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218话
        “小姐,你没事吧?”
        “水,快给我水——”
        雨洛只觉得嘴里又苦又辣,难受死了。
        张妈“关切”地上前,将雨洛手边的牛奶递给她。
        雨洛急忙接过,咕噜咕噜喝下一大口。
        “噗——”
        下一秒,纯白的“牛奶”被她一口喷了出去。
        “怎,怎么回事?”
        她看着杯子里的“牛奶”,不,那不是牛奶,而更像是油漆,白色的油漆被稀释过后,像是牛奶,被她喝进了嘴里,黏在舌头上。
        雨洛急忙起身,冲进了小厨房里,从冰箱里拿出大瓶的矿泉水,漱了口,然后大口大口喝着。
        片刻之后,消灭了整整大半瓶矿泉水,雨洛才觉得嘴里好受一些,不过肚子却是被水涨得难受。
        她痛苦地支撑着身子回到餐桌前,视线不经意撇过刚才让自己痛苦的罪魁祸首,却瞥见自己面前,那块牛排里面,被自己切开的口子处,居然有一条虫子,还是活的。
        “呕——”
        雨洛惊恐地撑大双眸,别开头,胃里翻江倒海,牛排里出现虫子,这恶心的一幕让她再也控制不住,弯下腰剧烈呕吐。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张妈的嘴角浮现出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面上却露出担忧的深情,拿过餐桌上的纸巾,递到雨洛的面前,还体贴地帮她轻轻拍着背。
        刚才喝进去的矿泉水,被雨洛全部吐了出来,直到胃里被掏空,才勉强止住了呕吐。
        雨洛噙着眼泪,呕吐让她脸色通红。
        “小姐,你到底怎么了?”
        “张妈,快把我的餐盘端走,里面有虫子!”
        “怎么可能啊小姐?牛排是很新鲜的,厨房半个小时前才做好的。”
        张妈的语气很是怀疑。
        “张妈,我说真的,你看——”
        雨洛起身,别开头不去看餐盘里的牛排,用手指着它。
        “哪里有啊小姐?我没看到啊。”
        听到张妈的疑问,雨洛忍住心里的恶心,扭过头看向那块牛排,脸上一阵惊愕。
        她不可置信地凑近看,餐盘里的牛排,看上去光滑柔嫩,精致可口极了,甚至还往外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怎么会这样?刚才我明明看到虫子了。”
        雨洛奇怪地说道,那块牛排上面还带着她切割过的缺口,确实是自己的牛排没错啊。
        “小姐,你一定是看错了,食材是我让可以信任的下人亲自去采购的,绝对没有问题的。”
        “是我看错了吗?”
        雨洛突然想起那杯牛奶也有问题,于是急忙端起手边的水晶杯,闻了一下,是牛奶特有的香气,而不是刚才的油漆味,她试着尝了一口,味道,也是正常的牛奶味。
        这是,怎么回事?
        “小姐,可能是您最近太累了,视线模糊,一时看错了吧。”
        “是这样吗?”
        雨洛仍旧不是很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嘴里现在都还有味觉,怎么可能是搞错了呢?
        “一定是的,小姐。”
        雨洛皱了皱眉,事实摆在面前,她不相信也没有办法,也许,是自己真的看错了吧,或者如张妈所说,她太累了。昨晚,只不过看了一眼夜修宸,一整夜都没有睡好。
        “小姐,如果你觉得这块牛排有问题,我让厨房再帮你准备一块吧,很快的。”
        张妈提议道。
        “不用了。”
        雨洛淡淡地看了一眼餐盘里的牛排,虽然它此刻看起来诱人极了,可是她却一点胃口也没有,脑中不断闪现不久前恶心的一幕。
        “我吃饱了。”
        “对了,小姐昨天不是说要跟我一起学习怎么种植玫瑰花吗?今天我觉得身体好了一些,不如等下就开始教小姐。”
        “真的吗?太好了!”
        雨洛最爱的就是玫瑰花,一说到它,她就忍不住兴奋起来,将刚才发生的事情暂时抛在了脑后。
        “请小姐跟我来。”
        张妈在前面带路,雨洛跟在后面,丝毫没有注意到,餐桌底下,有一盘被切割过的牛排,还有,一杯酷似牛奶的东西。
        雨洛跟在张妈的身后来到了夜宅的后花园,这里专门有一块地,是用来种植各种花苗的,张妈拿出了小铁锹,蹲下身体,从这块地里铲出一些玫瑰花苗。
        “小姐,我今天教你最简单的栽种过程吧。”
        “好啊。”
        雨洛接过张妈手里的玫瑰花苗,尽管那些玫瑰花苗上面长满了刺,她也不介意,反倒跃跃欲试。
        “小姐,先用铁锹挖一个坑,不要太深。”
        张妈领着雨洛在花园里空出的一块地里蹲了下来,里面的土看上去好像是不久前才松过的,踩上去鞋子都陷了进去。
        雨洛依照张妈的话用铁锹挖了一个坑,由于土太松,根本就挖不深。
        “可以了吗?”
        “可以了,现在拿出一支玫瑰花苗,放进去,然后用土盖住。”
        雨洛照做了,小心翼翼地将玫瑰花苗放进去,又用土掩埋好。可是,坑不深,加上土太松,刚一放手,花苗就歪倒在了地上。
        “怎么会这样?”
        “小姐。”张妈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要用手扶住,你那样怕被刺扎到,是种不好玫瑰花的。”
        “抱歉,我再试试。”
        雨洛有些懊恼,从新挖了一个坑,将玫瑰花苗放进去,这一次用手紧紧扶住,玫瑰花茎上的刺扎进了掌心、指尖,她忍着痛,用土一点一点买好,可还是失败了。
        “张妈,好像不行,土太松了。”
        “土要是太紧的话没有哪种花能够存活下来,花就跟土一样,也是需要呼吸的。”张妈顿了顿,“小姐,你的手太娇嫩了,这些事情还是交给下人来做吧。”
        张妈说着,就要去接过雨洛手里的铁锹。
        “不要,我可以的。”
        这一回,雨洛强忍着刺入肌肤的痛,挖了坑,紧紧将玫瑰花苗插入其中,由掩好土,总算勉强立住了。
        雨洛兴奋极了。
        “小姐挺有天分的啊,再试试。”
        “嗯!”
        雨洛重重点了点头,继续奋战手边剩下的玫瑰花苗。
        整整一个上午,雨洛都在栽种玫瑰花苗,等到数十株花苗被她全部种好而且保证屹立不倒,已经是晌午的时间了。
        “哇,我终于种完了!”
        雨洛站起身子,低着头望着面前土里两排玫瑰花苗,激动死了。
        “啊!”
        她想要拿起铁锹,可是铁锹却从她手里滑落。
        雨洛摊开双手,柔嫩的肌肤上被磨出了好几个水泡,最严重的是,几乎每一根手指头上,都满是浸血的红点点,那都是被玫瑰花刺扎到的。
        刚才一直在努力栽种,所以没有注意,现在完成了,一阵阵**的疼痛便传遍了两只手。
        “小姐,你真厉害,所有的玫瑰花苗都种好了呢。”
        张妈在一旁毫不吝啬地夸赞道,雨洛由衷地笑了笑,可是手上的疼痛却越来越明显。
        有了早上发生的事情,雨洛在面对丰盛的午餐的时候,完全没有食欲,加上两只手不但疼痛,而且渐渐红肿起来,她恐怕,连筷子都拿不稳了。
        “张妈,我不饿,不吃了,我先回房洗个澡,休息一下。”
        “好的,小姐今天辛苦了。”
        “倒是麻烦张妈了。”
        雨洛礼貌地对着张妈点了点头,转身往二楼卧室走去。
        忙了一上午,早就出了一身汗,然而,双手刚刚接触到热水,就被刺激地立刻抽了回来。
        雨洛忍着痛,抽了一张毛巾,面前沾了水,擦了一遍身体,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额头已经因为疼痛而溢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水。
        毛巾都不知道从手里掉落几次了,雨洛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哭笑不得。
        刚才还只是微微红肿的双手,因为沾了水,此刻已经红肿得用红烧猪蹄来形容也不为过了,除了痛以外,还伴随着隐隐的痒。
        好不容易穿好睡衣,雨洛躺在床上,尽量让自己好受一些,闭上双眼,强迫自己进入睡眠状态。
        这一睡,就一直睡到晚上。
        因为没有上药,几个小时过去后,那双手,雨洛简直已经没有知觉了。
        她看着觉得恐怖,响起上次在厨房做饭烫伤自己的时候,夜修宸好像从厨房里找出了药膏来给自己擦,那种药膏,就是她以前惯用的那一种,只是卧室里找不到了,忘记放到哪里去了。
        她急忙翻下床,下楼到厨房里翻出了那管药膏,均匀涂抹在双手上以后,一阵冰冰凉凉的触感传来,立刻就好了许多,红肿也开始渐渐消退了。
        雨洛松了一口气,拿着药膏上楼,却不期然又看到二楼客房里的光亮。
        难道,张妈还在收拾屋子?
        她疑惑地走过去,门照例是虚掩的,她轻轻推开门。
        “张妈——”
        然而,房间里,背对着她站着的,从背影看上去,是张妈。
        张妈听到声响,缓缓转过身来。
        雨洛倒吸一口凉气,难以置信自己看到的,好半晌,才不确定地开了口。
        “允儿,怎么会是你?”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