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263话
        夜幕降临的时候,整个身体都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终于发出了平缓的呼吸声。
        雨洛缓缓地睁开眼,他埋首在她颈间,浓密的黑发硬硬的,戳在她柔嫩的肌肤上,有些痒有些痛。
        “夜修宸……”
        她轻轻地唤了一声他的名字,他没有反应,带着疲惫的俊脸,此刻看上去,像一个沉浸在睡梦中的大男孩,嘴角微微勾起,在做美梦呢。
        雨洛心里一动,忍不住伸出手,细细描绘他完美的脸部轮廓。
        这个男人,从此以后,是她的了。
        她会用她最大的努力,去关心他,照顾他,一辈子,陪伴在他身边。
        白皙的手指,停留在他紧闭的双眼之间,隔着一厘米的空气,轻轻抚摸着,每一笔每一划,都牵动着她的心,涩涩地疼。
        夜修宸,你一定会康复的。
        小心翼翼掰开他缠绕在她身上的大手大脚,他抱得那样紧,即便是在睡梦中,也似乎没有安全感,紧紧将她缚住。
        不能吵醒他,所以动作格外缓慢轻柔,像是感受到了她要离开,他不安地皱了皱眉,手下意识往空中一搂,雨洛一惊,急忙将一个枕头塞到了他的怀里,枕头绵软就像她的身体,所以他才满意地搂着枕头,再度睡了过去。
        雨洛下了床,替他盖好被子,把他的情况告诉了阿木的母亲,后者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盏檀香之类的东西,点燃之后,空气中,便飘散着一股奇异的香味。
        阿木母亲看到雨洛紧张的样子,于是笑了笑,解释道。
        “这是柠木香,会促进睡眠,相当于安眠药的效果。”
        “会对身体有伤害吗?”
        她摇了摇头,雨洛这才松了一口气。
        阿木母亲走到床边,撑开夜修宸的眼皮仔仔细细检查,又替他把了脉,她用的检查工具都是雨洛从未见过的,不过听阿木说,她是这座小岛上唯一一个大夫,这么多年来,他们一家人隐居在这里,整座小岛上的病人都靠她治病。
        雨洛神经紧绷地更在阿木母亲后面,十指拽着自己的衣服下摆,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夜修宸的情况,却又怕自己出言会打断阿木母亲的检查。
        不知道过了多久,阿木母亲终于停止了检查,替夜修宸掖好被子,侧对着雨洛的脸,有些严肃。
        “阿妈,他怎么样了?”
        雨洛急切地询问道,阿木母亲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夜修宸,对她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两人出去说话。
        对方严肃认真的表情让雨洛心急如焚,出了卧室,她跟在阿木母亲身后,再也无法等下去了。
        “阿妈,他到底怎么样了?求你赶快告诉我吧。”
        “阿雨,你冷静点。”阿木母亲温柔地握住雨洛的手,“你哥哥头部的伤势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会慢慢康复的。”
        “真的吗?”雨洛兴奋地问道,“这么说,他失去视力,也是短暂的?”
        阿木母亲没有立刻回答雨洛的话,让她脸上兴奋的表情渐渐僵硬,她紧紧抓住对方的手。
        “阿妈……他的情况,你如实告诉我好不好?”
        阿木母亲叹了一口气:“阿雨,一个人最复杂的部位就是头部,你哥哥的情况我实在无法确定。我的医术大多数靠自学,这座岛上医疗条件有限,如果可以的话,等你哥哥的身体恢复一些以后,我建议你还是带着他到外面去住院治疗。”
        “怎么会这样……”
        雨洛后退一步,心下一凉。
        真的,那么严重吗?
        “孩子,别太担心,现在医疗技术这么发达,出了这座岛,到了大医院,一定会有办法的。”
        雨洛点了点头,如今,只有这样了。
        “阿妈,有一件事,我希望你能帮忙。”
        “傻孩子,你我都是中国人,在异国他乡遇到,就是缘分,能帮忙的,我一定会帮。”
        雨洛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卧室门,抿了抿唇。
        “阿妈,在他身体康复之前,希望您能先不要让他知道这件事。”
        阿木母亲了然地点了点头。
        “谢谢您,阿妈。”
        她不想让夜修宸胡思乱想,对于一个暂时失去视力的人来说,些微的猜测,都会让他陷入绝望的边缘。
        他一定会好的,一定会的。
        等他身体好些了,她会带他离开这里,然后治好眼睛,从此,听他的话,再也不离开他。
        当清晨第一道阳光照耀进来的时候,夜修宸醒了过来,睁开双眼,眼前,却一片黑暗。
        心里本能地一阵恐慌,很快记起,他如今,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了。
        心下一沉,夜修宸有几秒钟的怔楞,脑海中,各种复杂的思绪交织。
        还好,最后,那个小女人的声音,占据了他整个脑海。
        看不见了,可她,在他身边。
        他记得,昨晚,他抱着她入睡的。
        嘴角一勾,夜修宸伸长了手往旁边的位置抹去,没有预料中的温香软玉,反而是一片空荡。
        “洛洛!”
        心里一惊,他猛然坐了起来,第一个反应便是,这一切,都是一场梦,她说过的话,也只是梦里发生的事情罢了。
        他还是,一个人。
        屋子里静悄悄的,他感受不到她的存在,心里,是从来没有过的慌乱,还有无助。
        她走了吗?因为他成了看不见东西的废人,所以,她嫌弃他了吗?
        呵,夜修宸心里自嘲一笑,五指死死拽着身上的床单,力道之大,几欲将床单撕裂。
        “夜修宸,床单是阿妈家的,弄坏了,我们可没钱赔的。”
        轻轻柔柔的声音突然就在耳边响起,死拽着床单的大掌,被一只软软小小的手拾起,包裹住,还惩罚性地捏了捏。
        “洛洛……”
        夜修宸傻傻地喃喃着,心里万千复杂,他“望”着她,她身上淡淡的香气传来,方才焦躁得找不到方向的心,才渐渐平复下来。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