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230话
        莫司冷漠地说着,将药丸放到一旁的柜子上,转而走到床边,整理床上的被子。
        “为什么要救我?”
        苏允儿看了一眼那些红红绿绿的药丸,视线转向床边认真整理被子的莫司。
        “你想太多了。”
        莫司的声音仍旧机械而刻板,不带任何的人情味,也许是多年杀手生涯养成的习惯,就连语气,都素来不泄露自己任何的情绪的。
        “是吗?那这些药怎么回事?”
        “药放在那里,你吃不吃与我无关。”
        苏允儿心里一凉,犹自不甘心,紧紧锁住莫司宽厚的背。
        “那刚才你跟那个女人的对话怎么解释?你不是很爱那个女人,而恨不得杀了我吗?为什么要为了我求她?直接杀了我不就好了吗?”
        莫司背影一僵,手里的动作一顿,但很快恢复过来,并未回头,也并未理会苏允儿。
        他的沉默让苏允儿心里一喜,也许,这根木头,真的不是不在乎她的,至少,他是在乎她肚子里的孩子的,而这个孩子,是属于她和他两个人的最亲密的联系。
        一想到这里,苏允儿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冲上前,从身后抱住了莫司。
        “莫司,你是关心我的对不对?”
        苏允儿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明明心里爱的是夜修宸,可是,却因为面前这根木头为了她向雨洛求了情就心里翻江倒海。
        难道说,她对这根木头,也产生了好感吗?
        “放手!”
        十几年的杀手生涯让莫司早已经不习惯陌生人的靠近,哪怕是相识的人进入他划定的区域范围内,他也会不自在,甚至产生本能的抗拒。
        腰间突然被一双女人的手臂环住,后背,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被一具女性的躯体紧紧贴合,她胸前的柔软以及身体上热热的温度,都让他非常不适应。
        甚至,厌恶。
        “我不放!”苏允儿千金小姐的固执气上来,紧紧抱住莫司的腰,将脸颊贴在他厚实的背上,“除非你回答我的问题。”
        莫司身体几不可见地一震,她的问题,连他自己也未想清楚,又怎么回答她?
        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他厌恶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决计不可能关心她!
        “放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莫司的声音里透着浓浓的警告,预示着他的忍耐力已经到了边缘地带。
        然而,苏允儿自顾自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自我以为莫司对她是特别的,仗着这一股莫须有的自信感,紧紧抱住他的身体不松手。
        “我不放——啊!”
        一股强大的力道袭来,
        苏允儿被这股力量拉扯着往后,整个人重重摔在地上,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她急忙护住自己的小腹,后背朝地,发出一声巨大的闷响。
        她咬着牙忍住后背传来的痛意,难以置信地望着面前的莫司。
        “你——”
        “我说过,你想太多了。”
        莫司扔下这句话,毫无留恋地转身往房门口走去。
        “你给我站住!”
        苏允儿朝着他的背影大喊。
        “还有什么事?”
        莫司脚步停了下来,但并未回头,身后传来苏允儿的问话。
        “我只问你一句,我肚子里的孩子,你到底要不要?”
        十指紧紧扣着地板,苏允儿死死盯着莫司的背影,心里却紧张地等待他的回答。
        她以为,他至少会犹豫,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毕竟是他的亲身骨肉,可是,他的回答,几乎是,毫不犹豫。
        “它是本来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东西。”
        “莫司!”苏允儿不可思议地怒吼着,“你是我见过的最冷血的人!你跟夜修宸一样,你们都是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可以牺牲的人!畜生!混蛋!”
        苏允儿的咒骂在持续着,情绪失控。
        “骂够了吗?如果你没骂够,请恕我不奉陪。”
        莫司淡淡地说着,脚步迈开,往屋外走去。
        “莫司,你会后悔的!后悔的!”
        她偷听到了莫司和雨洛的对话,自然知道雨洛和莫司互相误会了彼此的意思,雨洛受了她的误导,相信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夜修宸的,而莫司却没有想到这点。
        她原本以为莫司是在乎她的,她原本是打算像莫司解释清楚的,呵,可是,现在,她会让这个秘密在自己的肚子里烂掉。
        她就是要看着那个女人受苦,莫司让她伤心让她难过,她就要拉着他最在乎的女人陪着她一起难过伤心!
        “莫司,你会后悔的……哈,哈哈……”
        三天,雨洛被夜修宸关在卧室里整整三天了,期间,她再也没有见过他,不,她甚至,没有见过一缕阳光。
        房间里任何一个可能通往外界的地方,都被他命人封得死死的,偌大的卧室里,就算开了壁灯,也是昏黄一片。
        雨洛紧紧环住自己的膝盖,将自己蜷缩在床边的角落里,双眸睁着,盯着不知名的角落。
        复古的房门发出一声响动,有人,进来了。
        “小姐,吃饭了。”
        佣人一日三餐照例会送食物过来,之后会立刻重新关上房门,只有这个时候,雨洛才能感受到光明,不过,只有短短的几秒钟。
        雨洛以为,这一次,会像之前一样,房门被立刻关上。
        然而,门外传来佣人之间的交谈声,紧接着,那个负责送饭的佣人被叫走了,好像有急事的样子,以至于,房门都忘记锁上了。
        雨洛眸光一闪,视线无法自拔地凝视在那半掩的房门上。
        三天了,她不知道这三天,聂少堂被关进夜宅的囚室,夜修宸会怎样处置他。以她对那个人的了解,一旦厌恶上一个人,又怎么会吝啬于残忍霸道的手段?
        每时每刻,她都在担心聂少堂的安危,对于他,她不再想要他因为自己而受到夜修宸的报复。
        静静地凝视了片刻,门外静悄悄的,佣人似乎都不在,雨洛缓缓地起身,试探着叫了一声送饭佣人的名字。
        没有人回应。
        雨洛心里一喜,打开房门,探出脑袋,长长的走廊上,没有佣人的身影。
        她急忙出了房间,一路,循着记忆,往夜宅的地下囚室走去。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