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247话
        “小姐,你不要哭了。”
        保安慌了,原本对雨洛义正言辞,此时看到坐在地上,哭得昏天黑地的女孩,一时间也手足无措起来,他在机场工作这么多年,还没碰到过这样的情况。
        雨洛的肩膀剧烈耸动着,眼泪仿佛一个个独立的小生命,不受她的控制,纷纷跳离眼眶。
        “小姐,你不要这么激动好不好?”
        机场里来来往往的人纷纷驻足围观,保安越发不知道该怎么办。人们的脸上有着惊讶与疑惑,他们眼里的这个女孩,是那么娇小,单薄的身体颤抖着,毫不压抑的抽泣声,让所有人的心为之纠紧。
        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伤心的事,能让她,如此难过?
        然而,没有人上前,这个女孩,就像一尊易碎的玻璃娃娃,害怕一碰触,便让她成了泪人儿。
        入秋的天气,不冷,雨洛却觉得手脚冰凉,泪腺牵动着整个身体,手在颤抖着,麻麻的触感传来,让她觉得,整个脑袋都是混沌的。
        夜修宸他,不要她了……
        满心满脑,都是这个可怕的念头。
        这十几年来,不是早就盼望着逃离他吗?
        不是恨他囚禁她,恨他见死不救,恨他剥夺了她做母亲的权力吗?
        不是她求他放了她了吗?
        为什么,为什么当他真的放手,她也会觉得伤心难过,好像一颗被注入了刺的心,当那根刺被硬生生拔掉,便牵扯出一片,血肉模糊。
        夜修宸,你是深埋在我心底的那根刺吗?
        只要我不去想,不去在乎,我便可以不痛,然而,从未想过,有一天,你也会,主动选择将自己抽离。
        这颗心,你厌倦了,便说抽离就抽离。
        不!
        雨洛使劲摇晃着自己的脑袋,她的脑子里已经糊涂了,不,明明是她要走的,她哭着求他放手的。
        难道,在她的心里,她所希冀的,不是他的放手吗?
        那么,她到底,想要什么?
        雨洛觉得好累,她已经不想去思考,她一直以为自己不懂夜修宸,到头来,原来,她最不懂的,是她自己,是她自己的心。
        她到底,在乎什么?
        忘了自己哭了有多久,耳边依稀听到,飞往罗马的航班在催促着乘客登机。
        脑子里,“轰”地一声炸开,一瞬间,什么都没有了。
        “小姐——”
        保安欣喜地叫了一声,这位奇怪的小姐,说哭就哭,说不哭就不哭了。
        “对不起。”
        雨洛站起身,脑袋因为长时间的哭泣而缺氧,整个人摇摇晃晃,几乎站不稳。
        “小心!”
        保安好心地扶住了她,雨洛抱歉地点了点头,双眼被泪水浸泡得红肿。
        “谢谢你。”
        “唉,小姐,要我送你出去么?”
        看到雨洛苍白无血色的小脸和哭得通红的鼻头,保安也不忍苛责。
        “不用了。”
        雨洛轻轻摇了摇头,抬头看了一眼透明的玻璃窗外,那外面,停靠的飞机,即将,开启她新的旅途。
        罗马吗?
        她梦想了千百万次的地方,就让她,独自一人去好了。
        那个人,她还记得,曾经承诺过,会带她去罗马,可那些话,好像停留在了几个世纪前,可她,偏偏记得,那样清楚。
        雨洛嘴角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她曾经以为最无关紧要的话,却在一瞬间猛然发现,那些她曾经毫不在乎的人或事物,却偏偏,早已经印刻在了心底,连她也不知道,是何时。
        雨洛对保安道了谢,走向前台,看了一眼机场大厅墙上的挂钟,说道。
        “要最近一班去罗马的机票。”
        “好的,请稍等。”
        服务人员用奇怪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刚才哭着闹着不要去罗马的女孩,现在却想通了去罗马,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虽然奇怪,服务人员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将机票给了雨洛。
        “小姐,请到这边接受安检。”
        雨洛的行李少得可怜,可是,当机器对着她全身扫描的时候,却发出了“嘀嘀嘀”的警示音。
        安检人员立刻上前:“小姐,请你将手上戴着的手链摘下来。”
        雨洛一怔,低下头,才发现自己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条项链,很简单的细铂金链条,在内手腕处坠了一颗泪滴形状的蓝宝石,小巧而又精致,手一动,便往外散发着幽暗幽暗的光芒。
        她从来不记得,自己有过这样一条手链。
        按照安检人员的要求,雨洛想要摘下那条项链,却找不到接口处。
        “小姐,请你配合我们的检查好吗?”
        雨洛有些着急地寻找着接口处,项链的款式很简单,翻来覆去找了好几次,仍旧没有找到,并且看上去细细的铂金链条,却很是牢固,想要从手腕上扯下来都是不可能的事。
        “不好意思,我拿不下来。”
        安检人员狐疑地看了一眼雨洛,以为她刻意不配合,于是拿来了专业的仪器,对着那条项链进行了检测。
        然而,仪器上显示的分析图却让安检人员脸色一变,小心翼翼地保存好分析图,拿着仪器跟别的安检人员互相勾通,又拨打了几个电话进行交涉。
        雨洛疑惑地看着他们,听不见他们的话,只看到那位安检人员对着电话连连点头,态度恭敬,却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片刻之后,刚才那位严肃的安检人员走了过来,恭敬地对着雨洛鞠了一躬。
        “雨小姐,对于刚才的冒犯,我很抱歉。”
        他侧着身子让开一条道路,身体俯下九十度,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请雨小姐登机。”
        雨洛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改变了态度,也不知道一名机场的安检人员怎么会知道她姓“雨”,心里的疑惑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广播里又在催促着乘客登机。
        她来不及思考过多的问题,已经被登机的乘客淹没在了人群里,恍然回头看了一眼,这座她生活了十几年的城市,从此,永别了吧。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