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233话
        夜宅,后园。
        莫司离开几个小时后,想起临走的时候苏允儿怨恨的眼神,担心她会随便跑出去,而他只是将房门锁上了而已,并不排除她会想办法逃出来,于是返身回去,他不能再让那个女人跑出来伤害任何人。
        沿着小路走进后园的时候,远远的,就听到“乒乒乓乓”的声音,一声接一声,而自己的屋子门外,聚集了好几个下人。
        莫司心里一惊,急忙走上前,沉着声问道。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伸长了脖子好奇屋子内为什么会发出巨大声响的佣人被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在看清来人之后,急忙退开,心虚地低下头。
        “莫,莫先生好。”
        自己的房门仍旧是紧闭着的,莫司冷冷地看了这几个佣人一眼,不确定她们到底有没有看到屋子内的苏允儿。
        “你们都看到了什么?”
        莫司的脸面无表情,眼里迸发着冰冷的光芒。
        佣人们急忙摇头:“没有,我们什么都没有看见。”
        “是吗?”
        杀手生性多疑,任何一丝的破绽都不能留下。见面前的佣人个个保证没有见到什么,良久,他才挥了挥手。
        “都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去吧。”
        “是,莫先生。”
        “啊——去死——去死——”
        苏允儿的声音破碎嘶吼,从隔音良好的屋子里传出来,更加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有胆大的佣人忍不住往屋子里看了一眼,试探着问道。
        “莫,莫先生,请问,里面住着什么人吗?”
        夜宅的下人都清楚,这位常年不苟言笑的莫先生一直住在夜宅偏僻的后园,平素几乎没有人踏进这里,他的屋子里,又怎么会平白无故传出别人的声音,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莫司脸色一边,大步上前,壮硕宽大的身体将那个好奇心过重的佣人笼罩在自己的阴影里,身上散发着久违的杀气。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那个佣人被吓到了,双腿打颤,急忙后退几步。
        “没,没有,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听到。”
        “那你们呢?”
        莫司恐怖的眼神,不放过在场的每一位佣人。
        “我们也是,我们也是——”
        “下去!”
        “是,是!”
        佣人连滚带爬争先恐后地挤出了夜宅后园。
        屋子里,苏允儿仍旧在咆哮,莫司犹豫了几秒,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房门刚被推开,巨大的声响立刻钻进耳朵里,刺激着人的耳膜,莫司还未看清屋子内的景象,一个黑影已经迎面飞了过来,他毫无防备,只觉得额头被什么重物狠狠撞击了一下,立刻有粘湿的液体顺着额头流了下来,蔓延过他的双眼和鼻梁。
        那个重物顺着莫司的身体掉在地上,是一个水晶玻璃杯,撞击地面,混合着血液,变成了一地的碎片。
        苏允儿没有想到莫司会突然打开房门,她抓狂的思绪渐渐冷却,抬起的手里,握着另一只水晶玻璃杯,呆呆地看着莫司额头上汹涌而出的鲜血,被吓了一跳。
        莫司的眼神看上去让人害怕,紧紧握在一起的拳头比她的小腿还大,不难想象,只要挨上一拳,会有怎样的后果。
        他的视线,缓慢地在屋子里扫过,原本摆设简单却整洁的屋子内,如今一片狼藉,地上满是各种物体的残骸,台灯、衣服、玻璃杯碎片……混合着各种各样的液体,墙上,也被涂抹得不堪入目。
        莫司的忍耐力到达了极限。
        “苏允儿,你闹够了没?”
        被莫司的话一刺激,苏允儿再度发狂,她算是豁出去了,不管有什么后果,她现在这个样子,行尸走肉,她早已经不在乎自己能不能活下去、又会死在谁的手上了!
        “没有!”苏允儿一挥手,床头柜子上所有的东西被她全部扫到地上,发出一阵乱七八糟的声音,她踏着地上的残骸,跌跌撞撞靠近莫司,笑得一脸绝望,还有伪装的得意。
        “生气了?”
        她伸出手,戳着莫司硬邦邦的胸膛肌肉。
        “我就是没玩够,你能拿我怎样?有本事杀了我,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苏允儿故意要挑起莫司的怒火,反正这个世界上她早已经没有了可以留恋的东西,早死早操生!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莫司蓦地抓住她的手腕,狠狠一捏,苏允儿的脸立刻因为疼痛而扭曲起来。
        她死死咬着牙,看向莫司的双眼充满恨意。
        “那你就杀啊!尽管杀!”
        莫司没有立刻杀她,视线离开她的脸,顺着她的身体下滑,最后,停留在了她仍旧平坦的小腹,毫无波动的眼眸里闪过犹豫,末了,是一股坚定与冰冷。
        “你想干什么?!”
        意识到对方要做什么,刚才的气势骤然消散,苏允儿还是惊慌,语气也变得凌乱。她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可是,她怎么忘了,她现在,不是一个人,她的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尽管,孩子的附近,就是要杀她的人。
        “你不是想死吗?那你在害怕什么?”
        莫司后悔了,苏允儿不是一个好人,留在这个世上,终究会害了小姐和少主,他已经错了一次,备着少主留了她的命,他不能一错再错!
        “不要,不可以!”
        苏允儿剧烈挣扎着,她开始怕了,莫司决绝的眼神让她惊恐,初为人母,她本能地要保护自己的孩子。
        莫司的力气太大,她根本挣扎不开,因为心里作用,肚子好像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他丝毫不理会苏允儿的挣扎,紧紧钳制住她,另一只手,缓缓举到了半空中,握拳,拳头对准的方向,正是苏允儿紧紧护住的腹部。
        这个孩子,本来就不该存在于这个世上,他早该,下定决心的。
        “莫司,你疯了!这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啊!”
        莫司双眸通红,拳头紧握,眼看着,就要砸下来。
        “不要!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莫司眸光一动,手顿了顿。
        “什么事?”
        苏允儿的后脑勺,早已经溢出了大片大片的冷汗。
        “说!”
        “在我告诉你之前,你必须答应我,不能动我的孩子,你不要,我要,我就当他一出生就没有父亲!”
        “苏允儿,你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力!”
        莫司隐隐觉得,苏允儿口中的秘密,十分重要,他竟然有种,想要逃避的冲动。
        苏允儿咬碎了自己的嘴唇,如今,她卑微地只能赌一回。
        “说!”
        苏允儿脸色苍白,攫住她手腕的手急速用力,让她倒抽一口凉气,她知道她要是再不说出这个秘密,莫司,一定会杀了她的孩子。
        “哈,这个秘密就是,你心爱的白痴女人,以为,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忠实的少主的!哈哈,精彩吧!”
        “你说什么?!”
        莫司额头青筋暴露,无法相信苏允儿说的话。
        “哈,不相信吧?她就是那么笨,我说什么她都信。而你,还乞求她,不要告诉夜修宸!你们都是笨蛋,傻子,没用的东西!”
        “住口!”
        莫司的身体剧烈颤抖着,脑海里各种片段千转百回,难怪,难怪小姐哭得那样伤心,难怪,她的眼神,那样绝望,他不知道自己一时的疏忽与一己私欲,竟然,酿成了这样的大错。
        “那个笨蛋女人,现在,恐怕一个人独自伤心着,搞不好,已经想要离开这里了呢!”
        苏允儿心里心虚害怕地厉害,却用颤抖的笑容来掩饰。
        她觉得,这个世界都疯狂了,疯狂了,让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毁灭吧,毁灭吧……
        莫司终于回过神来,猛地看向苏允儿,那样的眼神,有着莫大的恨意,毁灭欲,甚至,还有一抹,失望。
        失望?
        苏允儿还未看清他的眼神,身体已经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甩出去,重重撞在地上。
        莫司发了疯一样冲出了屋子,他不敢再去回想雨洛离开时候脸上绝望的泪水,如果小姐因此误会了少主,离开了夜宅,甚至,受到了伤害,他就算是死,也无法赎清自己的罪孽!
        夜宅,地下囚室。
        情蛊,一旦服下,便会让人萌生巨大的望欲,同时,承受椎骨蚀心的痛楚。
        雨洛不是第一次被喂食情蛊,上一次虽然已经得到了解药,身体,却已经适应了情蛊,再一次被引发,后果,一发不可收拾。
        苦涩冰凉的液体刚一下肚,几乎是立刻,雨洛的身体便不受自己的控制,燥热难忍,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每一寸肌肤,都像是有万千蚂蚁爬过,一**的麻痒,一**的热流,将她的意识,撞击成残破的碎片。
        “洛洛,舒服吗?”
        夜修宸微微后退一步,松开了对她的钳制,被喂食了情蛊的雨洛,身体发软,没有他的支撑,整个人,顺着冰冷的墙角滑落,白皙的脸颊瞬间被情蛊散发的热量冲击地通红,小嘴儿微张,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男人早已经变得疯狂,雨洛越是难受,他越是兴奋,尽管,内心深处,空洞一片,无法去思考,为什么,他和她,两个人,最终会变成这样的局面。
        “夜修宸,你给她吃了什么?!你放开她,放开她!”
        聂少堂发疯怒吼,被铁链拴住的双手双脚因为剧烈的挣扎拉扯而被磨出了深深的血痕,铁链深入血肉模糊的肌肤,让人毫不怀疑,再挣扎下去,双手双脚,就会断裂下来。
        雨洛的意识变得模糊,恍惚中,身体似乎被人拥进了怀里,她努力想要睁大眼睛,却只能看到眼前是一张脸,五官却是模糊的。
        “洛洛,乖,吻我。”
        有人在她耳边蛊惑着,声音那样熟悉,她好像快要想起那是谁的声音了,却又被身体里新一轮的燥热冲击地一点线索都不剩。
        “洛洛,吻我……”
        有温热的物体贴上了她的唇,跟她此时的体温相比,那样的温热就像是冰凉的甘泉,一下子,让她打了一个寒颤,浑身,却畅通舒服很多。
        本能的渴求,让她伸出粉红的小舌,舔了一圈自己的嘴唇,舌头还未收进嘴里,又被一团温热包裹住,舌根,被吮得发麻。
        “洛洛……”
        夜修宸很快动了情,再也忍受不住,深深吻住她的唇。
        意识涣散的雨洛,眸子汗水,迷迷蒙蒙,最是让人陶醉其中无法自拔。
        身体里的燥热叫嚣着要发泄,有甘泉一般的物体深入她的嘴里,她下意识张开嘴,让他那个物体更加身体,他吻得缓慢而温柔,她觉得不够,却不知道怎么做,急了,牙齿一合,咬住了那个物体。
        “嗯!”
        夜修宸闷哼一声,退出了他的舌头,轻轻在雨洛通红的唇瓣上啄了一下。
        “洛洛,怎么跟小狗似的,还会咬人。”
        明明是谴责的话,从夜修宸嘴里说出来,倒成了宠溺与爱恋。
        他好像,忘记了现在他和她身在何处,忘记了她之所以变成这样,是他给她下了情蛊,他只想,好好享受一次,她的回应,她的投入。
        就让他忘记,让他,自欺欺人一次。
        雨洛的眼神已经迷离涣散,两只小手,紧紧拽住夜修宸的衣服,脑袋,不安地在他怀里蹭动,她好想要,又不知道要什么。
        夜修宸知道,她已经,快要忍不了。
        “洛洛,不要着急,我会给你的。”
        大手扣住她的腰,将怀里的人儿靠在墙上,以自己的身体支撑,骨节分明的手指,攀上了她的胸口,然后,顺着往下,从她美好的腰部曲线滑向她漂亮的蝴蝶骨,摸索到了下方碍事的暗扣。
        “夜修宸,你敢!”
        雨洛的身体,几乎被夜修宸高大的身躯挡住,聂少堂看不清,却能从他的动作里分辨出他即将要做什么事。
        双眼几欲撑裂开来,嘶吼,喉咙发出一阵阵破碎的疼痛。
        夜修宸脸色一凛,抬手摁下腕表上某一个按钮,顿时,地下囚室,陷入了一片黑暗。
        *
        每天都有人留言说关于虐的事情,串串每条留言都有认真看,有些话语太偏激,我看着也觉得难受,我不只一次说过,甜蜜会有,而且是最大的甜蜜,我这段虐都没写完,难道要我一下子跳到甜蜜吗?恐怕等我一下子跳到甜蜜,又有人会跳出来说我逻辑不清楚、太跳跃、写得乱七八糟了。文文大纲早就列好,没有拖,写到这么多字,离结局也不会太久了。我是一个讲究逻辑和全文架构的作者,如果你想看甜蜜或者结局,也等我把该交代的交代完好不好?
        我现在要租房子,天天都在找房子,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不认识人,就像昨晚,我九点过才回到酒店,手指都快抽筋了,才码出昨天的八千字,在十二点之前想办法发了上来。没找到房子之前,上网对于我来说都是没办法保证的事情,我答应了大家这个月每天保底八千字,我就会一直完成!
        说了结局会美好,说了该虐的虐完了就会甜蜜,甚至结局,这些虐,通通是前期埋下的伏笔,还有每个人物的性格决定的,不是我无聊欠虐,如果大家有认真看前期的文,都会明白这些早就是前期剧情注定的。大家等不及告诉我可以,我已经在加快进度了,可是有些留言,我看着实在难受!
        看文与写文都是互相理解,我写这些话只是有感而发,大家可以忽视我,也可以不理我,但我会完成我对大家的承诺。
        我珍惜每一个支持我支持文文的人,鞠一躬,谢谢你们,也请你们耐心一点——串串留。
        PS:串串说的这段话没有在订阅范围之内,没有收费,谢谢。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