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237话
        当启明星从东方升起的时候,安静地躺在卧室中央大床上的雨洛,体温,终于消退到了正常范围。
        夜修宸凝视着她仍旧没有血色的小脸,松了一口气,
        闵医师和他的助手替雨洛做了最后一次体温测试和全身检查。
        “她,什么时候会醒?”
        夜修宸犹豫着,还是问出了心里的疑问,她的手还在他的掌心被包裹着,紧闭的双眼,不知道何时才会睁开。
        然而,他希望她立刻醒来,却又害怕面对她的眼神。
        他知道,她怕他,她恨他,她不想要见到他。
        而他,经过了这么多事,又何尝不是不知道以何种方式面对她?
        “少爷,小姐的体温虽然控制在了正常范围,但她的身体,实在……”
        闵医师看了一眼床上的雨洛,对Zoe交代了几句。
        “少爷,麻烦你先回避一下,好吗?Zoe要替小姐上药。”
        “嗯。”
        夜修宸点了点头,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手,将她的小手放进柔软的被子里,又不放心地替她掖好被角,这才起身走出了卧室。
        “少爷,”闵医师想了想,“小姐目前的身体状况,可以说已经到了很严重很虚弱的地步,短期内,最好先躺在床上休养一段时间,等旧伤口愈合了,再配合适当的运动量进行调养。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急不得。”
        “要多久的时间才能康复?”
        “这个,我也不能确定,要看小姐的身体恢复的情况,短则一年,慢则三五年。”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夜修宸心口一紧,闵医师的话,意味着,她虚弱的身体,要承受数年的折磨。
        “抱歉。”
        闵医师看了一眼夜修宸,似乎有什么话还想说,却欲言又止。
        “闵医师,我想知道她全部的情况,你不必有丝毫的隐瞒。”
        “少爷,有一个建议,希望少爷可以考虑。”
        “但说无妨。”
        “据Zoe所说,小姐的身体密密处受到了严重的撕裂流血,她正在替小姐上药,由于伤口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恢复也会相当缓慢,稍有差错,就会给小姐造成一生的影响,加上小姐的子宫之前受过枪伤,所以需要在定期上药的情况下,暂时停止**,否则,以小姐目前的身体状况,随时可能,休克……”
        沉默。
        男人的心,因为闵医师的话而陷入深深的自责中,他将所有对她的恨与折磨惩罚统统化作了对她身体的占有,甚至掠夺,以至于,没考虑到,如今,她的身体,虚弱地像一根丝,怎么能承受他旺盛的精力?
        夜修宸深吸一口气。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少爷。我和Zoe会每个星期替小姐做一次身体检查,顺带换药。”
        闵医师恭敬地鞠了一躬,收好医药箱,和助手一起,转身离去。
        *
        “小姐,小姐——”
        夜宅的年轻女佣小玉焦急地快将整座别墅翻转过来了,最后终于在夜宅的花园找到了自家小姐。
        今年的夏季好像特别短,刚过仲夏,转眼就变成了初秋的天气。
        天色微微有些黯淡,夜宅花园里,大片大片五颜六色的花海中,女孩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连身薄纱长裙,静静地蹲在其中,长长的裙摆垂下来,亲吻着花园里湿润的土壤。
        女孩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大大的眸子里,却仿佛被染上了一层雾蒙蒙的灰,被宁谧而修长的睫毛遮掩,让人的焦点,只落在了她颊边清浅的梨涡上。
        好一个恬静可人的女孩儿。
        “小姐,原来你在这里啊,我到处找你呢!”
        小玉匆匆忙忙地想要靠近花园中央的雨洛,足下却一下子陷进湿润的土壤之中,雪白的鞋子瞬间黏上了一层黑黑的土。
        “啊!”
        小玉惊呼一声,懊恼的样子让雨洛忍不住掩唇轻笑出声。
        “小玉,你别过来了,我等下过去。”
        小玉点了点头,抬起手臂,对着自家小姐挥了挥。
        “小姐,你快过来啊,你身体还没好,闵医师说不能随便下床的。”
        雨洛的眼神,渐渐黯淡下去,小玉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她只知道,如果小姐出了什么事,她小命就保不住了,少爷一定会将她赶出去的。
        “小玉,”雨洛突然轻轻开了口,眸光落在面前一株玫瑰花上,“你看这朵玫瑰花,漂亮吗?”
        “漂亮漂亮!小姐快回来吧!”
        小玉心里焦急,敷衍地回答着自家小姐的话。
        “嗯。”雨洛点了点头,开始往花园外的小路上走,走出几步,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朵玫瑰花,姹紫嫣红之间,这个夏日,就只余这一朵玫瑰花。
        别的都颓然开败,唯有它,依然灿烂,带着浓郁欲滴的红,如今,躲过了仲夏季节,当温和的秋季来临,它应该,还会存活很久的吧。
        诚如小玉所说,她的身体,还很虚弱,行走在满是湿润土壤的花园间,每走一步,额头都会渗出大滴大滴的汗水。
        她好像,连一朵玫瑰花,都不如呢。
        雨洛自嘲地一笑,十指紧紧拽住裙摆,忍住身体的不适,固执地前行。
        这一笑,淡然,让人心动;微酸,让人心痛。
        夜修宸情不自禁停下了脚步,停在雨洛身后几十米开外,长长的青石板路,直通向夜宅别墅门口。
        这么多天以来,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见到雨洛。
        虽然恨不得每一分每一秒都守在她的身边,却害怕看到她见到自己的时候伤心恐惧的眼神,所以,选择逃避。
        宁愿,每日在工作繁忙之余,倾听下人和闵医师对她整日整日情况的汇报,透过书房冰冷的电子屏幕,看着她安静地躺在床上,看向窗外。
        今天,他有一份重要的文件落在了书房,明明可以让下人送来或者派人回去取,而他,却选择了亲自返回,却不期然的,将她的美好收入眼帘。
        心里暖暖的,这样远远看着她,原来,也是一种幸福。
        “少——”
        小玉看到了夜修宸,叫出声来,夜修宸急忙挥手打断,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刚刚踏上小路的人儿,一回头,一张苍白的小脸,就这么,撞进了他的黑眸。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