font>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