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241话
        “闵医师,我以后可以自由下床活动吗?”
        雨洛下了床,轻轻地对着正在收拾医药箱的闵医师问道。
        闵医师的表情有些为难,这已经是第三次替她做身体检查了,虽然外部伤口恢复得还算不错,但她的身体还是太虚弱了,身体长期供血不足,最好是能躺在床上好好休息,还要注意营养的摄取。
        “不行吗?”雨洛试探着问道,“每天一个小时也不行吗?”
        见闵医师犹豫不决,雨洛希冀的眼神渐渐暗淡了下来,每日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床上的,下人随时都跟在她身边,只要她下床,他们就诚惶诚恐。
        “如果不可以,那我还是每天躺在床上好了。”
        只是,长时间躺在床上生活,雨洛几乎快要忘记,她还活着了。
        雨洛眼里的失望让闵医师一阵心软,小姐今天还不足二十岁,却比同龄人受到更严重的伤害,不仅是身体上的伤口,还有,精神上的。
        他虽然不是心理医生,却不难看出雨洛淡淡笑容下毫无生气的眼神,十九岁,花一样的年纪,不该有,这么多的愁。
        只是,连他都看得出来,少爷对小姐的爱,深得无以复加,又为何,要一次次伤害小姐呢?
        闵医师在心理叹了一口气,他没有忘记,自己也是帮凶,制造情蛊的人是他,对于雨洛,他一直都怀着一份歉疚之情。
        “也不是不可以的。”
        “闵医师的意思是,我可以——”
        雨洛后半句话没有说出口,眸子里亮晶晶的,却又刻意控制着,好像害怕闵医师的下一句话又会让她的希望破灭。
        这样的小姐,让闵医师无法不心疼:“小姐每天是可以到屋外活动一个小时的。”
        “真的吗?”
        雨洛仍然不确定,满汉希冀的眼眸紧紧盯着闵医师,希望他能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
        “嗯。”闵医师点了点头,“不过,小姐一定要注意,不能进行剧烈的运动,只是散散步,吸收一下新鲜空气。”
        “好。”
        雨洛急忙点点头,深怕下一秒闵医师就会反悔似的,眼眸里的欢呼雀跃,如初生婴儿般纯净。
        “小姐,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嗯,谢谢你,闵医师。”
        “不客气。”
        闵医师笑了笑,收好药箱,转身离开了雨洛的卧室。
        不过,他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往走廊深处的书房走去。
        闵医师离开卧室后,雨洛迫不及待地叫来了小玉,吩咐她去准备水壶和花肥,下午的时候,她想要用这向闵医师争取来的一个小时,给花园里那唯一剩下的一株玫瑰花浇水施肥。
        小玉领命去了,雨洛兴奋地恨不得太阳赶快下山,因为闵医师说烈日的时候是不可以到室外去的。
        视线在卧室四周随意晃动的,不经意看到床边的柜子上,有一个听诊器,应该是闵医师留下的。
        她拿了起来,打开门走了出去。
        “闵医师走了吗?”
        雨洛叫住一个下人问道。
        “回小姐,闵医师去了少爷的书房。”
        “我知道了,你继续忙吧。”
        “是,少爷。”
        雨洛手里握着闵医师落下的听诊器,看着书房的方向,有些犹豫,她已经在尽量避免和那个人见面,然而,脚下,却不由自主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她告诉自己,她只是想把听诊器还给闵医师而已。
        书房。
        “少爷。”
        书房内,大片的落地窗前,夜修宸转过身来,墙壁上的电子屏幕,画面定格在雨洛皱起的小脸上,那是刚才她接受检查的时候难受的表情。
        “怎么样了?”
        夜修宸急切地问道,看到她难受的样子,他握着遥控器的手竟然在颤抖,无法再继续看下去。
        “请少爷放心,小姐的身体状况,没有恶化的现象。”
        “什么意思?”
        夜修宸浓眉微蹙,他要的不是恶化,而是她恢复到健健康康的样子。
        闵医师犹豫了片刻,决定如实回答。
        “少爷,小姐的身体虚弱太久,不是短时间能恢复的,加上,小姐的心情,似乎,一直不好,这对身体的恢复有很大的阻碍。”
        “她,不开心吗?”
        夜修宸看了一眼窗外渐渐刺眼的阳光,黑眸被刺得生疼。
        她的笑容,她的礼貌,原来,真的,是她的伪装。
        不想让他看到她的内心,她的真实感受。
        就这么,讨厌他吗?
        闵医师看着夜修宸的背影,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小姐的病情,身体上是其次,心上,才是病根所在。
        而心病,他也素手无策。
        书房内昏黄而又静谧,夜修宸黑眸深凝,沉默良久,突然问道。
        “闵医师,我想知道,她,还有没有怀孕的可能?”
        闵医师没有料到夜修宸突然会问这个问题,其实,早在雨洛受了枪伤接受检查的时候,他已经大致猜到了她的情况,后来助手的报告进一步证实了他的想法。
        他是医生,自然知晓,一个女人,如果失去了孕育的机会,那几乎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如果她有了孩子,是不是,就会开心一点?”
        夜修宸看着窗外,声音幽远飘渺,像是在问闵医师,却更像是在问自己。
        虽然早已经知道,他的洛洛,这一辈子做母亲的机会已经很小很小,可是,他从不愿意放弃,只要有一丝的机会,哪怕是亿万分之一,他也要去尝试。
        所以,每一次,他与她亲密,都格外绵长,努力想要让她怀孕。
        他知道她一直不开心,但是,别人都说,女孩子做了母亲之后,都会开心起来。
        他的洛洛,如果能够怀上他的孩子,也一定,不会这么伤心了吧。
        闵医师沉默着,夜修宸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缓缓而坚定地握在一起。
        “我不相信这世界上有我夜修宸做不到的事,如果这是命中注定,我也会想办法扭转命运。”
        “啪!”
        书房门口,骤然响起一道声音,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掉落在地。
        夜修宸心里一惊,急忙拉开门,门外的地方赫然掉落一个听诊器,雪白柔软的地毯上,一双白皙的赤足猛然撞入他紧缩的瞳孔。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