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    第267话
        因为看不见,所以全身上下的感官更加集中在下腹的火热处,凝聚成一点,现在这个笨女人居然说停就停,现在的情况,不上不下,说是要要了他的命也不为过!
        他抓住她的手,重新覆上了那一处火热,雨洛咬着下嘴唇,不愿看着他难受,所以不忍拒绝他,筱雪说,男人的那方面的需求一旦被挑起来,不被满足的话,是会死人的。
        雨洛被脑海中冒出来的筱雪的话吓到了,她后悔被那个**荼毒太多,当初什么都不懂,也不在意,现在真正遇到了,才发现有多么让人羞涩,可筱雪说的,又偏偏好像是对的。
        温暖的小手,手心因为紧张而溢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水,圈住夜修宸的骄傲,越发让他激动。
        “洛洛,上下移动,试着,加快速度。”
        他隐忍着,尽量让自己克制住,他怕自己的望欲太强烈,吓到了她。
        可是,她的动作太生涩,他又是高兴又是懊恼。高兴的是她初经人事,什么都懵懵懂懂,所有的经验,都是他带给她的;懊恼的是,她不懂,所以,他更加难受,得不到满足的那种感觉,让他的全身都像被扔进了火坑,灼热难受。
        “嗯。”
        雨洛乖巧地点了点头,听他的话,五指圈住,上上下下加快速度移动,可是,他的那里越变越大,而且灼烫得厉害,她一手掌握不住,经常卡住,动得不顺畅。
        “洛洛……”
        夜修宸终于忍不住,猛地抓住她的小手,引导着她,快速上下移动着。
        雨洛心一跳,她的手,被他紧紧包裹住,而他的那里,又被她的手紧紧包裹住,他带领着她,一遍一遍抚摸过他的那个地方。
        “洛洛,你感受到了吗?”
        夜修宸突然问道,声音带着沙哑的蛊惑。
        雨洛呆呆地盯着被她小手包裹住的地方,脑海中混沌迟钝,心里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无法言语,只觉得,所有的思想,都变得缓慢起来。
        “感受到什么?”
        她傻傻地问着,却只听到他低低一笑,薄唇微勾,一刹那的风华,是让全世界的男人女人都嫉妒却畏惧的王者气质。
        “感受到,我为你而悸动,我为你而膨胀,我为你,而灼热……”
        “不,不要说了……”
        雨洛慌慌忙忙地打断他,她就是再不懂,此情此景,也听得出他话里的另一番含义。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赖……
        她倏然抽回了被他握住的小手,惹来夜修宸不满的一声低吼。
        他的那里,失去了她的包裹,瞬间暴露在空气中,雨洛站起身,背对着他,别开了眼。
        她到底怎么了,居然不顾矜持,可以对着没有穿衣服的夜修宸,而且,刚才,还做了那种事?
        “洛洛,你害羞了?”
        夜修宸又好气又好笑,她这样三番两次喊停,他都快怀疑他会被她弄出病来。
        “我,我……”
        雨洛“我”了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来,刚才她所做的事情对这个保守的小女人来说震撼太大,她还没有消化过来,脑子里一片混乱。
        “我,我要出去了!”
        又是懊恼又是气愤的语气,夜修宸听出来了,心里暗暗叫苦,看来,他这次真的做得过火了,他的洛洛不过是个十九岁的女孩子,能迈开刚才那一步,愿意帮他解决,他已经很满足了,只怕,要想再让她来一次,是怎么也哄不住她了。
        夜修宸苦笑着,两个人僵持着,他身上还没穿衣服呢。
        良久,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洛洛,不是要出去散步吗?难道你想让我就这样出去吓到人家?”
        “你——谁让你不穿衣服的……”
        “哦?”夜修宸挑了挑眉,故意逗她,“不是你脱掉的吗?”
        雨洛羞愤地跺了跺脚,男人一旦无赖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
        夜修宸就是最好的例子。
        雨洛任命地将夜修宸从地上扶了起来,拿过他的衣服,替他穿好。
        “裤子呢?”
        夜修宸你这个混蛋!
        “你自己穿。”
        “洛洛,我看不见……”
        夜修宸的声音突然变得低落起来,雨洛奇怪地抬起头,恰恰看到他深邃的黑眸里,此刻含了落寞,如受了伤的小鹿,让她忍不住要想,她是不是对他太过分了。
        感受到有人在自己面前蹲了下来,夜修宸心里一喜,看来,失明了,也不代表都是坏事,至少,这个倔强的小女人,会被他吃得死死的。
        “抬起腿。”
        雨洛没好气地命令道,夜修宸乖乖地抬起腿,等到两只腿都迈进了裤腿里,她急忙松手站了起来。
        “夜修宸,你自己把裤子穿好,可以么?”
        在雨洛看来,就算看不见,自己摸索着把裤子提起来总归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吧。
        “好。”
        夜修宸出乎意料地好说话。
        “洛洛,你过来,我看不见,你扶着我,好吗?”
        近乎哀求的语气,又是那个眼神。
        雨洛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上辈子欠了夜修宸的。
        夜修宸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依靠在了雨洛身上,她吃力地承受着他高大的身躯,只求他赶快把裤子穿好。
        夜修宸的手,摸索着找到裤子的边缘,往上提,下一秒,却停了下来。
        “怎么了?”
        “洛洛,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雨洛狐疑地问道,两个人的身体挨得极尽,面前的男人,腰腹部,突然动了动,她顿时身体一僵,他的那里,居然……
        “提不上去。”
        夜修宸索性松了手,他的那里果真耀武扬威,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
        雨洛脸色通红,不知道是气愤还是害羞。
        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洛洛,你知不知道,男人如果被挑起了火,不灭掉的话,是会烧伤自己的。”
        跟筱雪一样的说辞。
        “那,那怎么办?”
        雨洛也急了,偏偏要命的是,这个时候,浴室外传来了阿木的声音。
        “小雨,你在吗?”
        声音越来越近,雨洛心里一惊,还没来得及回答,那声音已经来到了浴室门口。
        阿木敲了敲浴室的木门。
        “小雨,发生什么事了?”
        大概是听到了刚才的响动,阿木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小雨,你在里面吗?”
        雨洛慌了,浴室的门忘记了反锁,阿木随时随地可以冲进来,她看了一眼夜修宸下腹“雄伟壮观”地景象,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小雨,小雨?!”
        阿木的声音变得焦急起来,雨洛急忙说道。
        “我,我在!”
        “哦,小雨,你在里面啊。发生了什么事吗?我刚才听到了很大的响动。”
        “没,没事。”
        雨洛下意识看了一眼夜修宸,他的脸阴沉沉的,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天空,气压低得可怕。
        “真的没事吗?”
        门外的阿木,看了一眼空旷的大床,有些不放心。小雨和他哥哥在浴室里吗?他哥哥那么大的人,还需要她帮他洗澡?心里有些不舒服,恨不得冲进去看个究竟,可是他又怕小雨不高兴,只能站在门外。
        “没事,真的没事。”
        “嗯,那你赶快下楼吧,阿妈做了早餐,让你们下来吃呢。”
        “好,好,我马上就下来,谢谢你,阿木,你先下去吧。”
        “哦。”
        阿木有些失落,深深看了一眼紧闭的浴室门,还是不死心。
        “没事,我就在外面等你们。”
        夜修宸的脸色越发难看,雨洛急得团团转。
        “洛洛,看来,那个叫做阿木的男人,很关心你嘛。”
        他昏迷的那几天,那个阿木也是不打一声招呼就闯进别人的卧室吗?
        一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怒火中烧。
        这个女人,总是给他到处招惹一些男人!一个聂少堂还不够,现在又来个什么鬼阿木!
        “夜修宸,阿木在外面等我们,你先穿好裤子,我们出去好不好?”
        雨洛急了,只好求面前的男人。
        “我说了,不是我不想穿,而是穿不上!”
        夜修宸也火大了,那个男人在外面又如何,又没谁叫他等!
        “你!”
        雨洛气结,气息变得粗重,呼哧呼哧的,夜修宸几乎能想象到她此因为气愤而皱在一起的小脸。
        脑海中一个念头闪过,黑眸里划过一抹算计。
        “洛洛,其实,只要这里下去,裤子就可以穿上了。”
        骨节分明的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身下高高昂起的部位,没有一丝羞赧。
        “那你就让它下去啊!”
        “好。”
        夜修宸出奇地好说话,可是,下一秒,雨洛撑大了双眸。
        这个男人,居然,居然……
        “你,你干什么?!”
        夜修宸覆住自己身下部位的手停了下来,让仍旧保持着那个姿势。
        “你不是让我让它下去么?”
        “你,我……”
        雨洛结结巴巴的,她是想让它下去,可是,可是,他可不可以不要当着她的面……
        “看不下去?”夜修宸挑了挑眉,“那你,帮我,可好?”
        “我——”
        拒绝的话还未说出口,下一秒,近在咫尺的男人大手一身,已经将她揽入了他的怀中。
        所有的惊呼被他堵在了口中,他的舌头,强势地撬开她的贝齿,长驱直入,吸吮她嘴里美好的甜蜜,急切,而又猛烈。
        与此同时,他的大掌,顺着她的腰部曲线下滑,扣在她的腰间,往他的身体密密实实地贴上来。
        如此,他膨胀的灼热,瞬间便抵在了她的腿-间。
        雨洛穿的是罗马传统的女士服装,夜修宸轻易地撩起了她的裙摆,拢在腰间,身体死死挤向前,他男性的骄傲,便挤入了她的腿-间。
        “唔——放——”
        雨洛剧烈挣扎着,他却惩罚地咬了一下她的唇瓣。
        “洛洛,有人在外面呢,不想被人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就乖乖地不要出声。”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雨洛的唇,被他密密封住,他的身下,开始迅速动作起来,进出她的腿-间,大腿,被一根灼烫的东西剧烈摩擦着,一次快过一次,她只觉得,大腿,内侧,柔嫩的肌肤,都快被摩擦出血来。
        脑海里,一片空白,双眸睁大,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他的身体,紧紧将她压在墙上,嘴唇恨不得被他咬破,而他身下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停止。
        进,出,进,出……
        突然之间,他的动作,猛然一顿,紧接着,是更加疯狂地律动。
        终于,他死死抱住她,狠狠咬了她一口,整个脑袋,埋在她的脖颈之间。
        雨洛微张着嘴唇,只感到,腿根处,一股灼烫的液体喷薄而出,打在她的腿侧,让她身体一阵阵颤抖。
        耳边,是夜修宸浓重的呼吸,然后,渐渐平稳。
        夜修宸抬起头,薄唇在她脸上移动着,找到她的唇,爱怜地轻啄,一遍又一遍。
        “洛洛,我爱你。”
        想要推开他的手,硬生生收回,雨洛痴痴地看着就在眼前的脸,心里,涌起一股暖流,她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能将那几个字说出口,只能在心底轻轻说道。
        夜修宸,我也爱你。
        没有得到她的回应,夜修宸有些失落,但很快恢复过来,她能容忍他到这一步,他已经很满足了。
        腹部粘腻,都是他的杰作。还好,浴室有备用的家居裤。
        感受到她在他的身上忙碌着,替他收拾残局,夜修宸心里得意而又温暖。
        好像这是第一次,他愿意放下所有大男人的自尊,在她面前,心安理得地享受她的宠爱,哪怕,需要厚脸皮,像一个流氓一样,他也认了。
        阿木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他心里憋得慌,正打算再度敲门的时候,浴室的门,终于开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