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天价前妻》-> 第四章 酒吧帅哥
第四章 酒吧帅哥 作者:吕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6-14
  •     (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消消火,jane只是想要自己彻底死心而已。大文学www.dawenxue.net 。”相对于雷熙那火爆的脾气,一身银白色长风衣的御如风淡雅一笑,姿态从容而悠闲的晃动着手里的酒杯,如水般的目光注视灯光之下的红色的液体,jane只是等自己不该有的期盼彻底的被斩断,浴火才能重生。
        “死心?我直接让那个混蛋男人死掉更方便。”牙齿咬的嘎吱声响,雷熙帅气的脸上怒火更旺盛了几分,那个该死的混蛋男人!表情显得无比的凶狠,最好不要让自己碰到,否则他定会在他那张死人脸上狠狠的给上几拳。
        “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这辈子他会很长寿。”如同雷熙的怒火还不够炽热一般,御如风悠然一笑,修长的手指之间却多了一副精美的塔罗牌,动作熟练而优雅的洗牌、切牌,随后将塔罗牌放在了桌子上。
        御如风俊逸温和的脸上多了一份神秘的气息,随着精神的集中,原本黑色的眼珠此刻却慢慢的转为了淡泊的银色瞳孔。
        “算出什么来了?”看着无比虔诚的御如风,原本从来不相信这些神鬼测算的雷熙难得的收敛了自己暴怒的一面,只是没有御如风这样的虔诚专注,似乎手里的塔罗牌就是人的命运一般,他一直相信命运就在自己的手里,在自己的拳头之下。大文学www.dawenxue.net
        银色的瞳孔里隐约闪烁着熠熠的圣洁光芒,御如风注视着桌子上呈六芒星排列的七章塔罗牌,缓缓的翻开第一张。
        “吊人,悬吊的人预示着jane会遭遇厄运,她的生命被绳索绑缚住,人最脆弱的脖子被绳索套住,说明jane最脆弱的心将会受伤。”御如风清朗的嗓音如同山泉一般静静的回响着,让听到的雷熙刚刚熄灭的怒火蹭的一下再次的燃烧起来。
        “第二张牌魔术师,预示着jane即将面对变化莫测的局面。”脸色微微的有着细微的变化,御如风接着翻开第三张塔罗牌。
        “死神?”雷熙一双眼倏地的瞪直,不需要御如风看到这样一张牌,雷熙用脚趾头去想也知道绝对不是好预兆。
        “是,黑暗死神,生死一线。”御如风那总是云淡风轻的面容缓缓的有了细微的裂痕,不再对雷熙解释,慢慢的将余下的四张牌翻开,许久的沉默之后,那银色的瞳孔又回归为了黑色。大文学www.dawenxue.net
        “靠,如风,到底是好是坏?”等的交集的雷熙直接连粗话都出口了,虽然总是狂躁暴力,可是一想到jane,却还是有着隐隐的担心。
        “放心,有惊无险。”笑着开口,御如风站起身来,将塔罗牌收了起来,灯光之下,银白色的风衣将他的身影拉的更加的修长,一头及肩的黑发随意的散落着,勾勒出一张梦幻般绝美的脸,带着几分的神秘,几分的黑暗。
        一夜无眠,直到早上才迷迷糊糊的才睡着,可是闭上眼不到半个小时,敏锐的感觉到卧房外越来越逼近的脚步声,简宁干涩的睁开眼,空荡荡的卧房里只有自己孤单的身影,双人大床的另一边永远都是冰冷的空寂。
        “都八点多了,还在睡?你当自己是猪吗?还是说怀了冷家的孩子,你就真的当自己是冷家的主人了!”直接的用钥匙打开卧房的门,方素梅满脸嫌恶的看着床上还睡着的简宁,虽然已经是四十多岁,可是依旧化了妆,法国最新款的春装,风韵犹存的脸因为这样尖酸刻薄的表情而显得异常的丑陋。
        抚着肚子里的宝贝,简宁睁开眼,隐匿住眼底那一闪而过的厌恶情绪,面对着怒骂的方素梅的依旧是一双清幽的眼睛,看似怯弱无能,可是如果仔细看,透过那过长的刘海会发现那一双所有人都以为平静无奇的眼睛,却如同湛蓝的大海一般的深邃。
        “看什么看?睡到现在不起床装委屈可怜吗?不过就算你是真委屈,也没有人会在乎,天逸可是连看都不会看你一眼。”方素梅讥讽的笑着,带着鄙夷嘲讽的目光如同利刃一般毫不客气的射向床上的简宁。
        宝贝,妈咪不会离开,因为妈咪想要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因为妈咪真的很用心的去爱着你爹地,简宁温柔的用纤瘦的手指抚摸着凸起的肚子,平静而清瘦的脸上有着亲切和慈爱的温柔。
        “哼,连骂成这样都不敢接嘴,你就那么想要进我冷家的门,连自己的脸面和尊严都不要了吗?”骂了半天却如同对空气讲话一般,方素梅无趣的别开脸,真是无聊又无趣的下等人,就算是骂了院子里的“捷克”,至少捷克还会汪汪的叫上几声,简直连狗都不如的下等人。
        “对了,今天菱菱要从学校回来吃饭,快去市场买些菜回来,不要怪我这个当妈的指使你做事,为了以后可以顺利生产,你最好多活动活动,不要像猪一样除了吃就吃睡。”方素梅提到自己的女儿,终于那恶毒的表情有了一丝的改变,从精致的皮包里快速的掏出两张大钞,打发乞丐一样,趾高气扬的一笑,手里的钱直接的丢在了地上,得意的扬长而去。
        过了一夜,原本的脸此刻却慢慢的消了肿,可是因为肌肤过于苍白,脸上却还残留着淡淡的巴掌印,若是仔细一看,却还是能发现。
        “夫人,路上小心一点,真的不要老头子送你过去吗?”柳妈担心的看着眼前的简宁,明明已经七个多月的身孕了,可是老夫人却总是让夫人做这做那的,夫人的身体看起来哪里像是有身孕的人,如果不是这凸起的肚子,根本就是营养不良。
        可是即使如此,老夫人****夫人也就算了,先生却也半点不在乎夫人的身体,似乎根本不在意夫人越来越瘦,越来越沉默。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font>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