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清晨的阳光照耀下来,让流淌的河水越加波光粼粼,像坠了色彩斑斓的宝石,让人只看一眼,都觉得心动。
        这是一条绵延不绝的河,放眼望去,不知道河水的源头在哪里,也不知道它将流向何处。
        岸边,有一处地方用青石板铺了一条渐渐没入河水的阶梯,一个穿着罗马传统服装的女孩正光着脚丫小心翼翼下阶梯,手里端着一个木盆。
        河水绵延了这么多年,时高时低,青石板的阶梯也因为年代久远了而布满了青苔,年轻的女孩一不小心,脚下一滑,身子失去了重心,整个人往前扑去,手里的木盆也飞了出去。
        “%……%&……&!”
        身后一道焦急的声音响起,一道黑影闪过,女孩的身体已经稳稳当当被来人搂在了怀里,只是那木盆,连带着里面的衣服,一起掉落进了河水里,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啊!”
        女孩惊呼一声,白皙的小脸露了出来,这是一张属于东方人的脸孔,身材娇小,正是雨洛。
        “我的衣服!”
        雨洛懊恼地伸出手,可是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木盆掉进河里被冲走。
        “¥¥……#@@#!”
        来人拉住了她,不让她再往前走,河水今天要涨高,危险。
        “对不起,我把衣服弄没了。”
        上了岸,雨洛下意识挣脱开来人的束缚,退后一步,低着头看着面前救了自己的男人,对方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穿着蓝色的背心和黑色的短裤,露在外面的四肢肌肉发达,一头短发利落,不过,他虽然看上去身材比普通男子高大,但是一张脸却稚气未脱,嘴角带着笑意,看着自己刚才还搂着雨洛的手,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
        “没关系的,那些衣服,不值钱。”
        “阿木……”
        在异国他乡,听到熟悉的语言,雨洛心里忍不住再次心潮澎湃,回头看了一眼波光粼粼的河面,来到这个岛上,已经是第七天了。
        那晚,夜修宸在她面前昏倒过去,满脑袋都是血,她拼命地叫着他的名字,祈求他能睁开眼睛看她一眼,然而,他没有,始终没有,到现在,也还没有。
        那时候天上虽然悬挂着一轮明月,雨洛却觉得,自己的世界,黑暗提早来临。寂静得可怕的小岛上,荒无人烟。
        嗓子哑了,累了,雨洛死死咬着牙,扶着夜修宸继续往前走,她不信,不信她和他会死在这座小岛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岛上不再寂静,隐隐约约能听到奇奇怪怪的声音,踏在枯黄的树叶上,咯咯作响。
        雨洛又是害怕又是惊喜,害怕的是那些声音很可能是岛上未知的野兽发出的,惊喜的是,也许,这座小岛上,不是没有人住的。
        她使出全身的力气,扶着夜修宸的身体,加快了脚步循着声音找去,趴在自己肩膀上的男人,鲜血还在不断涌出,她颤抖着手指捂住他后脑勺的枪伤,一边流泪,一边祈祷会有救星出现。
        然而,那些声响却随着她的靠近渐渐远去,雨洛慌了,眼泪如绝了堤的河水汹涌而出。
        “不要走,你们不要走……”
        她拼命哭喊着,脚下的步子踉跄着,昏迷中的夜修宸很重,压得她几乎喘不过去来,娇小的身子一步步地往前挪动着,每走一步,她便感觉到指尖涌出一股鲜血,她捂也捂不住。
        “求求你们,不要走……”
        “啊——”
        脚下不知道踩到了什么,雨洛只觉得脚踝蓦地传来一股痛意,身体控制不住倒了下去,手无力一松,夜修宸的身体也倒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哼。
        “夜修宸!”
        雨洛心里狠狠一震,她手脚并用地爬过去想要扶起他,脚踝却被硬生生卡住了,像是有一把利器,要将她的脚踝劈开,她甚至能听到,皮开肉绽的声音。
        “嗯!”
        贝齿紧紧扣着下嘴唇,雨洛使劲想要掰开卡在自己脚踝上的冰冷器物,那是一只捕鼠器,尖尖的钢齿咬合着她细嫩的脚踝,鲜红的血液已经顺着流了下来。
        “啊!”
        好痛,雨洛手一松,不但掰不开,却因此让捕鼠器越来越紧,她眼睁睁看着夜修宸躺在地上,鲜血模糊了他的脸,而她,却跌倒在原地,动惮不得。
        她趴在地上,奋力伸出手,握住了夜修宸冰凉的手指,难道,她和他,会死在这里吗?
        就在她以为全世界只剩下绝望的时候,刚才听到的声音去而复返,她撑大了双眸,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她看到,黑暗中,一个高大的黑影缓缓向她走来。
        握住夜修宸的手一紧,她默默希望出现的不要是野兽怪物,直到,一张熟悉的东方面孔映入眼帘,她心里的一颗大石才重重落下。
        偏头,看了一眼紧闭着双眼的男人。
        夜修宸,我们,有救了。
        “%&……%*(……”
        来人皱了皱眉头,回头对自己的同伴说了一句奇怪的话,然后在她面前蹲了下来,明显看见了卡在她脚踝上的捕鼠器,直觉伸手要去解开,却被一只小手紧紧抓住了。
        “救……救他……”
        雨洛没有发现,来人眼中一亮,似乎对她所说的语言很是熟悉,他利落地除去她脚上的捕鼠器,然后来到夜修宸身边。
        雨洛紧张地看着他在夜修宸身上动作着,心里纠得紧紧的,眸光一动也不敢动。
        “他还有救。”
        来人用生涩而别扭的汉语说道,给了雨洛一个安抚的笑容。
        眉间一蹙,热泪便这么涌了出来。
        “谢谢你,谢谢你,求你一定要救救他,一定要……”
        混沌的感觉排山倒海而来,心里紧绷了数个小时的弦一下子断裂,身体快遭遇极限的疲惫一下子袭来,雨洛受不住,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小雨,你在想什么?”
        “哦,没,没什么。”
        思绪被拉回,雨洛擦了擦自己眼角不知不觉滑落的泪水,已经是第七天了,那个人,还没有醒来。
        像是看穿了对方的心理想法,阿木安抚都拍了拍雨洛的肩膀。
        “小雨,没事的,我阿妈的医术很好,那位先生,很快就会醒来的。”
        “嗯,谢谢你,我相信他一定会醒来的,一定会的。”
        远处传来一声急切的呼唤,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远远跑了过来,脸上带着欣喜的表情。
        “阿雨,他醒了!”
        雨洛身子一僵,阿木还未反应过来,身边的女孩已经往自家屋子跑去。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