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坏蛋哥哥轻一点》-> 第262话 我想要的,是你
第262话 我想要的,是你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262话我想要的,是你
        “夜修宸!”
        雨洛推开木门冲了进去,床上的男人循着声音望了过来,面色紧绷,黑眸深邃而又空洞,暗含着让她心惊的复杂情绪。
        夜修宸靠在床头,蓝底印花的被子滑落在他腰间,他的身子侧着,长长的手臂,还维持着举在空中的姿势,五指微微张开,有些,僵硬。
        而床边的地面上,瓷杯碎了一地的残片。
        雨洛死死咬着下嘴唇,她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心一阵阵抽痛,却不知道此时此刻可以说些什么。
        夜修宸的表情让她害怕,她不敢面对,别开头强硬憋回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
        雨洛走到床边,嘴角挤出一个笑容,让自己的语气尽量自然而轻松。
        “你要喝水吗?我帮你倒。”
        说着,雨洛端起放在床头的瓷壶,往剩下的一个杯子里倒上水,确定不烫之后,递到了夜修宸的手边。
        夜修宸没有接过她递来的水,而是嘴角一勾,淡淡地询问道。
        “洛洛,这间屋子,没有电灯吗?”
        雨洛手一晃,瓷杯里温热的水洒了出来,滴在她的手上。
        “开灯吧,洛洛。”夜修宸叹了一口气,“你是怕我被自己现在虚弱的样子吓到吗?放心,我的承受能力比你想象中的要好。”
        接任夜门少主这么多年,也不是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他早已经司空见惯。
        雨洛身体僵硬,她不知道如何回答他的问题,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她宁愿,如他所说,所有的问题,只是他身体虚弱而已。
        然而,事实,比这,复杂一百倍一万倍。
        雨洛的不做声让夜修宸心里的疑惑越来越深,他抬起眼,环顾着四周,触眼,却一片漆黑。
        “洛洛,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是晚上。”
        雨洛急忙回答道,其实,现在,仍旧是白日,阁楼背阳,白日里也开着灯,更是十分亮堂,她怕他有所怀疑,只好撒了谎,她不知道,还可以隐瞒多久,只希望,等他睡着以后,可以请阿妈来诊断一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吗?”
        眼前,黑得有些不正常,没有一丝一毫的光线,他的视力极好,就算是在夜里,也不会看不清任何东西。
        如今,他却连她的身体轮廓都分辨不出来。
        脑子里一个念头闪过,一个视力健全的人,除非得了夜盲症,否则,即便是在夜里,也能看清一些东西,而他却什么都看不见,他没有夜盲症,那么,只剩下一个原因。
        思及此,夜修宸身体一震,碰到了雨洛端在手里的茶水,她一晃神,瓷杯便掉落在地,又打碎了。
        她急忙蹲下去收拾,头顶上响起夜修宸冰冷的声音。
        “洛洛,开灯。”
        几乎是命令式的语气。
        尖锐的瓷片划破了雨洛白皙的手指,鲜血顿时从伤口中涌了出来。
        “夜修宸,你要喝水对不对?瓷杯都碎了,我下去帮你再拿一个上来。”
        她故意忽略他的话,捂住自己的手指,“嚯”地起身,往门外走。
        “站住!”
        冰寒暴戾的声音传来,不含一丝的温度,雨洛脚步一滞,背对着夜修宸站着,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说,开灯,你没听见吗?”
        夜修宸语气紧绷,垂在身体两侧的手早已经握成了拳头,未知的猜测在雨洛的一次次逃避中越来越接近事实。
        他真的,瞎了?
        “既然你没听见,那我只好自己动手。”
        话音一落,夜修宸便掀开了身上的被子,下了床。
        昏迷了七天的身体十分虚弱,刚一下床,脑袋里便升腾起一股眩晕,因为看不见,膝盖撞上了床头的柜子,整个人控制不住往地上倒去,双膝着地,恰恰,碾上了那一地的瓷杯碎片。
        “小心!”
        雨洛惊慌失措地冲上前去,抱住他的身子,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尖锐的瓷片没入他的膝盖,鲜血,瞬间染红了他身上的裤子。
        “夜修宸,你身体受了伤,躺在床上休息好不好?”
        雨洛哭着,心里将自己恨到了极点,她想要将他扶到床上,却被他冷冷地推了开来。
        “夜修宸……”
        她跌倒在地上,呆呆地看着他。
        夜修宸艰难地站了起来,摸索着将膝盖上的碎片一个个拔出,他看不见,所以手指难免又被划破。
        眼前,一片,血肉模糊。
        雨洛拼命地摇着头,她再也看不下去,她无法看着他这样折磨自己。
        “夜修宸,不要这样子,求求你,让我帮你包扎伤口好不好……”
        她跪在地上,紧紧抱着他的膝盖,抓住他的手,不让他再伤害自己。
        “让开!”
        “不,我不让!”
        无边的怒气涌上来,夜修宸使劲一推,雨洛咬着牙,忍着肩上传来的痛,抱着他不放手。
        夜修宸身体很是虚弱,加上头部中了枪,脑袋一阵阵地眩晕,双手渐渐,使不上力气。
        雨洛死死抱着他,他竟也,连推开她的力气都没有了。
        夜修宸身体一晃,黑眸颓然盯着不知名的地方。
        失去了双眼,他跟一个废人,有什么区别?
        “洛洛,”良久,夜修宸轻轻地叫着雨洛的名字。
        “嗯,我在。”
        雨洛重重点了点头,抱着他仍旧不敢放手,她小心翼翼地用牙齿从自己的裙摆上撕下一块布,替他止住膝盖上血。
        她眼里的泪水打在他的膝盖上,刺激着他的伤口,就好像一根刺,刺在他的心上。
        “你早就知道了,对吗?”
        雨洛手一僵,眸光闪烁,她知道他看不到自己此刻的表情,可她,却还是硬挤出一个笑容。
        “唔,夜修宸,你饿了对不对?都好几天没吃饭了,一定饿坏了,等下我去帮你准备饭菜,阿妈教我学会了好几道菜呢。”
        “洛洛,你在怕什么?”
        贝齿紧咬着下嘴唇,带着笑容的声音却在颤抖。
        “呵,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没有怕什么啊。”
        “是吗?”
        夜修宸的眼里,含着一抹浓浓的苦涩,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拆穿了她。
        “面对一个废人,难道,你不害怕吗?”
        雨洛猛地抬起头看着他。
        “你,你在说什么?”
        “洛洛,何必再骗我?你三番两次不肯开灯,是因为,你早就知道,我已经看不见了。”
        雨洛低下头,眼前的视线模糊,她颤抖着双手帮他包扎好膝盖。
        “夜修宸,你不是废人,夜修宸不是废人……”
        “一个瞎子,你告诉我,不是废人,那是什么?”
        夜修宸的语气突然变得激动起来,缓过了刚才的眩晕,他开始挣扎,不让雨洛靠近自己。
        “你走,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他冷冷地说道,继而自嘲地笑了笑。
        “呵,不对,就算你不走,我也看不到你。”
        被他推开,雨洛十指紧紧绞在一起,望着他落寞的背影,她知道,对于他来说,失明,是多么大的打击。
        “我不会走的。”
        她轻轻地说道,而这轻柔的语气,却让夜修宸心里的怒火越烧越旺。
        她不走吗?她想留下来干什么?留下来嘲笑他变成了废人,好惩罚他过去带给她的伤害么?
        “我让你走,你没听见吗?!”
        他发了疯似的将可以触手的东西全部往地上摔,茶壶,书,剪刀,统统朝雨洛飞来,她躲闪不及,剪刀划破了她的手臂,她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夜修宸动作一滞,循着声音,猛地来到她面前,大手钳制住她的下颚,用了力,她甚至能听到自己骨头快要碎裂的声音。
        “雨洛,别以为我瞎了就拿你没有办法!信不信,再不走,我会杀了你!”
        雨洛毫不畏惧地望着他的眼,缓缓而又坚定地说道。
        “我信,可是,你,不会。”
        “你!”
        他手下一紧,真的想,就这么杀了她,可是,她却说中了他心里的想法。他恨不得杀了她,却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
        “滚!”
        他颓然松开她,转身,一步步,跌跌撞撞往床头走去。
        “小心!”
        雨洛急忙跟上去,地上还残留着被他扔掉的东西,她担心他看不到,会摔倒在地上。
        “你听不懂我的话吗?”
        夜修宸突然觉得好无力,对于这个女人,他似乎总是无可奈何,她外表柔弱,却固执地像一头牛。
        过去,无论他怎么付出,却得不到她丝毫的回应,如今,他主动让她离开,她却,违抗他的命令。
        “你不是迫不及待地想要逃离我吗?现在,机会就在你面前,你走吧。放心,这一次,我不会再阻拦你的。”
        也没有能力再阻拦你……
        “不!”雨洛摇着头,“我不会走的。”
        垂在身体两侧的拳头松了又握紧,几度反复,恨不得将她狠狠揉进自己的怀里,却忍住了,如今,他已经没有了再让她留在自己身边的资格。
        “洛洛,你到底,想要什么?”
        他没有推开她,良久,背对着她,开了口。
        语气里,有着无奈,有着绝望,有些,疑惑。
        是的,疑惑。
        她不是恨他吗?她不是日日夜夜想要逃离他吗?既然如此,那就留他一个人自生自灭好了,他不会再阻拦她了。可她,为什么不走?
        雨洛心里一痛,这是第一次,她从夜修宸的口中,听到这样无可奈何的话。
        她做错了吗?他为什么,不相信她?
        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从未想过要离开他了。
        可是,他不相信她,不相信她不会离开他。
        “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也许,我还可以成全你。”
        雨洛哽住泪水,低下头,再次抬起头时,眸子里,已经充满了坚定。
        她从身后环住他的腰,在他耳边,轻轻地说道。
        “你。”
        “你说什么?”
        夜修宸身体僵硬,无法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眼眶里的泪水滑落,浸湿了他身上的衣服,她张开双手,紧紧抱着他僵硬的身体,再一次,清清楚楚,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
        “你。我想要的,是你。”
        夜修宸的世界,好像,一下子变得五彩缤纷起来,刚才的黑暗与阴沉,如天上的乌云,被雨后的阳光照耀开来,瞬间,清明起来。
        可乌云太重,雨天持续了太久,太阳的光线太微弱。
        一时间,夜修宸,不敢相信自己此时此刻正在发生的一切。
        他抬起手,一根一根,掰开她的手指。
        “洛洛,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雨洛急忙抱着他不放手。
        “我没有开玩笑,夜修宸,我不是开玩笑的!”
        屋子里的气氛变得安静起来,静谧的氛围,荡漾着一丝丝的旖旎昧色。
        是谁的呼吸,变得浓重起来。
        腕间一痛,男人的大掌,紧紧扣住她的手腕,他转过身,看不见的黑眸,无声地注视着她的脸。
        “雨洛,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夜修宸五指的力道,还有他眉宇间难以掩盖的紧张,让雨洛心里一疼。
        他伤她那样重,而她,又何尝不是也在伤害他?
        以至于,等到她终于愿意接受他了,他却,不愿意相信,不敢相信。
        从这一刻起,她决定,无论他是不是一辈子都会看不见,她已经,要定他了。
        “夜修宸,你听好,我只说一遍。我,雨洛,要,你。无论你是黑道的少主,还是财阀的总裁,无论你是否受伤,无论你是否失明,无论你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你,夜修宸,今后,都是我雨洛的男人,唯一的,男人。”
        毫不避讳的话,露骨而又直接,将夜修宸的眸微微熏染。第一次,有一个女人,说她要他,而这个女人,正是他爱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女人。
        “洛洛……”
        夜修宸唤着她的名字,手紧紧裹住她的小手,她的身体,那样娇小,此刻,他却从她身上看到了可以依靠的力量。
        有她在身边,好像,什么,都变得不再绝望。
        雨洛笑了笑,将脑袋埋在他的怀里,拉起他的手,环在自己的腰间。
        “夜修宸,你要相信我,也要相信你自己,一切,都会好的,而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期待了好久好久的话,在这一刻都实现,原来,他爱的女人,也是,舍不得他的。
        抬起手,轻轻抚摸着她柔软的黑发,因为看不见而焦躁的心,因为她的回应,而渐渐平静下来。
        “洛洛,只要你愿意留在我身边,就算我一辈子看不见,我也心甘情愿——”
        “傻瓜!”
        雨洛着急地捂住他的嘴。
        “夜修宸,你是傻瓜吗?哪有人愿意自己一辈子看不见的!你一定会好的,我保证!”
        她竖起食指和中指保证,却忘了他哪里看得见。
        夜修宸嘴唇微勾:“好,我相信你。”
        “嗯。”雨洛满意地点了点头,心里松了一口气,“这还差不多。”
        无论如何,她一定会让他恢复光明的。
        嗔怪的声音就在他的面前,虽然看不到,却能想象得出他的小傻瓜撅着小嘴的样子。心神一荡,忍不住,低下头,在黑暗中找到了她的唇,深深地,稳住。
        雨洛惊愕地撑大了双眸,但很快,乖顺地闭上了双眼,纤细的胳膊主动环住夜修宸的脖子,试探着,回应他的吻。
        这一个吻,格外绵长,格外缠人。
        两颗心,从未靠得这样近,近到,恨不得,融进彼此的心里,再也不分开。
        夜修宸的身体还很虚弱,可偏偏面对她,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她的冲动,眼看着就要擦枪走火,雨洛急急地抓住了他要脱她衣服的魔爪。
        “不行。”
        “为什么?”
        此时的夜修宸,从她胸前抬起头,无辜地,像是一个吃不到糖的孩子。
        “不为什么,就是不行。”
        雨洛喘着气,双颊绯红,别开眼,不去看他额头上因为隐忍而溢出的汗水。
        “好吧。”
        良久,夜修宸挫败地叹了一口气,摸索着替她穿好衣服。
        他其实也累了,头还是很眩晕,一阵阵的,身体像是经历了一场剧烈运动一般,衣服底下,早已经溢出了层层的汗水。
        他不想让她担心,于是不再勉强她。
        他和她,来日方长,他会听她的话,养好身体,只有这样,他才能保护她。
        “乖,我扶你躺下休息吧。”
        这样的夜修宸,可爱极了,像一个大男孩,让雨洛的心情也愉悦起来,大胆地摸了摸他的脑袋,就像对待一个宠物一样。
        夜修宸笑了笑,没有生气,反而心里涌起一股暖意,她是关心他的,不是吗?
        雨洛替他掖好被子,转身正打算离开,一直大手却抓住了她的胳膊不放。
        “怎么了?”
        她弯下腰,紧张地看着他的脸。
        嘴角邪魅地勾起:“你陪我睡。”
        语气,有些无赖,有些耍赖。
        雨洛心一跳,他一个笑容,就让她心跳加速。
        这该如何是好?
        “你不陪我睡,我会睡不着。”
        是谁说过,适当的苦肉计,总是能达到自己的目的的。
        果不其然,雨洛认命地点了点头,爬上了床。
        夜修宸嘴角扬起一个得逞的笑容,大咧咧地抬起腿,将雨洛完完全全困在自己的怀里,当做一个抱枕,脑袋埋在她的肩窝处,这才满意地睡了过去……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