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229话
        “很好。”
        夜修宸突然扬起了唇角,黑眸恢复了一贯的冰冷,只有他自己知道,此刻,他这样无所谓的外表下,是怎样一副狼狈凌乱的样子。
        他所付出的一切,被她视若无睹,他的感情,被她弃之如敝屐。
        原来,从头到尾,他都像一个傻瓜一样,而她,从未将他给她的爱,放在眼里,而是,狠狠,踩在了脚下。
        洛洛,既然,你不要我给你的爱,那么,换做恨,可好?爱与恨,如果一定要后者才能让你刻骨铭心,将我一辈子刻在你脑海中无法忘记,将你一辈子拴在我身边无法逃离,那么——
        我愿意,恨你。
        健康的小麦色皮肤,腕间,带着一只名贵的手表,外表看上去就只是一只奢华精致的手表,但实则手表的外壳下集中了21世纪最先进的精密系统甚至国家目前还处在研究阶段的属于未来的高端微型仪器。
        夜修宸抬起手腕,淡淡地命令道。
        “把他抓起来,关进夜宅的囚室。”
        “是,少主。”
        电话那头传来保镖恭敬的声音。
        “夜修宸,你不可以这么做!”
        雨洛惊恐地想要阻止,却被夜修宸轻易地抓住手腕,还带着被他折磨过后疼痛的身体装进了他的胸膛里。
        冷眸鄙视:“怎么?伤心了?难过了?舍不得了?”
        一连串的逼问让雨洛微张着嘴唇,无助地摇着头,眼泪滑落,打在他的虎口上,灼烫。
        “夜修宸,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既然你不爱我,为什么不放我走?”
        因为滔天的怒气而忽视了她前半句话,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捕捉“放我走”这三个字上。
        “洛洛,你别做梦了!你以为我是傻到放你离开,然后跟聂少堂双宿双栖吗?”
        “雨洛,你把我夜修宸当成什么了?!”
        手上用力一推,雨洛的身体便重心不稳,跌跌撞撞地后退几步,小腿肚被地上的行李箱绊倒,整个人跌倒在了地上。
        地上虽然铺了柔软的地毯,然而,对于此刻身体虚弱快要散架的雨洛来说,重重的撞击,无异于雪上加霜。
        汗水,在夜修宸看不到的角落里,一颗一颗溢出来。
        她死死咬着下嘴唇,不愿让他看到自己的狼狈,不愿在他面前服输。
        夜修宸紧紧握着自己的双拳,用强大的自制力逼迫自己不去在乎她苍白的脸颊,克制住自己不要上前将她拉起来,细心问她有没有摔伤,痛不痛。
        那是以前那个傻瓜夜修宸才会做的事,从这一秒开始,他不会再被这个女人耍得团团转!
        “洛洛,这是你自找的,我说过,背叛,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夜修宸转身,冰寒的眸子不在她身上流连一秒,就这么,离开。
        房门“嘭”地一声被关上,她听到,他在对佣人下达命令。
        “看好小姐,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让她踏出房门半步,否则,后果自负。”
        “是,少爷。”
        雨洛颓然地笑了笑,这不是她第一次被他关在房间里,可是,这一次,她却感觉,当房门关上,她就永远,也出不去了……
        夜宅后园。
        莫司心里有事,所以并未注意到别墅门口的喧闹,雨洛走后,他一个人静静站在原地,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直到消失,仍旧无法动弹。
        因为一己私欲,他祈求小姐帮他保守秘密。对方,是三番四次差点害得小姐送命的蛇蝎女人,甚至,害得小姐失去了她和少主的第一个孩子。而他,却厚颜无耻地祈求她的隐瞒。
        这样的他,连他自己都看不起。
        身后传来一些轻微的响动,很小,一般人听不出来,可是身为杀手,特有的敏感觉察力让莫司瞬间敛去了自己脸上不属于杀手应该有的情绪。
        “谁?”莫司回过头,却发现,“是你。”
        身后站着的人是苏允儿,身上已经褪去了和雨洛一模一样的衣服,换上了大大的T恤。
        苏允儿的身材本来就算是娇小,身上的T恤明显是不属于她的,又宽又长,穿在身上,生生拖到了膝盖弯处,空荡荡的。
        莫司眉头一皱,苏允儿身上这件T恤的主人,正是他。
        莫司和雨洛之间的对话,苏允儿听到了一大半,中途被吵醒,她没有起床,却隐隐约约能听清两人交谈的内容。
        她以为莫司会毫不犹豫杀了她,还有他肚子里不该存在的孽种,却没有想到,这根看上去不解风情的木头,会为了自己,向雨洛祈求保密。
        冰凉绝望的心,竟然,会有一丝感动。
        是不是,在这根木头的心里,她苏允儿,也是特别的?
        “夜里风凉,你怎么,不进屋?”
        苏允儿犹豫着说道,遭遇莫司煤炭一样的脸,气氛变得更加尴尬。
        苏允儿苦笑着,手下意识揪着自己腹部的衣摆,昏迷之前,她还以为肚子里孩子已经化作一滩污血,醒来,却仍旧有了妊娠反应想要呕吐。
        也许,当一个女人做了母亲之后,会变得多愁善感,什么仇恨,什么嫉妒,都开始在孩子——自己生命的延续——面前变得无足轻重。
        她是不是也是这样?
        如果不是,那么,为什么她好像对这个曾经要她命的木头,开始心生一种异样的情愫。
        是感激吗?
        好像,不是。
        苏允儿犹自沉浸在自己的纠结之中,莫司没有理会她,径直绕过她,进了屋子。
        被晾在原地恍若未见,苏允儿觉得自己刚才的想法都是异想天开,她不过还是一只人见人厌的过街老鼠。
        厚着脸皮跟在莫司身后进了屋子,昏黄的灯光照耀着他忠厚老实的脸庞,他黝黑的手上,正端着一杯水,另一只手,手心,卧着数颗药丸。
        “你醒来了正好,吃药。”
        *
        串串再说一次,有时候某章文文会因为一些敏感词而被突然隐藏,为了不影响阅读,串串都会重发一次,大家看到自己订阅过的,就不要订阅了,免得又来问我为什么收费,我也很郁闷~~~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