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夜修宸笃定了雨洛接下来会说出来什么答案,那只会,是他想要的答案。
        然而,雨洛却,沉默了。
        不是因为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聂少堂,她早就看清了自己的心,对于聂少堂,也许曾经有过迷恋,他给过她温暖,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了这么多事,她终于明白,她对他的感情,不是爱情,她给不了他爱情,也拒绝了他给的爱情,这一路,伤害他,连累他,到现在,几乎要害得他赔上自己的命。
        她知道,如果她摇头,那么,要她置为了她忍受百般折磨的聂少堂于何地?
        可是,夜修宸,黑白两道残忍冷情的夜门少主,他可以做出她想象不出来有多么恐怖的事情,如果她点头,那么,聂少堂,也许,会立刻死去。
        “洛洛,你最好听话点,这样,你的旧情人,也可以少受一点苦。”
        夜修宸状似不经意地说道,而这句话,让雨洛最终,下定了决心。
        只要聂少堂还活着,这才是,最重要的。
        “不,我不喜欢他,甚至,从来没有喜欢过他。”
        “小雨洛……”
        聂少堂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是吗?”
        夜修宸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似乎对雨洛给出的答案很是满意,大手,并未停止对她柔软发丝的把玩,眉毛一挑,更加艰难的问题从薄唇里轻轻吐出。
        “那你,爱我吗?”
        他用的字眼,不同于刚才的问题,上一个问题是普通的“喜欢”,这一个问题,已经成了更具有分量的“爱”字。
        雨洛没有想到他会问出这个问题,她错愕地望着他,恰恰望进他深邃不见底的眼眸里,那双黑眸,像一个无底的黑洞,吸引着她,蛊惑着她。
        不是第一次想过这个问题,曾经,在她肚子里仅仅一个多月大的小生命在他的见死不救中一点一点从身体里流失,她恨他,甚至,恨不得杀了他,可是,他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每一次看向她的眼眸里都充满了愧疚,有时候,还有,害怕。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轻易原谅了他。
        是因为那盘蕴含了极大心血的爱心煎蛋吗?雨洛再傻,也知道,那样重的憎恨,不会因为一盘简简单单的煎蛋就烟消云散。
        是因为他第一次说出的那三个字吗?雨洛苦笑着,如聂少堂,那个深爱着她的男人,他不只一次对她说过那三个字。她不懂爱情,却也明白,爱情是相互的,单方面的爱情无法维持下去,对方,也不会因为施舍而给予根本不存在的爱情。更何况,现在,她明白,他并不爱她。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那样轻易就原谅了他?
        更深层的原因,雨洛心里狠狠一震,竟然,不敢再想下去。
        她,爱他吗?
        “洛洛,你是在害羞吗?”
        夜修宸戏谑的话语里,隐藏着他的在意,他的紧张,她长时间的沉默与犹豫让他心里的希冀渐渐沦为失落,却仍旧不死心。
        她不爱他?
        不,他绝对不能接受!
        “洛洛,想清楚再回答,你,只有一次机会。”
        雨洛张了张唇,夜修宸脸色一凛,在她开口之前,给了她最后的警告和威胁。
        “爱。”
        单音节的字眼终究从雨洛嘴里说出来,她闭上双眼,浓密修长的睫毛间,晶莹的泪水满溢出来。
        聂少堂突然咧开嘴,一笑,整个人无力地将头靠在墙上,身体里流窜的电流再汹涌,也比不上他此刻恨不得死去的痛楚。
        夜门研制出来的刑罚工具,残忍而不至于置人于死地,这样的电流,汹涌霸道却没有立刻的致命伤,只会让人感觉身体的四肢百骸都在被震碎,一寸一寸,被蚕食。可这些,都比不上,她的答案带给他的痛苦。
        “洛洛。”
        夜修宸轻声唤了一下雨洛的名字,这一声,饱含欣喜与激动,虽然知道她给他的答案也许是虚假的,可他,宁愿相信一回,说他自欺欺人也好,只要能让她死心塌地留在自己的身边,一切手段,他都不在乎。
        他低下头,攫住她瘦削的下颚,想要亲吻她的唇,她却微敛着眼,缓缓而不容拒绝地避开了。
        “怎么了?”
        夜修宸的语气轻柔而缓慢,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夜修宸,你可以,先让保镖停下来吗?”
        男人的瞳孔一缩,心里消散下去的怒火急窜之上。
        她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让他看到,她所有妥协的话,都是为了救别的男人?甚至,连伪装一下都不肯?
        这样的她,一念之间,已经让他改变了主意。
        大手一挥,保镖便停止了对聂少堂的惩罚,动作机械地退了下去。
        几秒钟后,传来铁门被重重锁上的声音,偌大的囚室里,只剩下夜修宸、雨洛,还有聂少堂三个人。
        聂少堂几欲被折磨得昏死过去,保镖停止了电流的输送,他的意识,渐渐恢复过来。
        “少堂,你没事吧?”
        雨洛担心地问道。
        “小雨洛,我没事。”
        “洛洛。”
        下颚被一只大手攫住,夜修宸强行将雨洛的脸掰转,逼迫她含着焦急的水眸看向自己。
        他无法忍受,才刚说爱他的女人,下一秒,已经想要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
        既然她如此对他,那他,又何必再对她有任何的怜惜?
        嘴角悄然弯起,冰冷的黑眸里也溢出了一丝笑意,冷峻的脸庞,因为这一抹笑容而变得生动,变得无害起来。
        “洛洛,你不是说,爱我吗?那么,证明给我看,可好?”
        他脸上的笑意让雨洛有片刻的怔楞,但很快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她的幻觉。
        他这样的男人,越是笑得无害,越是会,做出可怕的事情。
        “嗯?”
        “你想,怎么证明?”
        雨洛没有发现,连她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很简单。”
        夜修宸俯下身,缓缓凑到她的耳边,撩开她的耳发,露出她白玉般的耳垂,他微微一张口,便含住了她敏感的耳肉,旖旎之间,几个暧昧的字眼,倾泻而出。
        “你说什么?!”
        雨洛几乎无法相信自己听到的,脸色瞬间惊慌失措,然而,夜修宸的眼神告诉他,他不是在开玩笑。
        “怎么,不愿意?”
        “不,不可以,不可以……”
        雨洛急速后退着,夜修宸不疾不徐地逼近,一步一步,将她逼到了囚室对面的墙角。
        “夜修宸,你想做什么?”
        恢复了意识的聂少堂,剧烈挣扎着,捆缚他双手双脚的铁链与墙壁碰撞,发出巨大的声响,可他无论怎么挣扎,也挣脱不开来。
        “我想做什么,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雨洛已经避无可退,她的头,只到他的胸口处,他健硕的身体压上来,紧紧将她钉在墙上。
        “洛洛,不要害怕,你不是爱我吗,爱我,就要证明给我看。”
        “不,不……”
        黑眸一沉:“你是说,你不爱我?”
        雨洛疯狂无助地摇着头。
        “夜修宸,你敢!”
        意识到对方想要做什么,聂少堂如一只困兽,在做着无谓而激烈的挣扎。
        “夜修宸,你混蛋!你要是敢那样对她,我会杀了你!”
        男人丝毫不将聂少堂的威胁放在眼里,他夜修宸下定决心想要做的事情,没有“做不到”三个字。
        “洛洛,听话点,我会温柔的。”
        语气轻缓而温柔,动作,却近乎粗鲁。
        夜修宸伸出手,想要解开雨洛胸前的衬衣扣子,她急忙抓住他的手腕阻止他的动作,却让他失去了耐心,猛然一用力,她衬衣上的扣子便全部崩裂开来,打在地下囚室的水泥地面,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住手,不要这样对我……”
        白皙的肌肤立刻映入男人的眼眸,细腻的胸口,如牛奶般润滑,指尖碰触的那一刹那,夜修宸心里的欲,轻易就被挑起。
        他太爱这个小女人,以至于,随时随地,只要她想,他都能轻易被她吸引。
        只可惜,她毫不在乎他给的爱,而他,却该死地无法克制自己想要她的望欲!
        下颚一紧,雨洛所有的惊呼与挣扎都被他尽数吞没,他的大掌,紧紧捧住她的小脸,侧着脸,重重揉碾她的嘴唇。
        稚嫩的唇瓣,被他灼热的薄唇含在口腔里,湿热,润滑。
        他狂肆地吸吮着她柔软甜美如果冻的唇瓣,直到充血,红肿,他才肯放过她,转而松开上下牙齿,轻轻合住,不断变换角度啃噬着她的嘴角。
        他的吻,时而如和风细雨,时而如暴雨闪电,轮流交替折磨着雨洛。
        “夜修宸,你给我放开她!”
        聂少堂的怒吼从未停止,雨洛拼命推拒着,却引来夜修宸更进一步的掠夺。
        他仿佛一头被激怒的动物之王,舌头疯狂地钻进她的口腔,逼得她节节败退,经不起翻搅的小舌被他捐助,拖出口腔,猛烈吸吮,像是恨不得将其吞进自己的肚子里。
        渐渐的,他不满足于这样单方面的掠夺,他的吻再度转柔,细细吻过她唇上的每一寸肌肤,而后,微喘着气暂时离开她的唇瓣,额头抵住她的。
        “洛洛,像我对你的一样,吸吮,我的舌头。”
        此时的夜修宸,身上完全褪去了平时的冷漠,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怀里,她带给他的不安全感,让他迫切地想要从她的身体上索取,只有狠狠拥抱她,狠狠与她的身体结合在一起,他才能确定,她,还是他的。
        薄唇里说着让人无法想象的话,让人惊恐,又让人害羞。
        不等她拒绝,他已经再度吻上了她的唇,撬开她的贝齿,含住她的舌头,轻轻,吸吮,来来回回,真的就像一个老师一样,在教学生,怎样进行某些动作。
        “洛洛乖,就像我一样……”
        即便,她就在他的怀里,他的心里,还是涌上了浓浓的不安与失落,他迫切地渴求她的回应她的主动,哪怕,只有一点一滴,他也有足够的动力,继续坚持下去。
        “不,不行……”
        “不行?”
        夜修宸的语气里,透着巨大的警告,从头顶传来,一个音节一个音节,撞击着雨洛混乱的思绪。
        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当着聂少堂的面,这样对她,甚至,对她提出这样的要求……
        雨洛仍旧摇着头,双手抵在他的胸口,试图拉开两人的距离,而双眼,却担忧地穿过他的身体,看向两人身后囚室里的聂少堂。
        这样的举动,彻底激怒了夜修宸。
        “不行吗?”
        夜修宸推开一步,大手,缓缓放进裤兜里,再次抽出之时,一枚小小的看上去古老陈旧的木盒子,出现在了他的手心里。
        雨洛的脑海里,一瞬间,曾经见过的画面,像是雷电一般急速闪过。
        “不要,不要!”
        她知道那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她曾在夜修宸的书房里见到过,她害怕,身体像是在回忆曾经承受过的难堪与痛楚,她不要再承受一次那样的痛苦。
        “不要——”
        雨洛转过身,急忙往地下囚室门口跑去,然而,身体还未移动一步,已经被他攫住了手臂,再度压上冰冷的墙壁。
        “放——唔——”
        嘴唇被人狠狠堵住,紧紧相扣的贝齿被人强行攫住下颚掰开,有冰凉苦涩的液体从对方嘴里流泻进她的口腔,她痛苦地挣扎着想要吐出来,他强势的舌头却不断将那些液体推拒到她的嘴里,直到,她呼吸不了,本能地,任由那些液体,滑进自己的喉咙。
        绝望,在这一刻,汹涌而来。
        像来自地狱的黑白无常,将她瞬间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
        今天对不起,回来很晚,现在才写完八千字,对不起大家,久等了~~~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