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224话
        “允儿,你是不是,怀孕了?”
        雨洛看着苏允儿,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连她自己,都开始紧张,莫名地紧张。
        孩子是,夜修宸的吗?
        苏允儿终于停止了干呕,撕掉了不透气的易容面皮,面皮下的脸,色泽黄蜡,眉眼间都是疲惫。
        听到雨洛的问题,苏允儿心里一惊,猛地转过头看向雨洛,却看到她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安,被绑缚在背后的双手紧紧绞在一起。
        刚才被一眼看穿怀孕的苏允儿不再紧张,脑中迅速划过一个念头,眼角浮现出一丝冷意。
        “是啊,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苏允儿大方的承认让雨洛脸色苍白,恍惚中,她听到自己问道。
        “孩子,是他的吗?”
        苏允儿当然知道雨洛嘴里的“他”指的是夜修宸,于是她抬起手,摸了摸自己还算平坦的小腹。
        “是啊,我怀里夜的孩子,都一个多月了呢。”
        雨洛的脑子里,好像有一根紧绷的神经,突然断裂,她甚至能听得到它断裂时候发出的声音,回音久久盘旋。
        苏允儿竟然有了,他的孩子?一个多月前,不正是,那晚,凌晨一点,她所看到的发生在自己卧室的一幕么?
        她下意识看向自己的小腹,如今,那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残存的理智告诉雨洛,如果苏允儿真的怀了夜修宸的孩子,为什么他会瞒着三口青木,为什么会让她离开夜宅,又为什么,要告诉自己,他不知道她在哪里?
        “洛洛,你是不是在疑惑,为什么我怀了夜的孩子,却没有留在他的身边?”
        苏允儿笃定地问道,仿佛一眼就看穿了雨洛内心的想法。
        雨洛看着她,等待她给自己一个答案。
        “洛洛,我说你真是一个傻女人。”
        苏允儿在雨洛面前蹲了下来,伸出手,抚摸着雨洛光滑细腻的脸,手下的触感让她心里的妒火熊熊燃烧,明明是相差不大的年纪,为什么这张脸会这么年轻天然,而她,却只能靠精致的妆容来掩盖岁月的痕迹?!
        越是嫉妒,越是恨不得毁掉面前这个夺走本该属于她的一切的女人!
        “男人嘛,无非都那几个嗜好。夜现在迷恋你这张脸,这副身体,要是被你知道我怀孕了,那岂不是会把你吓跑?毕竟,没有几个女人能大度地承受一个男人在追求自己的同时又让别的女人怀孕。”
        “不,我不会相信你的。”
        雨洛摇着头,眼角酸痛,她不要相信苏允儿的话,不要相信。从小到大,在夜修宸的眼中,她都是在平凡不过的丑小鸭,她的脸,她的身体,又有什么值得迷恋的?
        “啧啧,女人就是这么悲哀,要是我是你的话,我肯定宁愿离开他也不愿承受这样的屈辱,更何况,你也爱他,不是吗?”
        苏允儿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脸色苍白的人儿,继续添油加醋。
        “我亲爱的洛洛,不相信是吗?那么,你难道忘记了,你怀了夜的孩子,但是,下场是什么?”
        最不想去回忆的事情被一再提起,雨洛的心里,一片冰凉。当夜修宸知道她怀了他的孩子却还是见死不救的时候,当子弹穿透身体的时候,当知道自己的肚子里,那个曾经住进来过的小生命永远消失的时候……
        “想起来了?”
        苏允儿嘴角残忍地勾起,露出一个魅惑的笑容。
        “你以为,以夜的实力,会连自己女人肚子里的孩子都保不住吗?唯一的解释就是——”
        “你想说什么?”
        雨洛嘴唇颤抖着,她开始害怕,开始想要逃避,害怕、逃避苏允儿即将会说出口的话语。
        “唯一的解释就是,夜他,根本不想要你怀他的孩子!”
        “不,不可能,你胡说!”
        夜修宸跟她解释过,道歉过,当时的情形千钧一发,孩子和她之间,他选择了她,他说,如果时间能够倒回,他还是会做出相同的决定,因为,没有了她,一切,他都不在乎。
        “哈,我为什么要骗你?!”
        苏允儿突然仰头哈哈大笑起来,末了,眼神温柔地落在自己的小腹上。
        “你不是很想知道,我这一个月多去哪里了吗?”
        “我现在就告诉你,这一个月多,夜将我安排在一个美丽的小岛上,养胎。”她故意加重“养胎”二字,满意地看到雨洛的脸越加苍白无血色。
        “不过嘛,前几天,夜说,他都厌倦你的身体了,但是你赖着不走,他不能明着让我回来受你的气,所以,我只好偷偷回来咯。”
        “不要说了!”
        雨洛紧紧捂住自己的耳朵,闭上眼睛,不去看苏允儿在自己面前不断蠕动的嘴唇,她什么都不要听,什么都不要听。
        这样的事实,对她来说有多么残酷只有她自己知道。
        难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假的?他所说的一切都是谎言?
        “那你,为什么要易容成我样子?”
        她犹自不相信苏允儿的话。
        “这个嘛,”苏允儿眼里精光一闪,“这是情趣,你懂么?再说了,夜让我等得太久了,我能等下去,我肚子里的宝宝可等不下去,万一你赖着不走怎么办?所以,我就易容成你,**莫司,好让夜有正当的理由把你赶出去呗。”
        雨洛的世界里,“轰”得一声坍塌,四周的空气好像变得稀薄,她嘴唇微张,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亲爱的洛洛,总算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现在离开的话,还来得及,需要我帮你离开这里吗?”
        离开?
        过去的十四年来,她奋斗努力的最大目标,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够逃离哥哥,永远搬离夜宅。可是,到了如今,提到“离开”这两个字,她为什么开始变得犹豫?
        有什么东西,在这短短的几个月里,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有什么眷恋,在这短短几个月里,成了她的羁绊,离不开,也不想离开了……
        “怎么,舍不得?”
        苏允儿一起变得狠毒起来。
        “雨洛,我没想到你这么恬不知耻,夜根本不喜欢你,一点都不,你为什么不离开?还厚着脸皮留下来做什么?留下来看我和夜怎么甜蜜,怎么恩爱吗?”
        苏允儿的话,雨洛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了。
        她紧紧握着双手,强迫自己压下心里的苦涩,暂时不让自己胡思乱想。
        “允儿,我会离开。”
        “真的吗?”
        苏允儿兴奋地靠近雨洛,眼里闪耀着激动得逞的光彩。
        “我帮你收拾东西,不,我给你一笔钱,你想去哪里去哪里,想买什么买什么!”
        苏允儿高兴坏了,来来回回在屋子里踱步。
        雨洛看着她,平静地说道。
        “但是,前提是,这些事情,我想要,亲耳听到从他口中说出来。”
        “你说什么?!”
        苏允儿不可置信地看向雨洛。
        “我说——”
        “贱人!”
        苏允儿冲上去,扬起手,狠狠一耳光打了下来,雨洛躲闪不及,左脸颊硬生生被刻上了五个手指印。
        “不要脸的女人,你还好意思去问?!自取其辱!”
        苏允儿气得口不择言,破口大骂,她当然不会让雨洛去问夜修宸,否则,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什么时候这个笨女人变聪明了?以前她不是受了委屈都会憋在心里,然后默默忍受吗?
        苏允儿狐疑地看了一眼雨洛,正想开口再讽刺一番,突然听到外面传来隐隐约约的声音。
        她狠狠地瞪了雨洛一眼,用黑色胶布将她的嘴封得严严实实,同时带上自己的易容面皮,这才出了房门,又将门锁好。
        客厅里有些**,苏允儿刚迈入客厅,就看到了一张魂牵梦绕的脸。
        夜修宸,回来了。
        夜修宸自然也看到了“雨洛”,隔着一小段距离,深深看了她一眼,这一眼,让他这几天不分昼夜的工作带来的疲惫瞬间消散。
        他似乎,有好几天,没有跟这个小女人说一句话了。
        他不与她说话,她也见到他就想逃。
        真是一个没有良心的小女人!
        一想到这,夜修宸的眼底,情不自禁染上一抹笑意,那晚宴会他承认对她粗暴了一点,但那也是因为受不了她总是那样关心别的男人,不过,正如她所说,她和聂少堂之间不是他想的那样,他一向引以为傲的冷静自持,一碰上她,都化作了虚无,像一个莽撞的毛头小子,为了她,居然与别的男人大打出手。
        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如果他不主动开口言和,这个别扭的小女人,恐怕真的会一辈子做缩头乌龟,窝在自己的龟壳里不见他。
        一想到这里,夜修宸心情大好,忍住笑意,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黑眸瞥了一眼茶几上空空的杯子,有深深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雨洛”。
        懂得察言观色的佣人立刻会意,将刚泡好的茶递给“雨洛”。
        “小姐,少爷口渴了。”
        苏允儿一愣,条件反射地接过茶壶,才反应过来佣人话里的意思。男人完美的脸和深邃的黑眸带给她的诱惑让她忘记了大忌,捧着茶壶,迫不及待地走到了夜修宸面前。
        清凉的茶水顺着壶嘴倾倒下来,注入透明的水晶杯子里,渴望得到的男人近在咫尺,苏允儿控制不住,贪婪的双眼死死盯着夜修宸的脸,最后停在他薄薄的嘴唇上,如果,他能用这张薄唇亲吻自己的唇,那该会是,多么**……
        “满了。”
        夜修宸淡淡地说到,语气里却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和无奈,这个傻瓜,竟然只顾着看自己,连茶水倒满了都不知道。
        不过,这让他得到了很大的满足,以往,她从不曾这样胆大地直视过他。
        “啊——”
        苏允儿惊呼一声,急忙放下茶壶,却打翻了手边的水晶杯,滚烫的茶水被打翻。
        “怎么这么不小心!”
        夜修宸急忙抓住苏允儿的手,她的手腕因为躲避不及而有一些红肿,他急忙接过佣人递来的湿毛巾,替她细细擦拭着。
        “痛不痛?”
        男人温柔的话语,就像罂粟,让苏允儿心里无以复加地亢奋。
        “洛洛?”
        夜修宸蹙着眉,看着眼前的女人,她的眸光透着贪婪和望欲,一动不动地盯着他,没有丝毫的羞赧。
        以他对雨洛的了解,这样的情况,恐怕她早就挣扎着抽回手,双颊一片绯红了。
        黑眸微眯,眼里的宠溺和温柔骤然消失,他加大了攫住她手腕的力道。
        “你今天,很反常!”
        夜修宸突然的态度变化让苏允儿眼里满是惊恐。
        他正想要抓住她另一只手腕,看看那上面是不是有被利刃划破后留下的痕迹,可是下一秒,莫司冲了上来。
        “小姐,莫司找你有点急事!”
        说着,莫司便当着夜修宸的面,拉住苏允儿的胳膊,将她带离了客厅。
        夜修宸望着莫司和“雨洛”叫我的双手,黑眸一沉,里面波涛翻滚。
        “放开我!”
        苏允儿挣扎着,莫司将她一路带到了自己的房间,锁上门,这才松开她的手。
        “你到底是谁?!”
        莫司逼近苏允儿,脸色换上了杀手的狠厉。
        “我,我当然是你的小姐啊。”
        莫司眸光一动,蓦地拉起她的另一只手腕,那上面,光滑白皙,没有任何的痕迹。
        “你果然不是小姐!”
        刚才夜修宸的反应提醒了自己,他想起小姐在情绪失控的那段时间,曾经用玻璃碎片划破过自己的手腕自杀,之后就留下了一块疤痕,而这个女人,手腕上,没有任何的痕迹。
        苏允儿也知道自己的易容失败,她没想到,不过是一时的贪念,想要靠近夜修宸,却在短短的几秒钟,就被他看出了破绽。
        她突然冷冷一笑,抬手撕掉了脸上的易容面皮,露出自己本来的面目。
        “果然是你?!”
        莫司看着面前的女人,意料之中的事情,真的发生,双眼,越来越深沉。
        “果然?看来,你早猜到是我了。怎么,想杀了我?”
        苏允儿看着莫司,露出一个绝望的笑容。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