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236话
        “闵医师,她,还好吗?”
        夜宅二楼的走廊,夜修宸一个人守在门外,长腿因为不安而来来回回地踱步,黑眸紧锁,不时担忧地看向紧密的卧室门。
        卧室门一打开,夜宅的家庭医生走了出来,他便迎了上去,急切地想要得到一个答案。
        闵医师的表情有些严肃,摘掉口罩,微微叹了一口气。
        “少爷,小姐的情况,恐怕不是很好。”
        “什么意思?”
        夜修宸猛地看向闵医师,他脸上的表情让他心口一缩,情不自禁地绷紧神经。
        闵医师眉头微微蹙起,招来自己的助手。
        “Zoe。”
        他的助手是个女见习医师,他俯身在她耳边交代了几句,Zoe了然地点了点头,拎着医药箱走进了卧室。
        “抱歉,夜先生,可能要请您先出去一下。”
        Zoe礼貌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夜修宸脚步一滞,视线在卧室中央大床上脸色苍白的人儿身上停留了短短几秒,便被随之而来关上的房门挡住了。
        “闵医师,刚才,还没有检查完毕吗?”
        闵医师看了一眼关上的卧室门,恭敬地说道。
        “少爷,我刚才对小姐的身体整体状况做了一个检查,有些地方还需要我的助手协助做进一步的检查。”
        “什么地方?”
        夜修宸皱了眉。
        “这个……”
        闵医师有些欲言又止,夜修宸脑中一个念头闪过,眸光一闪,立刻明白过来那些地方到底是哪些地方。
        心又是剧烈一缩,他对她身体一向需索无度,甚至,常常忘记了她身体本来就不好,一个多月前的枪伤和流产带来的伤害,也并未完完全全康复,而他,却已经毫不顾忌地要她。夜宅的地下囚室,阴暗潮湿,她身上没有穿衣服,又怎么承受得住?更何况,在那样的情况下,被他喂食了情蛊……
        夜修宸竟然不敢再思考下去,收缩的瞳孔一刻也无法从紧闭的卧室门上离开。
        大约半个小时过后,Zoe拎着医药箱,从卧室内走了出来,径直走到闵医师面前,依旧是耳语。
        夜修宸插在裤兜里的手暗暗紧握,他看到,闵医师脸上的表情,随着Zoe的报告越来越严肃。
        末了,Zoe拎着医药箱退到了一边,夜修宸再也无法等待下去。
        “闵医师,她到底怎么样了?”
        “少爷,”闵医师沉重地开了口,“小姐的情况,我和我的助手做了一个深入了解。就我的检查来看,小姐现在的状况是旧伤未愈新伤又起。身体受了风寒,目前正在发高烧,引发了之前的枪伤,加上小姐本身贫血和身子骨弱,流过产,还,失血过多,甚至,精神状况,也不是很好……”
        “Zoe对小姐的,密密处,做了一个深入的检查,小姐的——”
        闵医师顿了顿,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夜修宸的脸色,后者面上没有什么变化,但黑眸里早已经暗流汹涌,隐藏在裤兜里的修长手指,骨节泛白。
        “说下去。”
        “小姐的子宫原本就受了枪伤,**对她来说是大忌,尤其是在她子宫的伤口还未痊愈的情况下……现在……撕裂开来……牵动了原来的伤口……两两相互影响,所以,小姐目前的情况,很不好。”
        夜修宸几度快要听不下去。
        枪伤……流产……自杀……
        他没有想到,不知不觉中,他对她的伤害,原来,这样深这样多。
        “闵医师,请你,一定要让她平安无事。”
        夜修宸凝重地看着闵医师,后者不是不讶异的,他眼中的少爷,从未向人低过头,而如今,这句话,却不是一句命令,而是,托付、请求。
        “少爷,我一定会竭尽全力让小姐康复的。”
        闵医师想了想,说道。
        “我已经让Zoe给小姐服了药,打了针,打上了点滴,今晚一整晚我会留下来,继续观察小姐的情况,如果高烧能退去,明早能苏醒的话,那么,小姐的情况,之后会有所好转。”
        “那如果……”
        如果,高烧无法退去……不,他不会允许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今晚Zoe会协助我观察小姐的情况,少爷现在可以先回房休息。”
        “我留下来。”
        “少爷——”
        “我要留下来。”
        夜修宸语气并不强硬,却透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坚定。
        从今往后,无论何时何地,他都舍不得让她离开自己一分一秒。
        高烧对于很多重病的病人来说,是一个很糟糕的情况,因为高烧会给治疗带来很多不确定性,甚至引发诸多的并发症。
        所以,通常能控制住病人的体温,那么,其余的治疗,也会相对容易许多。
        一整夜,闵医师和Zoe都在忙碌着,几乎每隔一个小时就要重新检查一次身体状况和重新量一次体温,还要分时间段打上不同的点滴药水。
        可是,这些忙碌的动作,好像,都无法影响大床上的人儿。
        夜修宸坐在床边,拾起雨洛的小手,轻轻用自己干燥的大掌包裹住,黑眸里荡漾着温柔,一寸一寸,像温暖皎洁的月光,专注地,只洒落在她的小脸上。
        雨洛睡得安恬,好像不曾被自己身体上的痛楚折磨,修长浓密的睫毛紧紧覆盖,在眼睑下,形成一弯扇子一般的剪影。
        夜修宸这才发现,她白皙的眼睑处,不知何时,也染上了浓浓的疲惫。
        她一定,很伤心吧?
        他的洛洛,把所有的事都藏在了心底。被他误会而无法解释,以为他让别的女人怀了他的孩子而伤心,这样重的伤害,她却只能一个人承受。
        他的,傻洛洛呵。
        一整晚,夜修宸没有合眼,视线,一秒也不曾从雨洛的脸上离开过。
        怎么办?他好像,一辈子也看不够她了。
        洛洛,夜修宸欠你的太多,你要好好地惩罚他,所以,总是偷懒睡着不醒来的话,就太便宜他了。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