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夜修宸,你住手!”
        雨洛激烈地挣扎着,如果真的如苏允儿所说,他不过只是迷恋她的身体,那么,她又怎么会让他一次次得逞?
        她不喜欢这样的结合,这样纯粹身体的结合让她觉得空洞与难受,甚至,恶心。
        “洛洛,不要试图反抗我。”
        夜修宸攫住她的双腕,高高压在她的头顶,这样的姿势,让她的身体被完成一个弓形,更加贴合他灼热的胸膛。
        他的脸色阴沉,黑眸里暗藏着望欲与愤怒的结合情愫。
        “你是我的女人,我有权力随时随地检查你的身体是不是被别的男人碰过!”
        如果她被别的男人碰了,无论对方是谁,他会不念旧情毫不犹豫地杀了他,然后将这个下贱的女人囚禁在自己身边,一辈子折磨,一辈子也别想离开!
        “你,你要干什么?放开我啊——”
        他话里的意思让雨洛惊恐,她隐隐觉得,这一次,并不如单纯的占有那样简单。
        很快,他的行动,便证实了她心里的担忧。
        夜修宸紧紧覆盖上她的身体,结实的小腹压住她平坦的腹部,他一手抓住她的手腕压在头顶,一手腾空,在她反抗的眼神中,伸出指尖,轻轻触碰着她胸前的珠蕊。
        “啊——”
        身体暴露在没有开空调的卧室里,冷风吹过,胸前的柔软上嫣红的顶端很快绽放开来,变成了颜色鲜艳的珠蕊。男人的指尖带着身体的温度,轻轻戳弄她的敏感所在,这一冷一热鲜明的对比,让那两粒珠蕊越来越饱胀,像美丽的花朵,迎着风,微微颤抖着。
        嫣红的珠蕊与白皙的软绵互相映衬,这画面,刺激极了。
        “这么快,就立起来了?”
        男人低低的笑在头顶响起,雨洛死死咬着下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的声音,可是,那些破碎的吟呻卡在喉咙口,就快要忍不住。
        夜修宸说着,手上的动作却不厅,轮流拨弄了几次之后,那两粒珠蕊已经完全站立起来,他嘴唇邪魅地勾起,黑眸里却一片冰凉。
        他伸出拇指和食指,猛地夹住了其中一粒。
        “唔——”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雨洛快要支撑不住,脸色被胀成了酱紫色,柔嫩的唇瓣几欲被咬破。
        夜修宸死死盯着身下人儿的反应,拇指和食指开始呈顺时针旋转,痛意夹杂着莫名的酥麻感混合着袭上雨洛的脑海。
        她拼命扭动着身体,想要挣脱他带着魔力的手指,可是,两个人的身体太过贴合,手腕又被他高高压在头顶,这样任人宰割的姿势,扭动之间,只会让她胸前的柔软主动送到他的掌中。
        眼前的嫣红色泽粉红,虽然她已经跟他有过数次亲密,可是她的颜色,依旧如含苞待放的花朵,青涩却格外诱引。
        “这里,有没有被人碰过?”
        夜修宸换了一边,探手覆住另一边的柔软,粗糙的指腹,缓缓都在挺立的嫣红四周来回划圈,时重时轻时慢时快的动作,格外磨人。
        “说!”
        夜修宸加重了语气,虽然看得出来她的反应仍旧生涩,胸前也没有被人碰过的痕迹,可是,她的沉默她的隐忍她的反抗,无一不让他愤怒,让他失控。
        “没,没有——”
        身上的男人,仿佛天生就有一种压迫力,让人无法忽视也无法反抗,雨雨咬着牙,别开头,屈辱地回答着他离谱的问题。
        夜修宸松了一口气,抽回了手,雨洛将脸埋在柔软的枕头之间,感受到胸前的手离去,紧绷的神经一松,牙齿松开了紧咬的唇瓣,微张着嘴唇喘着气。
        然而,下一秒,还未彻底放松的神经蓦地被绷紧。
        夜修宸抽回了手,然而,黑眸,却仍旧锁住眼前美好的画面,嫣红的珠蕊,带着被他折磨过后的斑斑点点,形状美好的锁骨缓缓波动,白皙的柔软,随着她每一次喘气而起伏着,敏感的珠蕊长时间挺立,跟随着柔软的起伏而微微颤抖着。
        像是饱满的水果,鲜艳欲滴,在邀请他深入品尝。
        黑眸因为这魅惑的一幕而暗沉下来,猛地低下头,毫不犹豫地含住其中一粒珠蕊。
        “呜——”
        雨洛的身体一僵,还未来得及闭上微张的嘴唇,破碎的吟呻已经从她齿缝中溜出。
        这一声压抑已久的吟更加刺激了身上的男人。
        夜修宸埋首在她胸前,湿热的嘴唇裹住她敏感的珠蕊,用灵活的舌尖,霸道地吸食她散发着水果清香的地方。
        全身上下的感官,都被集中在了胸前的那一点,雨洛身体颤抖着,埋在枕头里的脑袋难受地摇摆着,整个人,像一尾被人抓住的美人鱼,痛苦地在床上扭动着、挣扎着。
        全身上下,像是有一道炙热的暖流在四处流窜,蔓延过她的四肢百骸,最后集中在上半身的最下面,盘旋,搅动。
        “啊——”
        雨洛受不住,身体突然剧烈痉抖,整个人长大了嘴唇,一动也不动,眼角,一滴晶莹的泪珠滑落,很快没入雪白的枕头内。
        夜修宸暂时餍足地从她胸前抬起头,看着她柔软的黑发凌乱地贴在她汗湿的脸颊上,嘴唇嫣红,双眸含水,忍不住戏谑地说道。
        “洛洛,这就不行了?别忘了,最重要的地方,我还没有检查。”
        伴随着他的话,修长的手指抚过她的柔软,爬过她纤细的腰肢,顺着身体太浑然天成的美好曲线下滑,来到了她最密密的地带。
        “住,住手——”
        身体的疲惫让雨洛每说一个字都感到筋疲力尽,对夜修宸可怕的举动根本无法阻拦,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用手指,在她极致敏感的地方抚摸。
        “不,不要,求你——”
        极致的敏感,换来的,是极致的羞辱。
        雨洛觉得,她就像是一个没有生命的娃娃,被他肆意探寻,肆意蹂弄,他从未考虑到她的感受,从未理会过她的拒绝和反抗。
        也许,苏允儿所说的,是对的……
        她对他,不是一个值得呵护值得去爱的女孩,而只是一个可有可无还未厌倦身体的工具罢了。
        想要开口告诉她跟莫司在一起的不是她而是苏允儿假扮,可是,说了又有什么用,他会在乎吗?也许,这不过是个借口,一个让他占有她身体的光明正大的理由。
        背叛?
        他给她扣上的罪名多么严重,可是,她不是他的女人,他也不爱她,她和他之间这样龌龊的关系,又有什么资格用上恋人间专属的词汇?
        想要开口问他,为什么跟苏允儿订婚,为什么又让苏允儿离开,为什么瞒着她苏允儿去了哪里,苏允儿孩子,到底是不是他的?
        太多太多的问题,想要开口问他。
        然而……
        “唔——啊——”
        身下突然被异物侵入,干涩的地方,像是被撕裂开来一样,他的手指却不管不顾她的痛楚,执意深入,再深入。
        雨洛难受地留下眼泪,她怕,怕自己将所有的问题问出口,换来的,只是他的羞辱,只要他一个嘲讽的眼神,她就会无地自容。
        她想过这一辈子就这么留在他身边,因为他说他爱她。
        她试过原谅他,接受他的温柔他的宠溺,可是,他的霸道他的残忍已经根深蒂固,又怎会因为她而改变?
        雨洛,你未免太不自量力了吧……
        手指被丝滑的地带紧紧包裹住,夜修宸用了强大的自制力才忍住不剧烈动作,以免伤到她。
        紧致干涩的触感,几乎是立刻,夜修宸就可以判断,她没有背叛过他,没有被别的男人碰过,只是,他仍旧受不了她和别的男人有亲密的接触,更何况,她凌乱的衣衫和头发又怎么解释?
        一想到这里,刚刚退下去的怒火又窜烧上来。
        夜修宸不再犹豫,猛然抽出手指,解开自己的束缚,身体下处的灼热早已经坚硬,叫嚣着要宣泄主人的醋意与怒火。
        “洛洛,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他霸道地宣誓,在她惊恐的挣扎中,将她的身体折叠成一个屈辱的姿势,她的双腿,被他推到她的胸前,让她最密密的地方毫无遮拦地呈现在他的眼前。
        “洛洛——”
        他叫着她的名字,身下一缩,猛地撞了进去。
        一路,长驱直入,干涩、紧致,都被他强行破裂开。
        “呜——啊——”
        雨洛的眼泪,因为疼痛,大滴大滴往下流,求饶的声音变成了呜咽,她抽泣着,身体频频颤抖,带动着小腹剧烈收缩。
        她的挣扎,她情绪剧烈的波动,都让她最密密的地方不断交替收缩,强大的眼颇感一**袭来,让夜修宸黑眸深邃暗红,咬着牙,额头溢出一滴滚烫的汗水,恰恰滴打在她的**,又是一阵猛然收缩。
        夜修宸想要忍住,想要等她适应之后在大幅度前后运动,可是,这样的刺激太过猛烈,他顾不上其他,大掌死死扣住她纤细的腰肢,猛烈动作起来。
        “呜呜——”
        雨洛根本说不出话来,他给她身体上和心理上带阿里的双重痛楚让她的眼泪越加汹涌,雪白的枕头被她的泪水浸湿,黏黏地贴在她的脸颊上。
        她放弃了挣扎,任由他用近乎粗鲁的动作,将她一次次撞向床头。
        “洛洛,怎么了?”
        夜修宸终于发现了雨洛的不对劲,她的双眼已经被泪水淹没得红肿起来,唇瓣被她咬破,只有细微的呜咽从她唇齿之间溢出来。
        他慌了,从未见过她哭得这样难受。
        “洛洛乖,不哭,我**你了吗?”
        夜修宸俯下身,在她红肿的双眼上轮流亲吻,一点点吻走她的泪水,略带冰凉的薄唇顺着她小巧挺立的鼻梁下滑,最后含住了被她折磨的唇瓣,爱抚一般地轻轻用舌头舔过被她咬破后流出的血液。
        他的动作,喜怒无常,让雨洛心里更加茫然惶恐,眉间一皱,眼泪控制不住,被他吻干,又汹涌而出。
        夜修宸拧了眉,伏在她身上看着她抽泣的样子,一张白皙的小脸,被她哭得红肿,修长浓密的睫毛不安地颤动着,鼻头红红,小巧的唇瓣再度被她雪白的贝齿咬住。
        “该死的!”
        任何一个男人,见了这样的画面,怎么可能还忍受得住?!
        更何况,对方,是他心心念念的小女人!
        夜修宸不再隐忍,而是放任自己的望欲,一下下进出在她的身体内,低头,狠狠吻住她的唇,舌头撬开她的贝齿,卷住她的小舌与他缱绻。
        他的吻太激烈太迫切,雨洛被他吻得快要窒息,拼命扭动脑袋想要躲开,他却已经濒临最高点,越加死死冲进她的体内,薄唇吸住她的舌头,紧紧不放开。
        雨洛再也支撑不住,缺氧的眩晕,身下的痛楚,一阵阵,让她终于跌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渊……
        醒来的时候,窗外的颜色告诉她,黑夜,已经来临了。
        身体一动,四肢便像是散了架一样,就要一块一块掉在地上,再也组装不起来了。
        身上的睡衣被换了一套,身下的密密处感觉清爽,应该已经被清理过了
        四周是熟悉的摆设,她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偌大的卧室内,只有她一个人。
        雨洛苦笑着,红肿的嘴唇扯出一个苦涩的弧度。
        如若生活在古代,她就是一个身处宫中,等待着君王临幸的妃子,不知君王何时会来,但来了,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占有她的身体。她和他之间,只剩下身体上的“交易”,其余时间,他是君王,她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妃子罢了,不,也许,只是一个**的宫女。
        心一阵阵抽疼,雨洛别过头,视线不经意扫过床头放着的一杯水,有微微的热气还在蒸腾,杯子下压了一张纸。
        雨洛抽出那张纸,上面是她所熟悉的笔迹。
        “洛洛,醒了吧?醒了,就把杯子旁边的药吃了。我临时有事去公司一趟,乖乖在家等我。”
        雨洛的手颤抖着,下意识看向杯子旁边放着的一粒白色药片。光滑的片面,看不出是什么药。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