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248话
        雨洛不知道,当她进了登机关卡,转身之后,那几名安检人员偷偷抹掉额头上冒出的冷汗。
        有谁能料到,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甚至连脚步都不稳的柔弱女孩,她手腕上看上去也同样平凡无奇的手链,居然蕴藏着这世界上最先进的科技。
        到底是谁,动用了全世界最前段的GPS定位系统,注入了那条手链的蓝宝石内。
        这意味着,启用这个系统的人会随时随地接收到蓝宝石内精密仪器发来的信号,显示那位女孩的所在地,甚至,能将她的一颦一笑,截取成一张张压缩图片和一段段压缩视频,传送到那个人手中。
        所有的信号传输过程,最短的,只需要千分之一秒。
        然而,很明显,从刚才那位女孩的反应看来,她对此事,一无所知。
        保安回想起刚才航空公司总裁语气里的责备和忌惮,想要随时关注追踪她的人,背景,应该强大到不可思议吧。
        难怪,所有飞往世界各地的航班都被强行取消,独独只剩下飞往意大利罗马的航班。这样损耗人力物力的举动,没有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势力与财力,是绝对办不到的。
        保安惊叹地看了一眼雨洛孤单的背影,莫名觉得,今晚,应该是个不平凡的夜晚。
        夜宅。
        夜修宸将自己关在书房快整整一天了,这一天的时间,好像过得异常漫长,手上的遥控器,指腹还定格在某个键上,墙上宽大的电子屏幕上,清晰地映出女孩的侧脸。
        黑眸忘神地注视着屏幕上的容颜,在她转身离去的前一秒,他的心里,前所未有的矛盾在复杂地叫嚣着,他希望她不要回头,不回头,他便不会舍不得,然而,当她脚步停滞的时候,他却又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的激动。
        她是否也感受到了他的视线?
        隔着一堵墙,一扇门,一条长长的走廊,她是不是,也感受到了,他的注视?
        可是,终究,她没有转过身来,苍白瘦削的侧脸映入他的眼帘,心里对于她割舍不下的希望刚刚死灰复燃,她已经,决绝地转身离去。
        那一刻,他的心,好像,瞬间碎裂成了两半,一般被她残忍地带走,一半留了下来,却永远,失去了生命力。
        安静得可怕的书房内,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
        “夜先生,雨小姐已经进了机场。”
        法院的安检人员及时地像夜修宸报告。
        “我知道了。”
        挂上电话,夜修宸有一些恍惚,他弄不懂自己为什么要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放她离开。
        是在给自己留下被这个女人践踏过后剩下的最后一丝自尊,还是在用这种方式掩饰自己对她的放不下?
        薄削的嘴唇在黑暗中拉扯中一个无力的笑容。
        她累了,他,何尝不会累?
        他爱了她这么多年,而终究,却得不到她的回报。
        如果爱,必深爱,不能爱,便只恨。
        洛洛,就让你恨我一辈子,可好?这样,我便能在你的心里,停驻,一辈子吧。
        夜修宸起身,打开书房的门,沿着熟悉的脚步,推开半掩的卧室门,走了进去。
        还记得,第一次,她离开夜宅的时候,他在她的卧室里不知不觉睡着了,那时候的他是自信的,自信她逃不出他的手,总有一天,她会完完全全属于他。
        看着摆设依旧的卧室,衣柜里的他买给她的衣服,一件都没有带走,他不曾抱过希望,她在的时候,便宁愿穿她洗得泛白的T恤牛仔裤,也不愿意穿他买给她的价值不菲的衣裤。
        黑眸的视线突然被一样东西吸引了,夜修宸缓缓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四周的空气里,还残留着她身上美好的气息,夜修宸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捧起床上那束枯萎的玫瑰花。
        101朵玫瑰花,话语,我的最爱。
        她是他这一生的最爱,也是,唯一的爱。
        可她不明白,他说得那样明显,她还是不懂,又或者,是明白了,却不愿意,接受吧。
        夜修宸捧起那束已然枯萎的玫瑰花,走到床边,插进装了水的花瓶里,干枯的枝桠浸入水中,失去了水份的花束斜斜地在花瓶中摇摇晃晃。
        他的心,好像也如这束玫瑰花,得不到丝毫的回报,日子久了,是不是,也要开始,枯萎了?
        夜修宸躺在床上,黑眸被蒙上了一层颓败的灰,雾蒙蒙的,看向那束干涸的玫瑰花。
        手边的电话,传来“嘀嘀嘀”的响声。
        夜修宸拿起手机,清晰的屏幕上显示着有新接收到的信息,骨节分明的手指犹豫着,摁下了接收键。
        顿时,被解压缩过后的照片,出现在了黑瞳中。
        夜修宸的指腹,轻轻滑动着屏幕上的照片,随着一张张清晰的照片显现,黑眸里的情愫越来越复杂。
        终于,当熟悉的声音被卫星反射,原封不动地在他耳边响起的时候,他心里绷着的那根弦,越来越紧。
        “为什么是罗马?为什么会是罗马……”
        人群中,让他揪心的人儿哭得稀里哗啦,剧烈**的肩膀、脸上泛滥的泪水,无一不牵动着他的心。
        到了最后,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已经变成了断断续续,像老旧的卡带,没说一个字,都好像要将整颗心哽咽出来。
        呵,洛洛,你为什么会伤心?
        我如了你的愿,甚至,帮你安排好了去你最向往的罗马,你为何,会哭?
        夜修宸死死盯着手机屏幕,他不懂,他给了她想要的一切,只为了让她过得更开心一心。
        然而,她却哭了。
        夜修宸咬咬牙,狠心地想要关掉电话,既然决定了放手,从此以后,她的哭,她的笑,她的喜怒哀乐,都跟他无关了不是吗?
        也许,爱情,早已经冥冥中有了注定。
        当拇指距离按键不到0。01公分的时候,黑眸,猛然间,定住了。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