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261话
        感受到怀里人儿猛然僵硬的身体,夜修宸疑惑地从她耳边抬起头。
        “洛洛,怎么了?开灯不好吗?”夜修宸薄唇一勾,“还是说,你害羞?”
        身下的人儿没有说话,他看不到,她已经,脸色苍白。
        木质的天花板上,悬挂着一盏精致复古的吊灯,灯光却丝毫不算昏暗,卧室不大,几乎只需要一眼,就可以看清屋子里的摆设。
        雨洛的眸,紧紧锁住面前的一双黑眸,他的黑眸,依旧深邃不见底,却仿佛,没有准确落在她的脸上,更像是找不到她的位置,穿透了她,望向不知名的地方。
        “嗯?”
        夜修宸疑惑地“嗯”了一声,抬手顺着她的脸摸索到她的脑袋,卷起她颊边的一缕黑发,放在指尖把玩着。
        “既然洛洛害羞,那就,不开灯了。”
        话音一落,夜修宸低下头,眼看着热烈的吻,就要落下来。
        “夜修宸……”
        薄唇没有准确地落在她的唇上,而是擦在了他的嘴角,继而准确地攫住了她的唇瓣,不过她的出声,阻止了他进一步的动作。
        “还有什么事吗?”
        夜修宸好脾气地问道,语气里却夹杂着望欲被打断时候的急切。
        这个小女人,总是折磨他,看他待会儿怎么收拾她!
        “你……”雨洛的声音哽咽着,颤抖着双手抚摸着他消瘦下去的脸部轮廓,,一点一点,在他眼角周围轻抚着,“你真的,看不见我吗?”
        夜修宸的大掌盖住她抚摸他眼角的小手,反握在手中。
        “傻瓜,你不开灯,我怎么看得到?不过,你放心,这,丝毫不会影响我带给你,快乐。”
        暧昧旖旎的话语,本该让雨洛脸红害羞,然而,此刻,却化作了一道道利刺,刺入她紧绷的心脏。
        看着他头上缠绕的白色纱布,脑中无法抑制地回想起,七天前的夜晚,他昏倒在她面前,鲜血淋漓,脑袋上,一片血肉模糊。
        他中了枪,在海上却抱着她紧紧不放,时时刻刻,都在担心着她的安慰,她却不知道,从飞机上坠落下来的那一刻,他的脑袋,已经中了一枪。
        一个人,要用多大的意志力,才可以长时间忍受那样的痛楚,光是一想到那晚,雨洛便心惊胆颤。
        鲜血,绝望,他紧闭的眼,冰冷的身体……
        如果可以,她宁愿一辈子也不要再去想起。
        那一刻,她真的以为,她这一辈子,都要永远失去他了。
        还好,她遇到了阿木他们,还好,他醒来了,虽然,让她等待了七天。
        可是,上天为什么要跟她开玩笑,既然把他还给了她,又为什么,不将他完完整整交付给她?
        是不是,以往,她伤害他那样深,所以,就连上天,也不相信她可以好好照顾他吗?
        她发了誓的,她一定会将他养得健健康康的,可是,为什么,没有人给她这个机会?
        为什么,要让他,失去光明……
        濡湿的吻从嘴角开始蔓延,温热的嘴唇包裹住她的,绵绵密密的吻,夹杂着迫不及待,一路从她脸上,颈侧,蔓延到她胸口的柔软。
        上衣,被摸索着褪到了肩膀上,突然而来的寒意让雨洛猛地打了一个寒颤,死死的,抓住了他的手。
        “夜修宸,不要!”
        他的身体那样虚弱,如今又失了明,她怕,怕他再度昏迷过去,她不能冒险,放任他透支自己的体力。
        雨洛的拒绝,让夜修宸脸色一凛,身体,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没有焦距的黑眸落在雨洛脸上,是千百万倍的冰寒。
        “洛洛,你还是,不愿意,爱我吗?”
        绝望的语调,紧绷的嗓音,语气里再明显不过的绝望让雨洛还未干涸的眼泪再度涌了出来。
        她无声地摇着头,怕他误会,她想告诉他,她愿意,她愿意。
        可是,张了张嘴,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堂堂夜门少主,夜氏国际财阀的总裁,那样骄傲的人,那样叱咤风云的人,如今,却失去了光明。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如果不是为了救她,他怎么会受伤?如果不是因为她,他也许,还在A市,呼风唤雨自由自在生活……
        雨洛,都是你害了夜修宸,都是你害了他……
        雨洛鼻子一酸,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掩着自己的唇,不然自己哭出声来。
        “洛洛?”
        夜修宸脸上的表情开始疑惑,抬起手想要触碰雨洛,却被她避了开来。
        “夜修宸,我想起我还有点事,我先去做一下,你好好休息。”
        雨洛跳下了床,勉强让自己完完整整说完一句话。
        她怕,她再呆下去,会忍不住扑到他怀里放声大哭,可是,夜修宸,那样骄傲完美的男人,要她如何告诉他,他,失明了?
        “小雨——”
        阿木跟了上来,突然响起的陌生男人声音,让夜修宸大手一身,揽住雨洛的腰,将她护在怀里,戒备地转向声音的来源,大手就地从身旁抓住了放在床头的被子,朝阿木打了过去。
        “小心!”
        雨洛睁大了双眼,阿木身手敏捷地躲开了,她才松了一口气,急忙对夜修宸解释道。
        “阿木不是坏人,是他救了我们的,他不会伤害我们的。”
        夜修宸脸上的戾气因为雨洛的话而消褪下去不少,却又因为雨洛对阿木亲昵的称呼感到心里有些不舒服,对方是个男人,她是他的女人,怎么可以对别的男人亲密,哪怕只是称谓,也不行。
        不过,他不想她不开心,既然对方救了他们,他也不会恩将仇报,于是礼貌地点了点头。
        “谢谢这位先生,不知道怎么称呼?”
        “你好,叫我阿木就好。”
        阿木有些怔楞,自从那晚将雨洛和夜修宸救回来之后,阿妈一直在帮他治疗,不允许外人打扰,除了雨洛每天都坚持要陪在他身边几个小时以外,这么多天,他还没有见过他的样貌。
        如今一看,他心下一震,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涌了上来。
        这位先生虽然受了伤,脸色疲惫,却掩盖不住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几近完美的气质,小雨那样在乎他,他们之间的关系,一定,很亲密吧?
        阿木心里有些难受,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小雨被他亲密地揽在怀里,他很不舒服。
        “你呢?我怎么称呼你呢?”
        阿木问道,暂时压制住心里的感觉,对方是客人,他应该以礼相待。
        “我——”
        “他叫宸,你叫他小宸就可以。”
        夜修宸皱了皱眉,明显对于这个幼稚的名字有点不满意,不过没有多说什么。
        “小宸。”阿木喃喃了一句,看着雨洛和夜修宸依偎在一起,终于还是忍不住,试探着问道,“小雨,小宸和你,是什么关系呢?”
        夜修宸有些不悦,他向来不喜欢多管闲事的人,更何况,他居然,叫她“小雨”!
        在夜修宸开口之前,雨洛抢先一步回答道。
        “他是我的哥哥,人很好,这些天辛苦你和阿姨了,我和我哥哥都很感谢你们。”
        “你说,他是你的哥哥?”
        雨洛点了点头,虽然这几天的相处让她觉得阿木一家人很好,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她和夜修宸,都应该小心一点。
        阿木的语气里夹杂着难以掩饰的兴奋,这让夜修宸很是不悦。
        他想不通,为什么她要说他是她的哥哥,难道,在她心里,他就永远只能是她的哥哥吗?
        想起他刚才的拒绝,他的心又是一沉。
        为什么她要强调他是她的哥哥?为什么她要拒绝他?
        太多的疑问,让夜修宸心里压抑。
        “阿木先生,请你打开灯好吗?”
        他倒要看看,对方,是什么样的男人。
        “啊?”
        阿木疑惑地看向床上的男人,又看了一眼天花板上悬挂的吊灯,刚想开口,雨洛已经挣脱夜修宸的束缚跳下了床。
        “阿木,小宸饿了,有没有什么吃的?”
        “有,有的,阿妈正在准备。”
        “嗯。”
        雨洛重重点了点头。
        “那我们去帮忙吧。”
        说着,雨洛便推着阿木,往门外走去。
        夜修宸冷冷地坐在床上,听着雨洛和阿木的对话消失在门口,还有“吱呀”一声,木门被关上的声音,脸色,越来越冰寒。
        出了房门,阿木好似在兴奋地说着什么,雨洛却一句话都听不进去,她回头,看着紧闭的木头,心头一痛。
        夜修宸,我该怎么告诉你,事实的真相……
        厨房里,阿木的母亲在忙碌地准备着食物,都是中国的饭菜,看到雨洛和阿木进来,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见到他了吗?”
        “嗯。”雨洛有些心不在焉,阿木的母亲看出来了,把阿木指使出去买东西,转头看向她。
        “阿雨,有什么事吗?”
        雨洛低下头,一股浓浓的无助感涌上心头。
        “阿妈,他,他看不见了。”
        阿木的母亲脸色一变,有些惊讶,倒是很快释然,她从医这么多年,脑袋中了枪伤的人,失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阿木母亲的沉默让雨洛更加恐慌,她抓住她的手,紧紧看着她。
        “阿妈,这是不是只是暂时的?他过几天就会看到了对不对?”
        阿木母亲没有立刻回答雨洛的话,因为她也不能确定,夜修宸的情况到底是暂时失明,还是长久失明,脑袋受伤的人,情况,本来就会异常复杂。
        “哐当——”
        没有得到阿木母亲的回答,阁楼上卧室里,却突然响起被子掉落在地的声音。
        雨洛心里一惊,急忙松开阿木母亲的手,转身往阁楼上跑去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