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225话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莫司脸色严肃,“XONE现在在哪里?”
        “呵,我怎么知道那只怪物在哪里?”
        苏允儿眼珠子一转,看来那只怪物还没有被夜门的人找到,不知道是死在了山洞里还是逃出去了,如果他逃出去了,那么,自己要是被他找到了,下场一定会很惨。
        “你为什么要易容成小姐的样子?你又有什么阴谋?”
        莫司戒备地盯着苏允儿,后者冷冷一笑。
        “阴谋?在你眼里,我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吧?”
        “是不是,你自己知道。”
        苏允儿眼色几不可见地一暗,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莫司眼里的嘲讽和厌恶,她竟然,心里会觉得有些失落。
        “你说对了,我就是蛇蝎心肠,我不但要整死你爱的女人,我还要她和夜修宸永远不能在一起!”
        “住口!”
        莫司扬起手,只听“啪”的一声清脆,巴掌与肉相触的声音,苏允儿捂着脸,脑袋歪向一边,再次回过头时,颊边的头发凌乱,嘴角,溢出了一道血丝,可见对方下手之重。
        “啊哈哈哈——”
        “你笑什么?”
        莫司收回手,垂在身侧,紧紧握在一起。
        苏允儿像发了疯一样大笑起来,末了,一动不动地看向莫司,眼里,充满了浓浓的同情。
        “我笑你真是可怜,明明喜欢人家却什么也不敢说,什么也不敢做!我笑你孬种!我笑你是夜修宸的一条狗!”
        “住口!”
        莫司的手再度扬起,额头的青筋暴突,显示着他此刻心里的暴躁与愤怒,苏允儿的话,对他来说,是埋在内心伸出的一根刺,已经根深蒂固,可她,却强行要将它连根拔起,后果,便是一片锥心刺骨、血肉模糊。
        苏允儿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眼,准备承受莫司的巴掌,可是,久久,却没有预料中的疼痛,她睁开眼,看到面前的男人一张脸因为怒气隐忍而扭曲。
        “打我啊,你怎么不打,有本事打我啊?!”
        苏允儿说着激莫司的话,眼角却酸痛,久不曾落下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她是三口家族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如今,夜修宸爱那个女人,就连这根不解风情的死木头,也爱那个女人。
        她苏允儿到底有哪点比不上雨洛?!
        “你!”莫司举在半空中的手紧紧拽在了一起,“你不要逼我!”
        “我就是要逼你!你打我啊!你不是爱雨洛吗?!我就是恨不得杀了她——”
        “啪!”
        莫司的巴掌再度落了下来,清晰的五指印刻显在苏允儿的侧脸上,她双眸呆呆地望着不知名的地方,好像,痛的地方,不只脸颊,还有,身体深处某个角落。
        “你真的打我?很好,很好。”苏允儿猛地看向莫司,“你别忘了,跟你发生了关系的女人是我,永远不可能是那个女人?!现在肚子里怀着你孩子的女人也是我!你居然打我?!”
        苏允儿紧紧拽着自己腹部的衣服,咬咬牙,蓦地往房门冲去。
        “站住!”
        莫司心里一惊,及时地拦住了苏允儿。
        “放开我!”
        苏允儿挣扎着,可是根本反抗不了莫司的蛮力。
        “你挡着我干什么?!反正夜修宸也对我起了疑心,我就去自投罗网,不正顺了你的意思吗?你为什么要拉走我,就让夜修宸认出我是苏允儿,然后杀了我不就一了百了了么?!”
        莫司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夜修宸起疑的时候及时拉走苏允儿,那一刻,身体的动作好像先于意识。
        “放开我!”
        苏允儿大吼着。
        “莫司,我要让你的亲生骨肉跟我陪葬!哈哈——”
        “不准走!”
        莫司将大力挣脱他束缚的苏允儿扯回房间,力道过大,她跌倒在地上,腹部重重撞上了坚硬的地板。
        “小姐现在在哪里?”
        苏允儿咬了咬脑袋,缓过腹部的疼痛。
        “我不会告诉你的。”
        “小姐在哪里?!”
        莫司逼近她,语气慑人。
        苏允儿眼皮一跳,她从未见过这么可怕的莫司,他心里,果然,只有那个女人?她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那么,她留下这个孩子还有什么意义?!
        “你死了这条心吧!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就绝对不会告诉你那个女人的下落!”
        “你!”
        莫司脸色一变。
        苏允儿睁大眼睛,看着他的眼神里有一丝决绝。
        “你有本事就杀了我或者把我交给夜修宸,否则,我一定会让你后悔莫及!”
        莫司的视线,落在了床边柜子上的匕首,锋利的刀刃,正在散发森寒的光芒,他伸出手,缓缓拿了起来。
        苏允儿也看到了那把匕首,心里顿时冰凉一片,想不到,她怀了这个男人的孩子,而他,却要亲手杀了她。
        因为害怕和绝望,刚才摔倒在地上被撞倒的腹部传来的疼痛越来越明显。
        苏允儿终于忍不住,闷哼一声,探手触碰到裙摆下最秘密的地方,触手,一抹粘腻。
        她顿时脸色苍白,惊恐地看向两条腿的中间,乳白色的地板上,赫然,一滩血红。
        “啊——”
        她尖叫一声,整个脑子里一片空白,意识,跌入一片黑暗之中,她没有看到,在她昏过去的同时,莫司手里的匕首,从指尖滑落,掉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
        与此同时,张妈的卧室里,雨洛艰难地挪动自己的身体,到达床边,床是木制的,床脚的棱角是锋利的,她将自己被捆缚住的双手正对那块棱角,用力磨动手腕上的绳子。
        苏允儿刚出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她必须趁着这个时间解开绳子逃出去,否则,她不知道,以苏允儿现在的状态,会做出怎样疯狂的举动。
        因为之前的挣扎,手腕上的绳子已经松动了一些,她小心翼翼藏着双手,没有被苏允儿发现,现在死死咬着牙,用力磨动了一段时间,终于听到一声细微的“嘭”,绳子断裂开来。
        雨洛心里一喜,急忙撕掉嘴上的黑色胶布,又迅速解开脚上的绳子,想要匆匆往房门跑去。
        然而,身体被绳子绑了太久,一站起身,大脑急速充血,整个人跌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好不容易等到缓过来了,已经是十分钟过后了,雨洛咬着牙撑着墙壁起身,她不能再耽误时间了,她必须赶在苏允儿做出什么不计后果的举动之前阻止她。
        因为怕苏允儿随时会回来,雨洛先只将房门开了一个小缝,确定她不在附近之后,才松了一口气,出了房门。
        客厅里的女佣在打扫卫生,看到雨洛的时间,明显一愣。
        雨洛顾不上解释,她必须马上找到苏允儿。
        双脚的脚踝被绳子勒得充了血,浮肿,每走一步,脚踝处都会传来疼痛,雨洛在客厅里环视了一周没有发现苏允儿的踪迹,于是跌得撞撞上了楼。
        “啊!”
        她只顾着看脚下的路,根本没有注意前方的情况,整个人,毫无防备地撞进一堵坚硬的怀抱里。
        身体重心不稳,往后倒去,在与地面亲吻之前,被一只大掌扣住了腰,稳稳扶住。
        雨洛慌乱地抬起头,正对上夜修宸探究的黑眸。
        昨晚猛地被他拽住,拉到跟前,那白皙手腕上横亘着的一条粉红色疤痕立刻撞入他的眸子。
        黑眸一缩,手上的力道放松了。
        “你——”
        雨洛刚想开口问他有没有见到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孩,可是,一个“你”字刚出口,刚刚放松的力道骤然回归,甚至比刚才还要用力,纤细的手腕,几欲在他宽大的掌心内化为碎骨。
        “你跟莫司做了什么?”
        男人沉着声问道,语气紧绷,黑眸里是毫不掩饰的怒气,视线落在她凌乱的黑发、掉落了几颗扣子的衣襟上,忍不住再一次加重力道,恨不得,掐死她。
        “痛……夜修宸,你放开我啊——”
        “说话!”
        她对自己问题的无视让夜修宸的怒气更甚,话语里隐藏的妒意更深。
        “怎么?我不过几天没理你,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找上别的男人?”
        雨洛瞳孔一缩,无法相信他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而她,竟然找不出话来反驳。她和他因为聂少堂而吵架冷战,现在,却又因为和莫司之间根本不存在的事情被他再度羞辱。
        莫司,她怎么会和莫司?
        难道……雨洛心里一惊,现在,苏允儿和莫司在一起吗?
        雨洛的晃神看在夜修宸眼里根本就是默认,他收起了眼里的怒意,薄唇一勾,满满都是嘲讽。
        “你什么时候跟他搭上的?昨夜?前夜?还是在我不在夜宅的每一个夜晚?”
        夜修宸压在心里的怒气越来越浓烈,他气急,俯下身,在她耳边说道。
        “你跟他到哪一步了?做了?”
        “我就这么满足不了你?以至于,你要同时找别的男人才能够满足你贱下的身体?!”
        “夜修宸,你在乱说什么?”
        雨洛身体因为他的话而颤抖起来,他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
        “我有乱说吗?”
        夜修宸的手,缓缓抚上她的白皙的脖颈,顺着她身体的曲线下滑,指尖在她形状美好的锁骨上轻点。
        雨洛的身体,不再是未经人事的身子,与他发生过那么多次亲密的关系,她的身体是被他一点一点开发出来的,异常敏感,经受不住他的碰触,一阵阵地颤栗起来。
        夜修宸轻呲一声,手下的动作停止,黑眸冷冷地看向雨洛。
        “你的身体比你的嘴城市多了。我不过有手指轻轻碰了一下你,你就敏感成这样?我难以想象,我没有碰你的每一个夜晚,你都是怎么度过的?!”
        雨洛的双颊因为夜修宸的爱抚和他逗挑的话语而变得绯红,眼眶里,晶莹的泪水却在打转。
        被他强行占有,强行教调的身体,如今,却成了他嘲讽的对象。
        这样楚楚可怜的一幕,看在夜修宸的眼里,却该死地**魅惑!
        他忍不住靠近她,轻轻咬住她的耳肉。
        “不过,你的身体越是敏感,我越是喜欢。”
        然而,一想到她这样的敏感,也许是被别的男人教调出来的,又或者,她躺在别的男人身下辗转战栗,他就无法控制自己说出羞辱她的话。
        他狠狠咬了一口她敏感白嫩的耳垂:“告诉我,你和他,到了哪个阶段?做了?”
        “夜修宸,你说够了没?”
        雨洛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晶莹的泪水无声滑落。
        “怎么?被我说中了,所以恼羞成怒?”
        大手一伸,牢牢将她锁进自己的怀里,阻止自己因为她的眼泪而心软。
        “我倒想知道,我跟他,到底谁更能满足你下贱的身体!”
        “你要做什么?”
        腰间被有力的双臂紧紧箍住,动惮不得,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两具身体,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在挣扎之间摩擦着,他灼热的呼吸,说话之时,暧昧地喷洒在她稚嫩的耳根处。
        雨洛的身体,不受自己的控制,敏感地起了反应。
        “我要做什么?”
        夜修宸冷冷一笑,摩擦之间,有了反应的不止雨洛一个,他的心里,早就叫嚣着要将她压在身下。
        她的无视,她的背叛,她的反抗,都成了引发他怒欲的源泉!
        “洛洛,我要让你明白,这个世界上,你到底是谁的!”
        话音一落,雨洛只觉得身子一轻,夜修宸将她抱了起来,大步走向主卧室,踢开房门,毫不犹豫地走向床边。
        身体被人抛在了半空中,划出一道可悲的弧线,后背撞向柔软的大床。
        “夜修宸,你不要这样——”
        雨洛的身体往后缩着,眼前的男人被怒气冲昏了理智,丝毫不理会她的哀求。
        小巧的脚踝一紧,整个人被一只有力的大掌拖到了男人面前,十指翻飞之间,她身上的衣服已经在他手中化为了碎片。
        没有衣服的遮蔽,身体传来一股凉意,但很快,这股凉意被男人灼热的身体覆盖。
        “不要,夜修宸,不要这样——”
        “嘘——”
        夜修宸对着她的耳朵吹了一口气。
        “乖,洛洛,我想要你。”
        雨洛惊愕地撑大了双眸,脑中回想起苏允儿说过的话,难道,他所迷恋的,只是,她的身体而已……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